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国小国,疫苗供应不相称

我国的新冠疫苗计划从2月开跑,但疫苗的供应始终处于缺货的情况,毕竟全世界都纷纷抢购为数不多的疫苗。 这也是为何此计划在开始时的施打率处于偏低的重要原因。
- Advertisement -

看图演讲与讲故事比赛的评语

由槟城州华人大会堂文教组主办的“槟城州华小中华文化讲故事暨演讲比赛”,半决赛终于在6月12日上下午在线上比赛完成了。作为比赛的总评委,笔者在此谈谈半决赛的内容(占总分的40%)。

我国政坛还有什么不可能?

自509改朝换代到喜来登政变后及数次的“I have the numbers"(我有人数)后,除印证马来西亚的政治多变,更加证明一句政治老话的真实性;“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的敌人”。
- Advertisement -

白娃娃争议

转型当网红的本地艺人朱浩仁,近日配合商家推出歌曲《白娃娃》,并找来网红秋雯合作拍摄歌曲MV。秋雯在MV里刻意将脸涂抹成褐色,意外引发争议。

疫情中人生变化的知识

冠病疫情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人、事、物也产生了很多变化,当然这些变化当中有好的,也有坏的。或许未来解封后,我们可以从疫情期间所学习到的点点滴滴,运用在我们未来的生活中。

抗疫需要自律

上个星期一大约下午3点多,正当我从光大办公室离开欲前往峇眼惹玛服务中心,打算和助理们讨论隔天开始实施FMCO的工作安排的途中,接到了家人的来电,告诉我一名亲属确诊了新冠肺炎。

百姓有问题,但政府却更应该道歉!

造成今时今日的情况,归根到底的最大责任是我们内阁部长和中央政府,他们理应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并且反省!
- Advertisement -

讲道理,鬼话满连篇!

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自5月中开始就日渐严重,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屡次刷出新纪录,以人口比例来评论比较,我国的病情乃居世界之最!

争先恐后

开年时,政府一直在说,即将为人民群众安排接种疫苗。可当时是只听楼梯声,不见人下来!
- Advertisement -

我已经关了前面…

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日前在脸书这么说,“我已经关了前面,但是…(苦脸)!”他在写什么?讽刺某人,讽刺人民,还是自嘲?一如既往,当事人说,这段文字没有指向任何人。你信吗?

槟州政府真的慢半拍吗?

有人说,槟州政府在疫苗路上不但慢半拍,而且遇到任何问题都直接推卸责任给中央政府。很多事情只有中央政府说了算,州政府必须听从,等待中央的指示、宣布。

朝野共组联合政府?

随着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陆续召见国内各政党领袖,让沉寂一时的国内政治氛围再度升温。无论是国家皇宫外挤满的媒体朋友还是网络上流传不断的流言蜚语,仿佛又回到一年半前那熟悉的故事场景。

后门政权还能维持下去吗?

随着国家元首召见各政党领导人的消息传出之后,加上有消息指马来统治者理事会预计将在下周三召开紧急会议,原本寂静已久的政坛似乎又开始滚动起来。

【抗疫点滴】疫苗,冲冲冲!(181)

前几个星期当我问来诊所复诊的病人或家属有关接种疫苗的问题时,他们大多数都给我一些很负面的回答:

别夹带疫苗发灾难钱

随着我国大量购入疫苗,大大提高战胜新冠疫情的希望,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最近却出现有人嫌疑趁机牟利,挟疫苗赚灾难钱的丑闻,令国人失望不已,尤其涉嫌方是堂堂一个州政府。

不是特权就是优先权

疫情告急了,打疫苗是唯一的出路,打疫苗为何不是谁先注册的谁先打吗?first come first serve?先到先得,公平公正,合情合理,没人会怨。

汪文斌双炮“将”拜登?

会下象棋的人都知道,双炮“将”是死棋。那么汪文斌又是怎样双炮“将”拜登呢?且让我们来看一下这盤棋是怎样走到这个地步。

丢了是非的立场,叫民情何以堪!

脸书最容易让人看出持户论者的价值取向,进而暴露你的立场。即便你选择不谈国事世事,只谈风月,那何尝不也是一种立场的宣示!

好事者要失望了

槟州首长曹观友在巡视槟州国际会展中心的疫苗接种中心后告诉记者,除非槟州的接种速度太快,中央政府供不应求,否则现在疫苗已经增至50万剂,槟政府应该不必自行购买疫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