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社会发展及非伊斯兰事务行政议员章瑛说,根据大马统计局数据,2019年大马性别差距指数为0.711,政治参与性别差距(0.106)和经济性别差距(0.727),这数据显示只要尚未达到比率1的指数,我国性别差距仍在发生并且需要加以改善。

她说,为了提升妇女领导能力,槟政府透过槟州妇女发展机构(PWDC)致力将性别差距减到最低。

她周五下午在州议会总结时举例,在这个州议会中,仅有6名女议员代表传达人民对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声音,仍然可以看到性别差距的存在。

“尽管在州议会中有6名女议员,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只有武拉必区州议员和双溪槟榔区州议员(孩子的母亲)提出了哺乳室和陪月中心的课题,这些课题从来没有男性议员会提出。”

随后,她举例峇眼达南州议员沙迪斯有照顾孩子,可是却没在州议会里,为相关女性课题发表声音。

- Advertisement -

这时沙迪斯却站起来为自己“伸冤”说:“因为我只是帮忙照顾孩子,可是我没有哺乳(喂人奶)啊!”,顿时惹来全场一阵笑声。

然后,章瑛再举例为职业父母在工作地方能有托儿所,以让他们可以安心上班,这也是避免影响夫妻之间感情。“如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昨晚一回到家要烫衣服,还要照顾婴孩,整夜都无法睡觉。”

“所以不止是女性,我们也希望能争取更多声音,为爸爸以及小孩们在议会发声。”

章瑛提及女性出来参与社会工作例如参政时,一路上会遇到不少障碍,有时甚至还需得到丈夫的同意才行。

吁男议员鼓励妻子参政

章瑛提及女性出来参与社会工作例如参政时,一路上会遇到不少障碍,有时甚至还需得到丈夫的同意才行。

她表示也鼓励在场男性州议员,可以鼓励妻子出来参政。随后,有人当场把问题抛向身为槟州反对党领袖拿督尤索夫,结果对方站起来回答说:“最重要妻子对政治与社会工作有兴趣,不过我不会鼓励妻子从政,但鼓励妻子从事其他社会工作。”

尤索夫也建议,若要增加女性议员代表,前提还是要培养女性对政治的兴趣。

接着,槟第二副首长兼北赖区州议员拉玛沙米也站起来打岔说:“以前我也问过我妻子,但她都不感兴趣,我也不能逼她参政。”

办槟州妇女议会发掘人才

章瑛表示,为确保两性在决策阶段里得到平等的参与机会,槟州政府采用了2019性别包容政策实行40:40:20比例,即40%的女性、40%的男性和20%的男女公平竞争,以避免单一性别的垄断,并提高女性在决策层的参与度。

- Advertisement -

此外,为了发掘更多女性领导,槟政府将举办2020年全马首个槟州妇女议会,以挖掘各界妇女的才华。而通过这活动,除了让更多女性有机会发挥才华以外,也能让更多女性了解有关州议会的运作和程序,更能让大家了解女性在州议会决策时所扮演角色,同时也是在减少政治性别差距的一个努力。

“该妇女议会获得热烈反应,共有500位报名参与。从500名女性当中,遴选符合资格的100名,进行下一轮的培训课程,最终再遴选40位女性,参与妇女议会。这些女性代表都来自不同的背景与单位,包括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JPWK)、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市议员、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等的女性代表。”

“妇女在参与经济活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槟州男女性别比率接近50:50。然而,依据大马统计局数据,女性劳动力参与只占槟州总女性人口的54.1%。这意味着如果女性无法工作,槟州人力资源也将会减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