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应secepat mungkin坐下来谈

统治者议决,要政府尽快(secepat mungkin)召开国会会议,“secepat mungkin”一词,顿时引发朝野各自作出有利于自身的表述。

童年

现今社会的生活方式改变了许多,尤其是在疫情下为生活所困的老百姓。童年时期多半居住于乡下,那时的人家多数都在屋旁种植各式各样的蔬菜自供自给,把自家种植蔬菜从菜园搬上餐桌,烹调出美味佳肴、动弹味蕾。
- Advertisement -

疫情受控制了吗?

连续好几天的确诊病例下跌,是因为我国疫情受控制了吗?其实并没有。在我国疫情最关键的时刻,最需要加大检测力度并隔离的时候,政府却慢了下来。

马来西亚中医药的时代使命

马来西亚政府实施的全面封锁行动管制令(FMCO)开始于2021年6月1日,止于6月14日。中医药在全面封锁行动管制令期间并不列为基础服务行业(essential service),所以中医诊所等不允许开业。
- Advertisement -

体现民主,重开国会

国家元首于今年1月12日同意对全国颁布紧急状态直到8月1日,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陛下也谕令,若疫情有所改善,就可以酌量提早结束紧急状态。

“劫富济贫” 可行吗?

马来西亚再次引起了针对国家应不应该征收“富人税”的讨论。面对国家落实全面行动管制令(FMCO)导致国家经济再度严重放缓的前提下,从“遗产税”到“富人税”,“劫富济贫” 真的可行吗?

百姓网上找机会 老千网上找猎物

这个没完没了的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严重冲击了各行各业,也影响了不少人收入,大家都想着如何是好?如何转型?如何从困境中寻找出路?如何可以为自己带来多一份收入等等。

国家行动理事会非坏事

国家元首最近召见朝野各主要政党领袖,原意应该是要听取大家对于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的看法,但是随着马哈迪透露这个类似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成立的国家行动理事会,乃出自于其个人的主张后,整个政治情势似乎急转直下,如今似乎没有太多人愿意再触及这个课题。
- Advertisement -

全民共善模式

许多人纠结于现任政府为“后门政府”, 他们却忘了今天的政局皆由喜来登政变事件所引起。马哈迪突然辞去首相职务就是一个被引爆的炸弹,后续所衍生的种种政治课题也就不赘述。

美国想在中国找“洗衣粉”?

最近美国总统给情报部门下了命令:要他们在90天內给出冠状病毒的溯源报告。同时还敦促中国参与所谓的“会面、透明、以证据为基础”的国际调查。
- Advertisement -

抗疫要及时,莫再等

早前我们听到有人说,“州内疫情受控”,“只是谣传有人染疫” 等等等的言论。如今,疫情在国内再度爆发,有者就说是谁谁谁的失败。那,为何不看看自己州内的疫情是否又受控了?抗疫尚未成功之际就不要先论失败的是谁?

疫情获得控制了?

过去一个星期,国家元首召见了各大小政党党魁,国家王宫也对此发布文告说,主要是为了谈及疫情和经济问题,而星期三(16日)元首也第二次召集9位马来统治者举行特别会议,然后由来自政府机构的专家汇报当前的疫情、经济、政治和国家安全事项。

疫情下多关注老师的心理状态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是一次重大社会应激事件,不仅威胁着我们的身体健康,也对我们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战疫之路还是很长!

大马于6月1日落实3.0全国封城令以来,传来首次出现低于5000确诊病例消息后,很多人都感到高兴,欣慰不已,连高级国防部长沙比里也说若病例持续下降至4000宗的话,政府将会考虑放宽SOP。

绝口不提两百万疫苗?

恕我孤陋寡闻,不知道政治的运作,政治人物太极和花招。怎么一夜之间,槟州内的野朝政党好像很有默契,绝口不提沙巴州善心人士杨志光要啊献的两百万疫苗?

沙比里前门的话中有话

“我(沙比里)关上了前门,但是…………?”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的话“太神”了!

“解封”应配合疫苗接种

MCO3.0实施以来,比最早的MCO还算宽松,很多规定和管制都变得弹性化,所以也遭到很多质疑。所幸是确诊的病例数量有在开始下降。

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国小国,疫苗供应不相称

我国的新冠疫苗计划从2月开跑,但疫苗的供应始终处于缺货的情况,毕竟全世界都纷纷抢购为数不多的疫苗。 这也是为何此计划在开始时的施打率处于偏低的重要原因。

看图演讲与讲故事比赛的评语

由槟城州华人大会堂文教组主办的“槟城州华小中华文化讲故事暨演讲比赛”,半决赛终于在6月12日上下午在线上比赛完成了。作为比赛的总评委,笔者在此谈谈半决赛的内容(占总分的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