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2月 29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未來的主人

- Advertisement -

文/姚育松

六州州选已经结束,相信对于希盟的支持都如释重袱,但又不免忧心,因为虽然雪兰莪、槟城和森美兰没有让国盟拿去,但绿潮的大势却也没有消失。

对比一下2018年的州选成绩,总之在雪兰莪、槟城和森美兰三州里,过去不少本来是公正党和巫统的议席都给土团和伊党拿去了,只有行动党的议席稳如泰山。

这印证了我向来对于大马政治光谱的判断,也就是大马有两个极端,行动的世俗主义和伊党的宗教主义,会投给行动党的,就不会投给伊党,同样道理,会投给伊党的,也就不会投给行动党。

所以,行动党的议席是不会受绿潮冲击的,他们顶多不出来投票,而不会去投给伊党。

但是巫统和公正党就不一样了,在2022年的大选时,主要是巫统的议席给国盟拿去,公正党倒没有太多,但是2023年的州选就不一样了。

- Advertisement -

2018年公正党在雪兰莪有21席、森美兰6席、槟城14席,2023年变成在雪兰莪12席、森美兰5席、槟城7席,流失率高达一半!

当然面对这样的成绩,大家可以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比较积极:“还好公正党也有向保守主义靠拢,安华首相就是有强调大马不是世俗主义国家,如果没有向保守主义靠拢的话,流失率就不只高达一半啰!”

第二种解释比较消极:“搞来搞去,公正党向保守主义妥协了那么多,不敢讲大马是世俗主义国家,又不敢讲大马是神权国家,结果还是流失一半的议席!”

这两种解释,哪个对哪个错,见仁见智,但不管怎样解释,绿潮的声势有涨无退,那么接下来我们的团结政府,是该继续向保守主义靠拢,还是不需要向保守主义妥协了呢?

本栏在大选前夕就已经指出,现在大马所谓的“保守主义”其实一点都不保守,所谓保守就是要维持现状,但绿潮中的伊党,他们可是要改变现状,最终目标是要完全实行伊斯兰教法的,哪里保守了?

要说真正的保守,行动党才是真的保守,当然他们保守的是大英帝国留下来的种种世俗法律制度。现在的绿潮其实就是马来民粹主义,是因为传统马来菁英逐渐失去民心而造成的。

当然这也不是一夕之间造成的,早在1980年代伊党崛起就已经有征兆,后来90年代陆陆续续一些巫统人士跑出来建立公正党,要以马来人主导的多元主义挑战巫统的单一种族主义,后来2016年又有更多巫统人士跑出来建立土团党,要建立新的清廉的单一种族主义,但如果人家认为他们清廉也就不用跟伊党抱在一起。

- Advertisement -

现在看来,公正党对自己的多元主义都没什么信心了,巫统是苟延残喘,土团是等着巫统进棺材,然后收割巫统的地盘,伊党是各方失意的马来民粹主义者流向的归宿。

现实所迫,除了行动党之外,现在任何的政党都要向马来民粹主义靠拢,很多人一直认定靠拢的方式就是要走向回教化的保守,但聪明的人总是会另辟蹊径,80年代以前的巫统可一点都不回教化,照样有一堆马来人支持。

未来如果有哪个政治家能够提出新型的马来种族主义,可能是更加多元或更加单元,但总之不是回教化的,或许能把流向伊党的马来民粹主义者拉向自己,谁能打造这个新局面,谁就是未来的主人。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营养教练
  • Insurance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HR Recruiter + Digital Marketing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850.00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