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7月 18日
主页 副刊 悠周刊

布袋戲的文化傳承與創新(附視頻)

- Advertisement -
听文章 Powered by 光华网

报道/ 张健欣

摄影/ 曾国权、陈友晋、破浪布袋戏脸书专页

视频/ 温祥开、陈沛铭、许志威

文化传承,就像延续一道光,从钻木取火,到油灯照明,再到爱迪生发明的电灯泡,一盏灯熄了,另一盏再亮起,只要光还在,传承就不会断层。

- Advertisement -

槟城历史最悠久的布袋戏班 – 鸣玉凤掌中班,去年8月熄灯走入历史,黄细汉卸下了文化传承的包袱,如今四处散接工作。

随着槟城历史最悠久的布袋戏班- 鸣玉凤掌中班,在去年8月熄灯之后,布袋戏作为福建的民俗文化,并未因此凋零,反而有另一班新生力军- 破浪布袋戏,肩负起传递文化火炬的使命。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木偶本无血魂,在操偶师套上之后,倏地被赋予生命,化为指尖上跃动的精灵,一边吟唱红尘的兴衰起落,一边将乏味文学化为生动故事,让观众的情绪,随着剧情的跌宕起伏,随着木偶的活灵活现,霎时起落浮沉。

明末时代,一名来自福建泉州的书生,因考试落第沦落街头,开始以说书方式维生。由于内容涉及政治,为免惹祸上身,于是他以木偶代言。布袋戏,或称掌中戏、木偶戏,由此诞生。

布袋戏始于17世纪,随着先贤从福建到南洋谋生,就开始在大马民间流传开来。1930年鸣玉凤掌中班成立,槟城的布袋戏走向了辉煌时期,那年代尚未有电视节目,在每个月悬高空的夜里,它就是城乡里的消遣活动。

“咚、咚、咚”……响彻云霄的敲锣,为布袋戏掀开序幕。倏地人们把凳子搬到台前,左邻右舍也从窗口探出头来,现场顷刻高朋满座,人群不分男女老少,布袋戏俨然是那年代夜未央的诠释。

大锣、小锣、钹、鼓、磕仔板等,是布袋戏演出常见的乐器。

然而,随着电视节目渐加丰富,智能手机席卷百姓生活,戏台开始从人声鼎沸,走向人潮凋零的宿命。如今,布袋戏仿佛为酬神仪式而存在,即便有民众驻足观赏,也因听不懂传统闽南语,而像过路雨般匆匆离去。

就连负责操弄木偶的艺师,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纵观操偶师,都是两鬓斑白的老年人,哪还会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愿把这门夕阳行业当全职工作,或作为主要收入渠道?

鸣玉凤掌中班已转售 第三代黄细汉转自由职业者

再过6年,鸣玉凤掌中班将迎来100周年。遗憾的是,这个布袋戏老行家,撑不过一个世纪,去年8月正式走入历史,位于打铁街巷仔(Lorong Toh Aka)的陈旧招牌,也难逃被拆下的宿命。

鸣玉凤掌中班姐妹仨 – 家中老五黄细汉(中)、老六黄素月-70岁(左)、老七黄爱珍-68岁(右)。

鸣玉凤掌中班第三代接班人黄细汉(71岁),自去年从移动楼梯摔下后,脊椎锁了8颗螺钉,如今再无法久坐。经过一番斟酌,她痛定思痛,决定把鸣玉凤转售,并展开了自由职业者之路。

黄细汉感慨:“3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要供房供车,岂能靠这行业维生?”

上世纪30年代,来自中国福建南安的黄礼方,飘洋过海来到南洋,并在槟城成立了“锦兰阁”布袋戏班。后来,他把操偶和唱戏的技艺,传承给儿子黄廷瑞。25岁那年,黄廷瑞继承衣钵,并为戏班另取名“鸣凤阁”。

随着时代的更迭,观赏布袋戏的人潮已大不如前,不过布袋戏,仍是槟城庙宇不可或缺的酬神仪式。

黄廷瑞育有8名子女,其中6名都向他学习操偶和唱戏。待女儿长大后,黄廷瑞将布袋戏班交给次女黄秀金掌班。在黄秀金臻达退休之龄时,女儿反对她继续掌班,于是守护文化的担子,就落在了五妹黄细汉身上。2008年黄细汉当了班主后,把戏班定名为“鸣玉凤掌中班”。

黄细汉透露,每场布袋戏演出收费约1000至1600令吉,扣除了交通成本,再由4至5人平分后,也不过数百令吉。逢淡季,每个月可能就一两场演出,若作为养家糊口的财粮,肯定是入不敷出。

“不过布袋戏,工作尚算轻松,只须背剧本、动手指、开嗓子,不会太耗神费力。有些剧本背了10多年,演出都不必看稿了。”

她笑指,有时受邀到外坡演出,比如安顺或马六甲,工作完毕之后,还可惬意走逛,寓旅游于工作。

鸣玉凤掌中班象征性的台板,勾起老一辈槟城子民的回忆。

如今,鸣玉凤掌中班仅剩5名成员,包括她的六妹黄素月(69岁)、七妹黄爱珍(67岁)。所有道具均已售予筱玉隆闽剧团,包括象征性的鸣玉凤戏台板。转为“打工族”之后,她的心境犹如轻舟已过万重山,在不必承担开销成本的情况下,轻松为筱玉隆、新金凤等戏班演出。

这天农历三月初三北极玄天上帝千秋宝诞,《女侠红蝴蝶》开演在即,黄细汉向记者挥了挥手,采访也告一段落。画面凝固在笑靥绽放的那一刻,卸下了文化传承的包袱后,她笑容里仿佛多了一份自在。

破浪布袋戏 为传承而乘风破浪

1)林云濠 38岁,破浪布袋戏团长

一名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何以踏上布袋戏之路?人生毕竟不按科学原理走,两条看似毫无交界的平行道,在兴趣和热忱的致力推动之下,也总有交汇的一天。

2013年,理大文学院民族音乐学教授陈瑞明收集槟城老戏班存留的资料,计划撰写成书。翌年,陈教授发起一场实验剧,找来热爱台湾歌仔戏的工程师林云濠,与一班年轻团员们共搭文化传承的列车,一同上门拜师鸣玉凤掌中班资深偶艺师。2015年,这班新生代连同皮影戏等表演艺术,在母团Ombak-ombak ARTStudio的召集下,于乔治市街头第一次正式演出。

2017年,云濠团长决定把团队给整合,起名为破浪布袋戏(Ombak Potehi)。创立之初,团员只有7、8位,皆来自不同工作领域。巅峰时期,团员人数臻达15位,年龄层从20到35岁,担任团里的偶师、口白师和乐师。为何取名“破浪”?林云濠表示,他们想为传统创造新格局,赋予槟城布袋戏新生命,展开一段为传承而乘风破浪的旅程!

“传承文化不该只是口头禅,而是身体力行的行动。”

随着新生力军的崛起,离不开生旦净丑杂角色的布袋戏,竟开始出现巫印民族、美猴王与唐僧、舞狮舞龙等崭新角色。以新马一带古旧福建话为主要媒介语的布袋戏,也混渗了入乡随俗的语言与民谣,让观众有耳目一新的感官体验。另外,破浪也秉着传承的使命走入校园里,推广布袋戏表演和布偶脸谱彩绘活动,打破了种族和年龄的藩篱。

槟城破浪布袋戏和东京Team ITO携手呈献《西游后传:鬼婆之爱》。

“我们不期待你会爱上它,但我们必须让你知道,槟城有这么一个传统技艺。”

毕业自北方大学工商管理系学士的林云濠,目前正职为槟城戴尔公司电子零件采购部主管。他表示,虽然布袋戏已沦为夕阳行业,但槟城毕竟五步一小庙,十步一大庙,市场需求仍广泛。2023年4月,破浪布袋戏在COEX共创空间迎来了首家总社,成为栽培人才的温床。他欢迎新成员踊跃加入,无年龄和时间限制,只需一颗满怀热忱的心。

破浪布袋戏改编传统剧目的代表作包括了《路遥知马力之天赐良缘》(2015)、《西游记之观世音收伏红孩儿》(2016)、《邂逅槟榔》(2017)、《自由的天空1957》(2019)、《汉丽宝公主》(2022)、《西游后传:鬼婆之爱》(2023)等,曾到海外城市如东京、台湾、曼谷演出,让布袋戏从酬神仪式跃升为一门国际艺术表演。

2)查斯妮扎(Jaznizah)30岁,破浪布袋戏团员

咦?这没听错吧?布袋戏竟有马来对话!

作为新潮布袋戏的鼻祖,破浪融入了诸多道地元素,比如巫裔布偶的角色。说时迟那时快,查斯妮扎把手套入布偶,再让它缓缓登上戏台。原本的传统福建话,瞬间切换为马来话,像换了电台频道般,成功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查斯妮扎的父亲是马来人,母亲是华人,她口操流利马来语和英语,略懂福建话和华语。2016年加入破浪布袋戏,随团到泰国曼谷演出,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栽倒于布袋戏的独特魅力。

“布袋戏是一门传统艺术,我想让它来个华丽蜕变,成为每个马来西亚人都看得懂,也想要更了解的文化瑰宝。”

不同民族角色,让人眼前一亮。

不仅父母给予她支持,身边许多巫裔同胞,也因她开始认识布袋戏。就像皮影戏、娘惹糕般,查斯妮扎冀望这门手艺,能突破种族和年龄的界限,成为大马珍贵的文化遗产。

3)余欣祝22岁,破浪布袋戏团员

与破浪布袋戏的结缘,始于2022年槟城庙会。身为庙会工委的余欣祝,无意间接触到破浪的摊格,并在云濠团长的邀约之下,加入了破浪大家庭。

“在这之前,我对布袋戏一无所知,连一场表演都没看过。”

2022年《汉丽宝公主》是她参与的第一部演出,担纲汉丽宝公主角色的口白师,直到2023年远赴日本演出《西游后传:鬼婆之爱》,她才开始参与操偶,兴趣的种子开出了一朵花。

身为一家烘焙坊的店主,余欣祝仍乐于拨冗练习,每每靠近表演档期时,和团员们每周3至5天密集培训。如今她操偶已游刃有余,双手各持一只偶,在角色转换和声线更迭之中,把剧情绘声绘影地呈献出。

“每次演出我内心都异常澎湃,观众的反应与民众的反馈,是我持续做下去的动力。”

4)谭永亮 28岁,破浪布袋戏团员

世间许多缘分,都始于一句“有空过来看看”。

当年友人一句“有空过来看看”,让谭永亮前往Lorong Toh Aka,驻足观赏鸣玉凤掌中班演出布袋戏。站了40分钟,却丝毫不疲惫,反而兴致盎然。人在现场的云濠团长,见他眼里熠熠闪烁,遂邀他加入破浪布袋戏。

生于柔佛州,谭永亮祖籍广东,目前是一名记者。2022年成为破浪一员,他先从字幕君开始做起。今年2月庙会是他的首场演出,负责操偶丑角林啊义,一名刚下南洋创业的商人。

- Advertisement -

“我是个演出前容易紧张的人,充分准备很重要,那是自信心的来源。“

当时为了这场演出,他还把两只布偶带回家,下班后发奋勤练。平时在家说惯粤语,因此用福建话演出,对他而言是个极大挑战。不过挑战当前,他欣然接受,下了一番苦功,最终交出了亮眼表现。

”我热衷于传统文化,要保留与宣扬文化,未必需要大笔资金,努力做好一件事,也可以为其献一份绵力。”

破浪布袋戏成立于2015年,将传统戏班与创新元素揉合,由团长林云濠(左2)领团。
蒲爱玲 槟城南山寺秘书
尽管观众逐年减少,但布袋戏不会绝迹!
槟城南山寺秘书蒲爱玲表示,庙宇请布袋戏表演庆神诞,是多年未变的传统仪式。布袋戏费用比大戏少,占地比歌台小,仍是许多庙宇首选的酬神仪式。
“每次神诞要到的时候,庙方理事会先进行一番讨论,要以什么形式进行,包括布袋戏、木偶戏、潮州大戏、福建大戏、歌台等。理事会达成协议之后,庙方再用圣杯形式问神,一阴一阳表示神明认同。” 她指出,布袋戏酬神,一般进行3天,即神诞前一天、正日与后一天。一般先贺寿,再开始表演,时长1小时左右。每场收费2000令吉左右,不同戏班有不同收费标准。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