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德洲

如果冠状有脑、有思考和表达能力,第1个最想笑人类太愚蠢,第2个会想对人类说人类很Salah,第3个是人类Salah也就算,还不认笨。

如果病毒会说话,病毒会对人类说,伟大的人类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明明病毒的存在远比细菌的危害大,防疫不可少,但许多人还可以逍遥自在,酒照喝,舞照跳,不遵守SOP已是大错特错,还可以开“毒趴”,人类的生活有这样压力?要酒要毒不要命?

病毒对人类大摇头说,伟大的人类很傲慢,不遵守“游戏规则”,忽视我们病毒的存在,我们目睹还有地方政治领袖婚宴,宴请逾2000人,场面人贴人,没戴口罩。

- Advertisement -

政府对大马的子民太好了,通融允许250人的集会和宴会,结果还有人傲慢违反规定。说好的SOP呢?

病毒也会说,人类的傲慢,代表着让病毒有机可乘。病毒在体内的潜伏期是可以超过14天,有些确诊者也不会有症状,因此谁遭感染,无人可知,但人类一再挑战底线。

防疫很重要,不聚集,不在密室不通风的地方进行任何集会。病毒会说:瞧,1300人集聚祈祷,结果1个人确诊,其他人随时也会遭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伟大的人类果然不怕病毒。

病毒也会说,延禧攻略的魏璎珞为了不让“宫心计”继续害紫禁城里的孩子,还可以与继皇后达成和平协议“休战”10年,让这些小孩健康成长。相反地,大马政客可以为了谋权,不惜牺牲人民的安危。

大马政治斗争害人害己,明知道在还没疫苗前,都不可以轻举妄动,结果又夺权又解散州会进行选举。结果让我们病毒有机可乘,谢谢伟大的政治人物把病毒的精神从东马蔓延到西马。人类要怪,就得怪政客的自私。

邪恶的病毒也会说,我们病毒真心认为大马政府太好人,一些防范政策有时让我们病毒也啼笑皆非。封锁一个城市、一个县、一个地区,还可以提早宣布一两天,好让人类可以做好准备逃离重疫区。病毒说,无所不能的政府难道不知,如果逃离的人早已染疫,又把病毒传播到各地,这岂不是让整个情况更为严重?

- Advertisement -

根据大马公共卫生医师协会教授罗丝丽扎就曾认为,政府过早宣布封锁举措,造成许多当地居民已在这两天内大规模移动,这对遏制疫情的效果并不大。

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卷书,伟大的人类就是很Salah。我们(病毒)不仅就在你左右,且还变种了。

人类还没战胜病毒,但病毒一直狂笑人类太愚蠢,人类真的很Sala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