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仁德兰批评赛夫丁以错误事实及无视历史,作为取消永久居民孩子自动获得公民权的新理由。

公民权修宪案引非议,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批评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纳苏申无视历史事实,要求政府检讨该法案。

捍卫自由律师团顾问苏仁德兰批评,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以错误事实及无视历史,作为取消永久居民孩子自动获得公民权的新理由。

他引述赛夫丁周四(21日)在国会下议院的声明,公民权修宪案将纳入取消永久居民(PR)孩子自动获得大马公民权的条款,因为该条款是于1963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作为管理新加坡人申请的依据。

他说,此规定属《联邦宪法》第二附表第二部分第1(a)条款,即倘若父母中任何一方是永久居民,他们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子女将自动成为马来西亚公民。

他认为,赛夫丁为了移除第1(a)条款,而提出的理由处在根本缺陷,因为该理由是基于不正确的事实,以及不理解原本的历史。

- Advertisement -

“首先,新加坡在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而不是赛夫丁所暗示的1963年。”

“永久居民子女的条款是通过《1963年马来西亚法令》产生,而非1965年才纳入《联邦宪法》以处理两国分裂的问题。”

苏仁德兰今日(22日)针对赛夫丁在国会下议院的发言,发文告揶揄道:”这是基本事实,部长怎么会搞错呢?”

他也说明,宪法纳入永久居民子女自动获大马公民权条款,旨在防止永久居民子女成为无国籍人士。

“而不是赛夫丁在国会的答复,即为了让持有红登记新加坡公民出生的子女,提供大马公民权。”

他补充,倘若没有为从事关键领域技术工人的子女颁发公民权,那么我国所需的技工将不会在大马定居。

苏仁德兰批评,赛夫丁试图通过获得澳洲永久居民的大马公民出生的子女,也不会自动成为澳洲公民的论述,来证明这项修宪案是正确的。

“事实上,这完全错误,因为根据《2007年澳洲公民法》第12条文,即每个澳洲永久居民的孩子,都自动成为澳洲公民。”

- Advertisement -

他反问,政府是否完全掌握公民权修宪案中的关键事实,他们是否能理解修正案通过后所带来的影响及后果?

他促请,政府以国家利益为考量,并只在修正案中纳入“母亲”一词,让大马女子的孩子能透过法律获得公民权。

“现在,政府的唯一正确做法,就是为了国家利益,撤回公民权修宪案,并仅修订外籍母亲所生子女自动获公民权的规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