诺雷拉。

槟州农业技术与食品安全、乡区发展及卫生事务行政议员诺雷拉说,目前州内有112个养猪场业者申请执照,但只有2间养猪场成功转型为封闭式养猪场。

她周四在州议会总结时说,槟州养猪场已从2014年的188间,减少至2019年的166间;但猪只数量并没有因此减少,这主要是因为有60%养猪场出现生产过量问题。

她提及,在新法案里,若是养猪场业者没有落实封闭式养猪场的标准设施,将会面临罚款或坐牢或两者兼施,被罚款最高则不超过10万令吉。

诺雷拉也是首次以行政议员身份在州议会总结,她在封闭式养猪场议题上,被前掌管农业的前行政议员兼诗布朗再也州议员阿菲夫多次提问,包括指责诺雷拉为何这法案2年后才开始执法。此外,众反对党议员也”围攻”她,质问为何这法案拖这么久,指养猪场问题必须尽快解决,否则河流污染问题,导致渔产减少,渔民损失惨重。

对此,诺雷拉也不甘示弱地回应说,这其实是阿菲夫在任时拖延的问题。她说,有关《2016年养猪法案》,是她当年担任州议员时,第一个在州议会里辩论这个法案的州议员。

- Advertisement -

不过,她也让众议员们了解,这法案在2016年才修改,明年才正式生效,任何人在2022年1月1日无法遵守,将被市政厅执法单位对付。

她说,根据执法单位指定的条件,这些要申请执照的养猪场,除了要设立封闭式的设施,指定大小的水池,避免猪的排泄物流向河流制造污染,还必须控制猪的产量。

对于阿菲夫议会上处处”针对”诺雷拉一事,州议会副议长阿玛比里巴笑说:“7年对垒7个月啊!”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诺雷拉指,有渔民向她反映,因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收入减少,因此希望增加生态旅游来增加收入。

她认为,如果要推动生态旅游,须要一个有规划的码头,让游客进行海上活动如出海钓鱼、吃海鲜等。

她说,有很多年轻渔民没有执照也没有柴油补贴等,并希望中央部长考量疫情经济受影响,至少批准他们的执照,避免他们的渔船被充公,并可继续出海捕鱼为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