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若向联邦索偿养护乌鲁慕达 槟政府与PBA全力支持

槟州政府和槟州供水机构全力支持吉打州,为合法保护与适当养护乌鲁慕达(Ulu Muda),向联邦赔偿提出任何形式的索偿行动。

吉大臣:乌鲁姆达属吉打 槟政府勿干预州内事务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给予槟州政府最后提醒,勿干预吉打州内事务,尤其与乌鲁姆达森林保留区蓄水区相关的课题。
- Advertisement -

槟供水挺设立“慕达河管理局” 促水务部优先考虑永续养护

槟州供水机构(PBAPP)支持环境及水务部(KASA)提议成立“慕达河流域管理局”(MRBA),但也促请该部先考虑对乌鲁慕达进行适当的保护和永续养护。

吉大臣:即便要带上中央 也坚持要槟付生水费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指出,州政府依然坚持槟城应支付生水费的立场,即使此课题带上中央政府寻求解决。
- Advertisement -

生水费争议无碍槟以德报怨 曹首长:吉打有难依然会相助

槟首长曹观友强调在生水费争议上,州政府的立场是别人低劣攻击,我们高尚回应(When they go lo we go high)。

“请冷静看待生水费课题” 曹观友:积极寻找替代方案

槟首长曹观友呼吁人民冷静看待槟吉生水费课题,槟政府将尽力寻找替代方案来解决水供问题,同时强调槟州有权在境内取用河水,所以州政府会寻求法律途径解决该问题。

指吉大臣不守国际河岸水权原则 曹观友:槟斗争到底

槟州首长曹观友说,吉打大臣指要阻止槟州使用慕达河水源、喝泥水的言论,不遵守国际河岸水权原则,州政府是基于此斗争到底,槟州不阻止吉打的权力,但槟州也有权力。

沙努西:槟取水量比吉州多 不愿计水量可付保养费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指出,槟城从吉打慕达河取水的用水量比吉打州多,如果不愿以水量计算付水费,可以付保养费方式付费。
- Advertisement -

慕达河并非专属吉打 杰瑟尼:槟没义务付费

针对慕达河生水费争议,槟州供水机构及槟州供水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说,吉打州务大臣没有索费的依据,槟州也没有付费的义务。

吉大臣:或法律解水供争议 曹首长:槟州等“你”下一步

吉打与槟州水供争议陷入拉锯战,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不排除最终寻求法律途径解决,槟州首长曹观友对此表示,槟州会等待吉打的下一步行动。
- Advertisement -

吉槟供水争议若无从可解 沙努西:诉诸法律是最终途径

吉打州政府向槟州政府征收生水费课题一旦无法获得解决,吉州政府不排除最终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若认真考虑乌鲁慕达为集水区 杰瑟尼:吉打应寻求政府赔偿

槟州供水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说,如果吉打认真考虑将乌鲁慕达(Ulu Muda)保留为区域集水区,它应该向中央政府而不是槟城寻求合理的赔偿……

吉伊巫土青年团 支持州政府向槟索生水费

吉打州伊党、巫统及土团党青年团一致支持吉州政府,向槟州政府索取每年5000万令吉生水费。

吉州600亿稀土合约是危险提案 杰瑟尼:将损乌鲁慕达原水质量

槟州供水机构(PBAPP)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认为,吉打乌鲁慕达集水区若进行开采稀土元素(REE),将对玻璃市、吉打州和槟城的供水安全构成“三重威胁”,包括可导致集水区的环境破坏、土地和水污染及原水污染。

保护集水区不该视为“牺牲” 胡栋强:吉政府歪理要水费

槟州民政党主席胡栋强认为,吉打州政府有绝对的责任,保护乌鲁慕达集水区不受污染,因此这不能被视为是一项牺牲或经济损失,并作为向槟州政府索取水费的理由。

中央“鼓励”槟付吉水费 以回报保护集水区“重大牺牲”

环境与水务部长拿督斯里端依布拉欣“鼓励”槟城向吉打州的水源付费,以对吉州政府为保护集水区而作出“重大牺牲”的一种回报。

拉玛沙米抨击纳吉 不了解河岸水权概念

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抨击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了解河岸水权的概念。

陈国耀质问吉政府 为索生水费宁耗上亿堵河?

吉打州行动党主席陈国耀抨击吉州政府难道要为了索取5000万令吉生水费,而愿耗资上亿令吉来进行堵河。

预防生水不足问题 槟探讨至少3方案

槟州供水机构正探讨至少3项方案预防州内面对生水不足问题,其中包括在槟州境内寻找合适的水源。

吉政府向槟追讨生水费 黄汉伟:没足够法律依据

槟州与吉打生水费争议升温,水资源问题再成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