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政治,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论谁执政大马都好,请记住,不要将教育课题政治化,它将深深影响国家教育体系,尤其是华校的未来发展。

水供的最后一里路

最近水供污染的新闻又浮上台面了。随着雪州河流受到污染导致雪隆大断水后,联邦政府宣布将修改《2016年水供行业法令》及《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以加强刑罚力度及执法功能。
- Advertisement -

沙巴闪选乃全民求变之心

再过几天,就是沙巴选举提名日了。这场预料之外却突如其来的闪电选举,其结果将影响马来西亚今后的政治走势,以及沙菲益能否崛起带领希盟++走出当前的政治困局。

制水,公共部门难逃职责

雪兰莪州因有工厂排放废料入河,造成雪隆一带共有百万用近日受制水之苦,不方便之余,也浪费了大马珍贵的水资源。
- Advertisement -

选举把戏

从一开始美方就是“施暴者”,不停向中国“开炮”、处处排挤打压中方科技企业,而如今却沦落为“受害者”,不停“喊冤”已经受够了中方的欺负,中国剥削了美国,摧毁美国就业。

别再抹黑槟州政府

最近在报章看到很多抹黑槟州政府的报导,这说明政党在为第十五届大选做准备了。

学校不是政治角力的工具

“关闭多源流学校”的言论总是在马来西亚周而复始地被提起,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过。这次,老调重弹的是土著团结党青年团新团长,也是国盟后门政府的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旺阿末法依沙。

我们要自我划分年轻人与长者的界限?

当赛沙迪拒绝加入由敦马哈迪成立的国家斗士党,而决定成立由年轻人组成的政党时,相信很多人都感到惊讶。
- Advertisement -

踌躇不定

踌躇不定

青年党在马来西亚是否可行?

赛沙迪开始对外放风,称会成立一个以青年为主的政党。国庆日前夕,他更和一班青年才俊会面,当中包括社运分子、人权律师和留美学者。
- Advertisement -

爱国不是用喊的

831国庆日后不久,就是916马来西亚日,这两个“良辰吉日” 象征着国人的一种荣耀和自豪。

赖前朝

从在野党的解释话语中,不难发觉他们推辞,就是将当权责任都给推卸前执政者。即使在过去当权的22个月时,这些政客可曾担当过,将政治责任给“承担”在身。

蓬佩奥发神经霸凌中国

这个史无前列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论去到哪里、更不论是什么场合都一定要喋喋不休“骂”中国,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状态;恐怕已经是精神出了问题。

双面人破坏种族和谐

自从财政部长在国会透露希盟政府通过直接谈判方式颁发101项价值66亿1000万令吉的工程,摆明希盟已经违背了当初竞选宣言消除“直颁工程”之誓言!

不遵守法律是国家英雄?

身为联邦政府部长没有遵守自己国家的法令,在其它国家已是“大罪”,早已被公开“处理”,但在大马的这名部长不但相安无事,反而只是被轻罚1000令吉!

7星期国会会议后记

国会下议院长达7星期共25天的会议会期刚结束。我想起了英国前首相工党的哈罗德.威尔逊(Harold Wilson) 的名言: “在政治上,一星期是太久了” (A week is too long in politics)。

何时会闪电选举?

面对巫统及伊斯兰党咄咄逼人,慕尤丁到底会否同意解散国会下议院,并举行全国闪电选举呢?这是很多人相当关注的问题。毕竟,政治再多的纷纷扰扰,始终无助于让国家经济增长,对于我们要在疫情肆虐下,让各行各业回弹肯定更为吃力。

新冠疫情放缓各国急于解封

目前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有所放缓,各国政府急于放松封锁措施并重启经济。一些国家已先行一步开始松绑,谨慎地允许企业和公共场合重新开放。为了防范新冠疫情第二波爆发,各国具体解封步骤有所不同。

青蛙的心声

你们很衰的,你们做青蛙可以,就是不给我们做青蛙。

自闭症

陈太太很喜欢抱怨,尤其是她对自己的家婆满腹牢骚。她在怀孕第三胎时,常常批评责备自己的家婆,情绪大起大落。她总是用自己的观点去猜测别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