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赐(左起)、事主与余家福。分持她当时携带手提行李袋的样本,与公安拘留事主的文件。

不愉快的农历新年!

45岁美容师回程时受托为一起在到中国旅行的拿汀朋友携带“中药”过海关,不料反被怀疑走私毒品,而在中国白白被拘留30天,待小年夜才获得当局释放,于除夕日才安全返马。

令事主林丽珊不满和失望的是,有关拿汀不但没有任何解释或道歉,还对她的家人指她“以后有可能无法回国”,并令她的名誉受损和在朋友圈蒙羞。

她周二在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与该部法律顾问兼中国驻马大使馆代表律师余家福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遭到好友“出卖”的经过。

- Advertisement -

根据来自首都旧巴生路的事主,她与另5名朋友于去年12月27日前往中国昆明旅行,10天后从当地机场离开时,有关拿汀以她的行李太多,托她帮忙携带重一公斤左右的一个手提行李袋。

她以为只是帮忙朋友而已,而没有多想,不料在经过海关出境处时,被当局的扫描器发现,有关行李袋藏着一个打火机的形状,引起官员怀疑,而拘留她长达三四小时,等待十多名公安携带3只警犬到场。

她说,5名朋友早已通过海关搭乘客机,虽然发现她被当局截查而作手势询问,但没有进一步追问,而搭乘班机返马。

随后,官员在获得她的允许下,指示她打开有关行李袋,赫然发现竟然是几个由塑料袋包装的几千粒药丸,分别有白色、青色、浅青色与深色。

她说,她怀疑这些药丸是中药,虽然公安到场检查并一无所获,且她解释有关行李袋并非属于她的,但一些公安仍然不满意,除了充公有关行李袋和向她录取口供3天后,再以她“走私毒品”的罪名,把她拘留在看守所。

事主说,她待被拘留第30天后,才于本月7日才获得释放,并于翌日除夕返马。

事主询问公安10次

3天又3天,事主询问公安10次,才于第30天获释。

事主说,她在被拘留后即被没收手机,即使她要求联络家人报平安,甚至佯称家里有幼儿需要找人代为照顾,仍不受理会,因此,她的4个孩子(9到15岁)在过去一个月內,交由她的前夫代为照顾,孩子对于她的遭遇也不大清楚。

无论如何,她在被关押期间获得良好待遇,只是她每隔3天询问公安要被拘留多少天,就获得“3天”的回复,她待第10次询问后终于于本月7日获释。

事主补充,有关行李袋已被当局充公,也无人证实有关药丸的真正用途,但她怀疑这是一批“中药”。

质疑“朋友”的定义

事主在被拘留后拿汀朋友对她的遭遇不闻不问的回应,感到失望,且质疑“朋友”的如今定义。

她说,她认识有关从事护肤品供应商的拿汀已三四年,她一回国后马上发送Whatsapp,质问这名拿汀。

“但她没有针对此事作任何解释或道歉,还反问为何公安要抓我。”

“她还在我被拘留期间,告诉我妹妹说我被中国公安抓了,不可能回来了。”

事主说,也有一些朋友劝她指时过境迁,应该放下,但拿汀没有给予获得满意回复,令她深感白白被冤枉拘留在中国多日,以及对这名好友的态度感到失望。

勿随意帮朋友携带行李

张天赐呼吁公众,即使多要好的朋友,都绝对不要帮朋友携带行李。他说,这并非他的首宗案件。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事主申诉,她被关押30天期间,不获准联络家人或律师,但余家福指这是公安以不愿让查案过程受到干扰所致。

他说,根据当地法令,公安有权将涉及罪案者,延长拘留37天,后者一就无罪释放,反之则最久在3天后就被起诉。

他补充,如果公安认为让涉案者被拘留期间联络外界会影响调查工作的话,有权拒绝涉案者的请求,甚至不能聘请代表律师。他说,事主可以以赔偿被拘留多日、机票等金钱与精神损失向有关拿汀申请索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