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024年 7月 14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潮劇的變革與現代化 ——從南華潮劇社的《典妻》談起

- Advertisement -
听文章 Powered by 光华网

文/郭永秀

到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看现代潮剧《典妻》的时候,刚好是母亲节(2024年5月18日)。看了这出戏令人感慨万千,对女性在早年中国的悲惨命运:身体受到肆意蹂躏,精神受到伤害,尊严受到摧残,令人感到震惊和愤怒!

知道什么叫“典妻“吗?把自己的妻子当成货物,典当给另一家人当妻子3年,为他生孩子,3年后才能离开。这就是南华潮剧社最新的现代潮剧《典妻》的内容。很荒谬是不是?在古代的封建社会里,女人的地位是如此的卑微,受尽欺凌。

剧中的女人为了救活她生病的孩子,加上她丈夫的嗜赌与无能,无可奈何进入另一家当生殖机器,3年后回家,她的孩子却仍然病危。

从小听潮剧长大的我,从未听过《典妻》这出戏,显然它并不是潮剧中的传统曲目。潮剧为了在现代的社会里面挣扎求存,这些年来不得不做出一些调整和变革。

南华潮剧社这出《典妻》结合了传统潮剧的各种元素,也加入了现代话剧的一些概念和现代科技,从5月8日至12日一连演了5场。我看的是最后一场,欣喜地看到也有年轻人来欣赏!

- Advertisement -

故事内容是说民初一家贫穷人家,丈夫嗜赌成性,儿子又生病,被逼无奈,妻子翠兰只能听从丈夫的话,被典当到一家秀才家里当“典妻”。她在秀才家生下孩子,却只能以奶妈的身分为孩子喂奶。3年过后回家,她的大儿子已然奄奄一息。这个故事突出了母爱的伟大,为了孩子,翠兰愿意以100个银元被典当到秀才家,受苦受难,为的是救她病重的孩子。

本剧导演是来自上海音乐学院表演系的副教授吕岩,作曲者是广东潮剧院资深导演吴殿祥。制作人徐晨子、舞台设计王履玮、灯光设计罗林、多媒体设计戴炜以及服化设计邵旻等,也都是来自上海戏剧学校的教授或教师。

演员方面,21岁的本地潮剧演员陈玮恬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特别是最后第5场,翠兰忍痛离开出世不久的小儿子,又归心似箭惦念着家中患病的大孩子,内心的悲痛、凄苦、矛盾和无助,表现极为投入。她的唱腔也比以前进步,虽则在唱高音时仍然不够稳定,未能完全得心应手。

饰演秀才的陈运龙把秀才那种好色又怕老婆(大娘)、急切渴望翠兰赶快为他生孩子的心理刻画得相当成功。我特别爱听他那把苍劲的老生唱腔,它让我想起《告、亲夫》中饰演家翁的张长城那纯熟浑厚的嗓音。特别要提的是一些过场时幕后的代唱,男声的唱腔很有水平。

饰演秀才原配夫人的李秀芳也演得很好,颇能把握那种嫉妒、不安、无可奈何又狠毒的心理和个性。而饰演丈夫树根的李延芳,论演技和唱腔都不错,可惜身材稍微瘦小了一点,站起来比陈伟天还矮。同时因为是反串,一开腔就知道是个女的。我觉得这个角色假如由一位男性来扮演,效果会更好。

在舞台中央设立一个圆台,圆台外围有一个可旋转的环,在潮剧里面算是个突破,也的确有一定的效果。不过这样的设计只适合一些人物少、较小型的演出,假如是战争场面,中间摆这个舞台就会限制了各种动作。舞台背景的制作相当讲究:像开场时的陋屋,窗口昏黄的灯光,还有后来的闪电雷鸣,淅沥淅沥的雨点从屋檐上落下,不管在视觉上或听觉上,都非常逼真,加强了剧情的感染力。还有翠兰的孩子春宝并没有真正出现,而是以布幕投影的方式,加上声音来模拟出小孩的形象。

本剧也加入了所谓的沉浸式演绎方式,就是在舞台中央圆台两旁列队分开坐着两行身着民初服装的演员,有些还在刺绣。它能够制造一种文化氛围,同时也让演员对剧情能够感同身受,表演时更加投入。其实这种方式并非什么新鲜事,本地的南音团体湘灵音乐社在舞台上就经常有这样的安排。不过这在潮剧里也算是比较新的概念,值得一试。

- Advertisement -

音乐方面,稍微有些突破,除了传统的潮剧曲调以外,也听到了中国广东潮剧院资深导演吴殿祥所作的曲,其中有些旋律还是比较新的,不过仍然带着浓郁的潮曲韵味。间中有几段应用了华乐的手法,例如以二胡华彩式的独奏,来表现出演员内心那种痛苦、挣扎和不安,在效果上是很不错的,但在听觉上就给人“不是潮曲”的感觉。到底这种改变是好还是坏?目前要作定论还嫌太早,我觉得不妨多作尝试。在第5场中除了主角的唱腔以外,也加上轿夫那些对位式的吆喊声,这是颇具效果的作法。

关于潮剧的创新和变革,总会引起一些保守主义者的批评。他们很迷信所谓的“原汁原味”,经常以自己的听觉习惯为准,对地方戏曲的一切改变和改良嗤之以鼻。在他们的心目中,地方戏曲应该保持“原来”的样子,以及他们最初听到的潮乐的样子,那才叫“原汁原味”。殊不知时代变化太快了,人们的听觉习惯受到生活习惯改变的影响,旧的一套已经不能够满足人们听觉和视觉上的要求,必须做一点改变和创新,才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

其实世界上各种艺术,都是跟着社会的进步而不断的改变的。那些一成不变的的剧种最后可能因为失去观众而自生自灭,无法在这瞬间万变的现代社会中生存下来。所谓的“原汁原味”,其实都是以时间做背景的。我们现在听到的所谓“原汁原味”的潮剧,可能是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潮曲。试想在三、四十年代所听的潮剧会跟上世纪七八十年来听到的一样吗?肯定是不一样,因为在乐器的发展上各种乐器不断的改良,唱腔上不断的改进,这都会影响潮剧的演进和呈现方式。艺术跟着不同时代而改变,这是必然的现象。好的变革能够保留潮剧原来的精神面貌和内涵,增加其时代性和艺术性,使它变成更适合当代人欣赏的剧种。潮剧为了能够在现代的社会里继续生存,这些年来已经慢慢的做了一些变革。这些变革现在看来是好是坏,目前仍然无法断言,但这种改革的精神是值得称许的。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