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赛真的贪污吗?

“闲话别人是罪吗?” 妇人问神父。“可以请天父原谅我吗?” “先别急,请你现在回家,拿个枕头到屋顶上去,用刀把枕头割开,然后再来找我。”神父说。

给首相的信

小人是一名卖咖哩面的小贩,学问不高,今天给您写这封信,不谈政治,不说医学,只是想向您表达基层百姓所看到、所体会的东西。小人知道您有几十个部长,几百几千个专家。可是小人相信他们之间,有一半以上不知道怎样或从来没有亲自去还过水电费。
- Advertisement -

大马奥运代表,加油!

原定于2020年举办的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又称东京奥运会),随着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在2020年3月发表联合声明,将这项全球性的运动盛典推迟到2021年进行。

谁该被援助?

上周经过一间胶屎店(收集橡胶的店统称),看见一对老夫妻正在门口清洗橡胶器皿,便停下脚步闲聊几句。
- Advertisement -

退耕还林

退耕还林就是从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出发,将易造成水土流失的坡耕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停止耕种,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因地制宜地植树造林,恢复森林植被。

国立大学升学制度的纸短情长

优秀生申请不上公立大学理想科系的案例,司空见惯,近乎是年度季节性必然上映的剧情。“我爱国家,但国家不爱我” 的戏码确实也是导致国内人才外流的部分原因。

这不是你爸爸的钱!

11年前,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的医疗教育委员会在2008年曾经估计,国内医生人力将在2015年开始过剩。最近《星报》根据医药协会主席郭光龙(David Quek)的部落格撰文……

2022年的冬奥会,成败如何?

虽然在众多日本国民的反对浪潮和因新冠肺炎蔓延所实施紧急状态运行中,由日本主办的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在万众焦虑,非“万众期待”也非“千呼万唤”中……
- Advertisement -

非法榴梿农民和执法行动的背后

彭亨森林局最近在峇都达南的执法行动,不仅成为众多媒体的头版新闻,也引起网民们激烈争论。让我们来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而不是一味情绪化地同情。

老百姓已经没有饭吃

2020年3月,政府已经吸取抗疫慢悠悠的态度,但迄今类似情况依旧一样,漫不经心!
- Advertisement -

我们要与疫共舞

这个冠状病毒肆虐全球已经一年多了,到现在为止似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或可以说自盤古开天地以来的第一遭。它打翻了全球人类的一切生活。

别让假新闻变成另类威胁

新冠病毒的猖狂在考验人类的智慧,疫情曲线尚未压下,另一边厢,Delta变种病毒又形成了另一个巨大威胁,在这个时候,中央政府和各州政府都必须加强警惕,确保变种病毒不会进一步扩散。

假如你是非法外劳

新加坡的客工是疫情爆發初期的感染群,当时我国国人在隔岸观火后,开始对国内的外劳感到害怕和担忧,并视外劳为过街老鼠,许多人看到外劳都要立刻散开,而非法外劳在疫情中就一直处于“东藏西躲”,以避开执法单位的追踪和逮捕。

社会共识

印度历史上,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百年来在殖民统治下,共处一国,虽然谈不上和睦,但也没风腥血雨,在向英国殖民政府争取独立的道路上,双方更携手同行。

官老爷想清楚才说

大马目前如火如荼地展开人民接种疫苗计划,根据政府发出的消息,每一天在全国各地接种疫苗的人数不断在增加中,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6日为止,大马疫苗接种率22.32%,位居东南亚国家第3位......

为什么躺平起源于中国

近期,网络新词“躺平”或“躺平主义”在中国冒起,引起中国社会的关注。因“躺平主义”对于社会发展有着非常大的弊端,中国各大网络平台开始封杀相关词眼或是言论,官方媒体也纷纷批评相关主义。

但求百姓能够安口饭

时代巨轮轰然前行,我等生在这个时代,只差没吏治黑暗,杀民邀功官逼民反,但疫情笼罩下,生命陨落确诊高企,生意苦闷资方劳方生计受损,总觉当小官的我就好比明朝末年崇祯年代的守城士兵,面对满山遍野的农民起义军,显得束手无策。

瞧,这就是政客的本质!

我们熟悉诺希山,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抗疫医生、抗疫英雄,更因为他常常成为政客的箭靶。他被说成是“无牙老虎”、操弄数据、还要他为疫情失控而辞职。

疫情中的理智

几天前和几个医生朋友激烈的讨论伊维菌素(Ivermectin)的课题。借用莎士比亚的那一句名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要用还是不要用伊维菌素,这是就是问题的要点!

“刷存在感”

“刷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