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7月 25日
主页 6州选举

第三条道路

- Advertisement -

最近6州选举即将来临,朝野政党正值剑拔弩张之际,老百姓也跟着选情而变得精神紧绷。对于绝大多数的华人同胞来说,这一次的6州选举或许是相当无奈的,因为除了希盟,似乎别无选择,不可能投相对种族极端宗教极端的国盟。或许有一小撮人,认为自己实在是对希盟太过失望,投不下这张票,最终决定不投票,或投废票,或投第三股势力如Muda。我相信这类人应该不至于破罐破摔到去投国盟,估计到最后会投国盟的华人,应该也只剩民政和马华的支持者而已。

也许为了大局,绝大多数的华人最终还是会选择把票投给希盟,但这有可能仅限于这一次的6州选举而已,如果4年后的安华政权,并无法交出一张教人满意的成绩单,恐怕到时华人会刮起一阵反风。来到了这个时间点,其实很多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现在我们是因为不要成全国盟,所以才别无选择必须支持希盟,并不是因为我们真心认同希盟的所作所为,难道我们就要这样继续让希盟无止境的烂下去吗?

这一个思考方向,会慢慢地引导华社去开始探索,有没有开拓第三条道路的可能。现在现成的第三条道路就有Muda,但无奈Muda实在太过势单力薄,目前仍然没有实力在国盟和希盟这两只大象之间分一杯羹,只能默默接受被踩死的命运。但尽管如此,仍然无阻华社会继续探索第三条道路的可塑性,甚至会变成消极的不投票或投废票。

在这里,我想提出另外一个思考方向,现在绝大多数华人想要探索第三条道路,无非是想为希盟打造一条备胎,随时可以成为希盟的替代者,顺便制衡希盟以避免继续烂下去;但其实探索第三条道路除了这个因素,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我们必须探索一条可以同时让华巫两族共同接受的第三条道路。

- Advertisement -

大致上,华人跟马来人,在看待希盟和国盟的角度上,都是天南地北的完全颠倒过来。绝大多数的华人可以接受希盟,但是完全不能接受国盟;反之亦然,绝大多数的马来人可以接受国盟,但是完全不能接受希盟。华人抗拒伊党的心态,跟马来人抗拒行动党的心态,近乎是一模一样的程度。长此下去,希盟也不可能长治久安,国盟迟早有望后来居上,所以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华巫两族都能接受的第三条道路。

所以,现在的确有必要打造一条希盟的备胎,但已不仅仅是为了制衡希盟变烂,而是打造一条全新的第三条道路,可以从国盟那边吸纳马来支持者,再从希盟那边吸纳华人支持者,从而变成一个相对稳定,并且可以长治久安的全新选项。

综上所述,想必大家应该已经有了初步概念,为何我们需要打造第三条道路?但是这个第三条道路说易行难,尤其是在打造的过程,会有投鼠忌器的顾虑,担心会因为分散希盟的票源多过分散国盟的票源,最终反倒成全了国盟,这个结果是华社最不愿意见到的。

有鉴于此,第三条道路,首战即是决战,必须确保一出手就得获胜,不让国盟有渔翁得利的机会。但放眼全国的战场,任何第三股势力都是无法在希盟和国盟这两只大象之间苟存下来的,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是,把战略目光缩小至州的级别,方为上策。

第三股势力可以在每一个不同的州,树立起一支专属该州的旗帜,用斗争州属权益的目标来区别自己与希盟国盟的截然不同。第三股势力可以以沙巴砂拉越为范本,用州属名义在每一个州逐个击破希盟国盟的根基,从而割据一方,日后加入造王者的行列。

- Advertisement -

我以Muda为例,如果Muda要想在全国的战场上打出一片天下,那是天方夜谭;但如果Muda退守柔佛,打起柔佛州属的旗帜,专攻柔佛的国州议席,或许还真能干出一些成绩来。

最后结论一句,第三条道路其实已是大势所趋,现在问题只在于应该如何催生而已。#

(作者言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