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后见面礼数

疫情前后见面礼数
- Advertisement -

第二家园计划-对马来西亚人的恳求

在2015年,我和我的妻子开始策划我们的退休计划。考虑到我们年龄的优势,以及乘着体力允许,我们知道我们要移居东南亚,因为这个地方的特殊地理位置,可以方便我们到世界各国旅游。

希望会变得更好

电影院终于重开了,购物商场也开了,运动场所也是,浮罗交怡的旅游泡泡也试跑了。然而,早已开放的堂食,即便现在开放堂食的餐馆已逐渐增加,但在内用餐的食客依旧还只是小猫两三只。
- Advertisement -

槟榔郎的悲歌

本来这个礼拜是要写盗贼归来的,可是后来还是把盗贼归来的稿押后。

共同寻求民主进步

几天前,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代表中央政府与希望联盟成员党4名代表,既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及沙巴民统主席拿督斯里威弗列丹敖,正式签署转型共识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

我是大山脚囝仔

前几天,基于思乡情怀,每晚都上网参与了《2021从心走进大山脚线上社区文化艺术节》,在直播8个系列里温故知新,让自己回老乡神游那几个夜晚。

朝野大和解?

慕尤丁在下台前为促成朝野合作而奠出的7项改革建议虽最终因行动党的临时U转而失败告终。
- Advertisement -

CSA与MOU到底有何分别?

有些事情有其历史的必然与偶然,就像一个月前的8月13日,慕尤丁提出相同一套跨党派改革献议遭到希盟及全民所拒绝……

认真看待复课面临的挑战

教长宣布,10月复课,新冠疫情至今没有减缓,确诊病例更是每日上升,家长们惊慌失措,复课会否陷孩子们于危险疫情下,家长们也因为教长所发的一封信都陷入困境……
- Advertisement -

九一一与九一八

九月,这也是一个多事之秋的月。911和918这两个数字不是给你买万字票的,而且这两个字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却有同样的命运:都是给人类带来了灾难和死亡的悲剧!

疫露真章!

卫生部长凯里甫上任,就前来槟州了解疫情,并承诺增派200名前线医疗人员,在槟城中央医院旁设立野战医院,增加1000个收治冠病患者的床位,开放几个疫苗接种中心让非大马公民直接登门接种.....

“签约和解”为了谁?

最近马来西亚政坛微风和煦,朝野言和,信誓旦旦以苍生为念、抗疫为先,并矢言配以若干政治改革云云。坦白说,这种“签约和解” 的政治剧目还是挺新颖的,至少对本国民众而言,尚属罕见。

你要的是一个怎样的政府?

自上届全国大选后短短几年,国人见证3位首相的上任,是历史见证,因此国家的政治版图与乱象,国人不是猜不透,而是政治上并没有永远的敌人,才导致政治变化速度快过坐火箭。

欧洲保姆卸任

本月26日,德国联邦议会(Bundestag)即将进行选举,担任总理16年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早前已宣布本届将不会寻求连任,意味着这位欧洲历史上在民主选举及政党轮替制国家担任最久领导人的 “欧洲保姆”将退出政治舞台。

一笑泯恩仇

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终于实际行动实现”政治停火”的诺言了,他领导的新政府勇敢跨出一大步,说到做到,为了捍卫普罗大众的权益,让人民可以在最快时间内摆脱疫情肆虐的纠缠,重新激发国家经济发展,他带领政府与希盟,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了。

老慕回归

他被委任为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大家都哇了一声,对吗?一个不够票数的首相,被说为抗疫失败的人,重新回到抗疫主导地位,众人肯定唉!唉!唉!

如果希盟有祥伯监督

茶友闲暇无事,给我发了语音信讯。他说,如果当年希盟执政期间,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有像监督国盟或“大马一家”的政府那样,三天两头就发文告,严密督促政府,希盟的执政期应该不会这么短。

变无常、无常变?

变无常、无常变?

返校上课?

马来西亚疫情起伏,时起时降,但确诊人数都维持在万人以上。迫于经济压力,政府只好允许部分行业在遵守防疫措施和标准作业程序下开门运作。政府除了开放部分行业营业,还考虑开放学生们返校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