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024年 7月 17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我所認識的許平城先生

- Advertisement -
听文章 Powered by 光华网

许平城先生乃霹雳州角头人,祖籍潮州。他参加了1964年大选,甫中选为槟州丹绒南区人民党州议员不久后,就被当时大权在握的联盟政府,在没有经过任何审讯下,以内安法令扣留,一直扣压到70年代初才获得释放。

其实,以东姑亚都拉曼为首的联盟政府,早在1963年以马印对抗为借口,大事镇压和动用白色恐怖对付反对党人士。当时有数百位社阵领袖和党员在1960年内安法令下被扣留。这些受难人士包括人民党主席亚默波斯达曼、马来西亚马海因党主席依萨哈芝莫哈默、国家议会党主席亚兹斯依萨、甘波拉裕、拉惹古玛医生与哈努哈帝等。

1965年正值这场大逮捕后,众多人被扣留两周年之际,社阵和劳工党领袖陈凯希,人民党中委许平城和陈福兴等,正筹办一个《人权日》来纪念以及示威抗议。当局为了阻止这场大活动的举行,援引内安法令把他们捉将官里去,并送往政治扣留营以资镇压。

我老爸林维雄生前告诉我说,他曾在70年代初前往太平扣留营探访许平城先生。许先生在里边非常苦,却努力自修,开始申请理科大学念经济地理系。他出来后就在理大毕业为学士。

- Advertisement -

他老人家也透露说,他知道许先生被关在里面时,家庭经济拮据,就自动掏出几千元给予协助,根本不想拿回。然而,许先生在理大毕业开始工作数个月后,亲手将那几千块如数交还我老爸手上。单就这事件,足以看出他是位刚直、诚恳和有骨气的人。

70年代初,老爸喜欢跟一些报界朋友来往,经常在晚餐后时分,在红毛路那间他当董事经理的京畿酒店花园前喝中国茶谈天说地。因为他年轻时也曾当过《星洲日报》的广告员,所认识的报界朋友也很多。在那些茶友当中,我尚记得起名字的就包括了朱永秀、司徒添、谢诗坚和朱炳饮等人,而当时出现在其中的茶友,也包括了许平城先生。

当年我还在锺灵念初中,知道许先生曾为民选州议员,又吃过咖喱饭,精通华巫英三语,甚为佩服,并欣慰能一睹其风采。在京畿酒店,我偶尔也会动手帮顾客搬运行李,有时被打赏5元10元也会觉得很高兴。一到入晚时分,又有机会周旋在这些文人雅士叔叔伯伯旁,静静地聆听他们在酒店假山水池边煮茶论政,天南地北的,可谓不亦乐乎!我想,这也应该是冥冥中上天安排,日后我从政去为人民服务的一个政治摇篮。

- Advertisement -

许平城先生早期为人民党中委,乃当时响当当的左翼政治领袖。因为政见的不同,在他的英盛之年惨遭政治迫害,在任期内无缘完成行使其州议员的天职,在任期后还被扣留在扣留营这么多年,诚为不幸。幸亏在万般磨砺下,他尚能挺起胸膛自强不息,努力学习新知识。他在被释放后虽不从政,却在幕后从旁协助当时以反对党身分执政槟州的首长林苍祐医生,包括为他起草当年的一些讲稿和宣传小册子,做一些翻译工作,默默地为槟州作出贡献。

后来,许先先受聘于槟州发展机构,负责工业地段发展那一块,学以致用,不愧是一位经济地理人才。但是,很少人知道他所经历的人生起落那一面 ,即一位人民所选出来的州议员,却无缘坐热州议席,从人生的高潮跌下低谷,在身系囹圄后,又如何突破困境去自力更生的那段动人的奋斗史。

许先生晚年时曾在韩江中学礼堂教导太极十八式,我老妈子也有缘向他学习。余谨此一记,以激励年轻一辈。#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