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毅分校行政独立权课题延烧不断,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日前点名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马青总秘书苏仪芳和民政党槟州秘书方志伟在这个课题上只会写文告刷存在感,引起胡栋强及苏仪芳今日回击沈志勤连任多届国州议员,竟然佯装不懂我国国会民主制度下的朝野角色。

胡栋强。

被批评后恼羞成怒

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指出,在我国国会民主选举制度下,沈志勤赢了大选,就是掌握了一切的政府资源与行政便利,那么选区内的发展工作与任务,当然是由你(沈志勤)承担推动,而且也绝不是在义务工作,因为每个月是从人民纳税钱中领了薪金,同时也享受着各项津贴与福利,而且也获得数百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可以通过分配拨款给予选区内任何单位。

“拨款也不是国会议员自掏腰包或额外努力募捐得来,同样是来自人民的纳税钱。”

他说,在大选中输的一方,没有任何资源与行政便利,也无法给予任何单位拨款,但却能积极扮演监督的角色,以捍卫选民应有的权益与福利,同时也检视中选的人民代议士是否有负起责任维护选区人民的权益与福利,包括是否有兑现其为选民许下的各项大选承诺。

- Advertisement -

胡栋强说,身为国会议员的沈志勤,拨款予选区内的学校,是属于其应尽的本分,至于恒毅中学分校独立行政权则是另外一件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因为有给予恒毅中学分校拨款,就能敷衍更为重要的行政独立权问题。

他说,无论任何人当选国会议员,都有责任照顾其选区内的学校,妥善使用来自人民的纳税钱的拨款本来就是代议士应尽的责任,根本就不是什么可以拿来炫耀的政绩。

“我们欢迎沈志勤公开列出其从2019年至2024年,6年内共分配了24万令吉拨款予恒毅中学分校,但这数额在国会议员6年数百万令吉拨款总额中,所占的巴仙率又只占了多少呢? 谁知道,如果中选的不是沈志勤,而是其他候选人,而上台执政的也不是希盟,拨款数额或许会比沈志勤所能分配的来得更多,甚至还可以对外募捐得来更多,同时可能也早已妥善处理了恒毅中学分校独立行政权呢!”

他说,今天沈志勤身为峇央峇鲁区数届国州议员,甚至曾任中央政府副部长,在自己无能办妥恒毅中学分校独立行政权,而被反对党质问批评后,非但不去思考更有效的处理方法,脚踏实地去进行工作,反而恼羞成怒列出数年拨款数额,难道是要挖苦批评他的反对党也列出拨款数额相比吗?

他也说,沈志勤连任多届峇央峇鲁国州议员,却佯装不懂我国国会民主选举制度下的朝野角色,可悲的是在回应恒毅分校课题上的3篇贴文,除了报告早前会见前朝教长6次,包括2次在国会走廊也计算在内,以及最近2次教长召见全体公正党国会议员外,显示沈志勤根本就没有更好的策略或途径来协助处理恒毅中学分校行政独立权问题。

“我诚恳地奉劝沈志勤别高谈什么‘亚洲硅谷’自爽,也别浪费时间去巡视峇六拜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了,就脚踏实地认真为峇央峇鲁解决各项悬而未决的民生问题,特别是长期困扰当地人民越来越严重的交通阻塞问题。”

苏仪芳。

反问反对党不好笑吗?

马青总秘书苏仪芳冀望沈志勤尊重民主精神,而且是胜者(议员)服务、败者作监督角色,而她现在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负责监督身为中选议员解决问题、服务选民。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执政党问反对党有何贡献的。”

“你(沈志勤)身为议员,拿着每个月好几万纳税人给你发的工资(温馨提醒我也是纳税人之一),还有好几百万的选区拨款,然后什么都没做,来问反对党为啥没做工,不好笑吗?”

- Advertisement -

她表示,除了恒毅分校的问题,峇央峇鲁的塞车、水灾、外劳、工作机会等民生课题,她将会一样一样“监督”。

她也说,若沈志勤想看为峇央峇鲁作出什么贡献,很简单,下一届换她做(议员),届时可看她什么贡献了。

苏仪芳也作出温馨提醒,希望沈志勤知道,她的名字是“苏仪芳”,并非“苏怡芳”,下次发文告别再写错其名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