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电召车公会会员出席开斋节聚餐及记者会,坐者左3为莫哈末山。

以前每个月可以赚4000令吉至5000令吉,现在最多可以赚2000令吉,双溪大年电召车大吐苦水,要求政府救命!

双溪大年电召车公会主席拿督莫哈末山指出,电召车公司提高抽佣,同时调低限定的收费,再加上电召车司机必须缴还电召车保险、司机个人意外保险及轿车保险等,加重电召车司机的负担。

“类似情况让所有业者面对沉重的压力,在面对每个月收入激减,及各种负担加重下,几乎透不过气了。”

他是于周二(23日)晚上,在位于丽雅花园住家举办的电召车司机开斋节聚餐及记者会上,如是指出。该公会拥有约200名会员,出席者包括理事马哈迪尔、莎吉拉及诺丽祖拉等。

莫哈末山希望政府插手调整电召车收费及保险等费用。

莫哈末山指出,电召车司机之前的收费为每公里75仙,较后在政府介入后将收费调低至每公里25仙,至于车险方面,业者除了需要缴付普通的车险之外,同时也在每一次载客时被电召车公司扣除最少30仙,作为乘客的保险。

- Advertisement -

“此外,为了个人的安全和保障,电召车司机还必须缴付个人保险,及电召车公司设定的电召车保险。”

他说,除了各种保险费之外,司机还需承担车油及轿车维修费,包括每年更新电召车执照时必须去上课,每人80至100多令吉的费用。

“现在的收费超低,比如载一名乘客前往4公里的目的,再回到起点的3公里,整个收费4令吉的行程,扣除了佣金等之外,司机只可以获得3令吉20仙。”

他指出,除了该公会大约200名会员之外,另外一个组织也拥有大约200名会员,而整个双溪大年大约拥有1000多名注册的电召车司机。

“我们希望政府插手,调低各种收费包括电召车公司的保险及抽佣,同时调高电召车尤其是提高非国民的收费,解决电召车司机面对收入日渐减少的困境。”

他说,该会曾经在去年11月,与时任人力资源部部长西华古玛会面并做出建议,不过,至今并没有任何正面的回应。

莎吉拉在电召车行业已经4年。

转槟城开车载客  可获取更高收入!

转槟城开车载客才可以获取更高的收入!

该会理事莎吉拉(40岁从事电召车行业已经4年)说,之前她每个月可以轻松赚取3000至4000令吉,再努力一点每个月甚至可以赚取超过5000令吉。现在每个月要赚2000令吉都很难,要更多的收入就必须前往外州,比如槟城等载客,才可以获取更高的收费。

她促请政府划一全国电召车的收费,让同样必须面对沉重负担的丹、登及吉打州的业者减轻经济负担。

“吉兰丹、登嘉楼及吉打州的收费一样,也是每公里收费25仙,其他州属比如槟城则收费比较高,居林就跟槟城的收费一样。我们曾经问过,电召车公司的回答是,吉打州不是旅游州。”

她不否认,电召车司机的增加,也是业者面对僧多粥少收入减低的原因之一。

马哈迪尔末丁。

该会理事马哈迪尔末丁(48岁)认为,电召车司机除了面对各种不公平的对待,导致收入减少面对生活困境之外,还必须负担沉重的汽车维修费,包括每年换新的轮胎、换润滑油及维持费等,压力山大。

他也是全职电召车司机,从2016年11月入行至今已经8年。

“要当一名合格电召车司机,就必须向电召车公司注册成为会员,注册是免费的,不过,司机每年必须更新执照时去上课、听课,各地的收费都不一样,从80令吉到100多令吉不等。”

诺丽祖拉(38岁)指出,她选择加入电召车司机的行业,主要是上班时间自由,可以看顾孩子的同时,也帮助丈夫的工作。

- Advertisement -

她认为,电召车司机面对收入激减的问题,可能与电召车公司对待旧司机的态度有关,她说,除了在旺季比如开斋节及学校假期等,面对超多的载客要求之外,她平时不会接到很多载客的要求。

“现在,每天只可以赚取最多50至60令吉的收入,有时候更少,只有30至40令吉。”

她希望政府给于电召车司机援手,以解决众多业者面对收入减少的困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