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长陆兆福日前宣布,从4月24日起,全国的驾驶学院将可开始启用电子化考车系统,希望此措施可进一步杜绝“包”、“保证通过”或“收kopi钱”情况发生,确保驾照考试的廉正性。

驾照考试“包通过”的问题,在我的年代已经非常盛行。即使你交通规则高分、平时学车练习的时候技术也没问题,还是会在周遭的人影响之下变得害怕,担心如果不让驾驶学院“包”,是否就无法通过驾照考试。

小过我十几岁的选区助理也说,他们考车的时候也会去找有“包”的驾驶学院,因为在大家的认知中,如果没有“包”,分分钟会考不到驾照。可想而知,这个包通过的文化,在马来西亚人心中是多么的心照不宣。

陆兆福同志在2018年上任交通部长的时候,其实已经提起过这个众所周知的驾照弊端。实际上,这种弊端不只赤裸裸展现了国家公务员的贪污程度,也对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

- Advertisement -

曾经有朋友告知,他认识的外国朋友每次到马来西亚开车,或者搭乘其他朋友的车时,都会很疑惑为什么明明在高速大道限速110公里/小时的快车道开到最高限速时,后面还是会有尾随得很靠近的车闪车灯要求让道,而且很多逼车的司机还很凶,没有让他还会被按喇叭。朋友无奈的解释,这是我国不成文的规定——只要在快车道尾随的车贴得很近又闪灯,就必须马上让道。

外国朋友非常疑惑:这些超速驾驶者难道不怕被罚款吗?所以只要有钱还罚金就可以超速吗?那难道110公里/小时的限速只是一个装饰品?遵守规则的道路使用者们是不是都要把自己的生命暴露在危险之中,让这些有钱却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得逞?

实际上,在快车道上要即刻让出车道驶入左边的慢车道非常危险,因为后面的车一闪车灯,你就必须马上做出反应,而相对的在左边慢车道的驾驶者也必须马上做出反应,让你的车切入——很多时候,车祸就会因此而发生。

除了这个,马来西亚的道路驾驶者也对“路权”概念薄弱。最常见的例子是当使用人行道的路人过了马路之后,那些在人行道前停下来的驾驶者不需要等红绿灯转成绿灯,马上踩油门扬长而去;若是在晚上,即使是看到人行红绿灯转红灯,不少司机会认为没有人会在晚上过马路而无视人行红绿灯。

我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在纽西兰打工度假,只要驾驶进入市镇,大家都乖乖遵守时速50公里,如果看到牛羊过马路,当地人都会自动停下让路;然而自己国土上的司机们却连路人的路权都漠视,仿佛不把其他人的安危和生命当成一回事,让人很无奈又伤心。

最近我在网络看到调侃本国人每个都像开跑车,不需要打方向灯,引来网友纷纷留言。有的说那只是车子无用的装饰品、有的说每闪一次就要收费、还有说司机都怕浪费电,这些讽刺留言都在反映着我们驾驶者的道路使用观念。

还有,贪图自己的方便,无视他人人身安全的做法也体现在在路口转角处停车一事上。把车停放在路口转角其实对其他公路使用者来説十分危险,因为驾驶者视野被阻挡,出路口的时候就没办法好好判断反方向车道有没有车驶过来,造成交通意外。

此外,住宅区随处可见的路墩,也体现了我国道路使用者不守交通规则的一面。马来西亚似乎是全世界路墩最多的国家,最夸张的时候会达到200米道路范围内有4个路墩。身为人民代议士,我也时常接到选民投诉和要求建设更多路墩——然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路墩,还是遵守交通规则和道路安全的使用者呢?

- Advertisement -

我把这一切形容为丧尸。你看过电影中被丧尸咬一口后,也变成丧尸的人们吗?一个人开始不守交通规则而不被对付,就会影响其他人也开始不守规则,然后变成大家为了方便自己而都不守规则,反正又不会被采取行动,这就是丧尸病毒的蔓延。

我国现在所面对的许许多多交通问题,我认为跟“包通过”考车贪污文化是息息相关。首先,因为有“包”,所以许多人一开始就已经打定了不需要特别努力学习交通规则就可以考到驾照的心。再来,如果连驾驶执照都可以包考到,那是否自然衍生成:“将来在公路上犯法的时候,也一定可以包”的错误认知呢?而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种“咖啡钱”事件并不新鲜。

身为马来西亚的司机、行人,也是立法者的我,真心希望在电子考车制度实行后,能够一步步的改善我们的交通弊端,让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使用马路的时候再也不用担惊受怕、提心吊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