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荣良医生。

【简介】

吴荣良医生

毕业于槟城锺灵中学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医学系
曾经赴爱尔兰都柏林深造心脏专科
目前在槟城一间医院悬壶行医

新冠疫情带来很多新常态,包括在医院内的新孤独。

医院本来就是一个相当冰冷之地,新冠疫情把医院变得更“寒冷”!

- Advertisement -

除了医生与医护人员因工作的缘故不得已把医院当成第二个家之外,大多数的人都是尽量避免来医院,更甭说住院治疗了!但是当不得已住院治疗时,家人亲戚朋友的陪伴与支持至少可以安抚身心渡过生病的难关。

然而在新冠无情的施虐后这一点的心灵安慰与支持也被无情的挪走了!为了控制疫情的蔓延医院当局要遵守标准操作流程(SOP)包括限制到医院探望病人的人数与次数。所以每个病人在特定的探望时间只能有一个家属来探望。那些在隔离病房的病人甚至只能隔着病房窗口探望他们的亲人。

以往探望时间我经常看到一群病人的亲戚朋友来给病人安慰及鼓励。病房在探望时段是蛮“热闹”的!其实这些亲戚朋友的探望对于病人的康复扮演着重大的角色。他们为病人带来很大的心灵安慰,进而提高他们的免疫功能,加速他们的痊愈。

疫情爆发后如此的情景已不再出现。我在探病时间巡病房时,发现大多数的病人都没有亲人或朋友来探望。整个病房都是冷冷清清的,病人也是孤单单的独自承受疾病所带来的那份无奈与寂寞。我想不只是SOP限制了群众来医院探望他们的亲人,大家对到医院会感染病毒的风险的恐惧也是主因。还有一些在异国工作的人也不能回国探望他们生病的亲人。

- Advertisement -

前阵子当我国实行严厉的封国措施时我有一个患上癌症而病危的老人。他的儿子远在美国,不能回来探望他。我网开一面让他两个在槟城的亲戚进入病房内(当然还是要戴上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以线上社交媒体屏幕的方式让这个老人与他在美国的儿子“见面”交谈了几十分钟。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

隔天他就安详过世了。他的儿子特地从美国打电话来向我致谢,让他能隔空以先进的科技来见他父亲最后一面,向他最后的告别,让他们两人都能没有遗憾的完成最后的心愿。

我并不认为我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我想做的只是不要让新冠病毒把医院,把这世界变得太冷!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