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024年 7月 14日
主页 报动视频

难民卡成双刃剑 求职难 愁温饱——罗兴亚难民之路(第六篇) (附视频)

- Advertisement -

 

沙迪史与当地长老努润伊斯兰了解罗兴亚人的困境。

报道/摄影:何湘云

持有联合国难民署(UNHCR)难民卡的罗兴亚人,虽然并不能堂堂正正的在我国工作,但是长时间生活在这里后,他们当中不少人不只是在这里“成家”也“立业”,甚至有人自己接工,承包工程自己做“老板”。为了生活,他们承包“脏”、“乱”和“危险”的活儿来做,以更低的价来接工,再找同乡一起出去开工,抢本地人饭碗。

在大马已经有26年的阿敏(40多岁),能口操流利的马来语。他说,他一直很感恩大马政府让他落脚,但是他们都是血肉之躯,持着一张联合国难民署(UNHCR)所发出的难民卡,根本不被允许在大马找工作。

他说,持有难民卡,一般的大企业建筑公司都不会聘用,虽然如此,为了温饱肚子,他还是在一些建筑工地学扎铁。

- Advertisement -

询及他在缅甸是哪一行业出身,他说,在缅甸他是一名稻农,现在来到大马就变成了建筑工人。

所以学一门粗工,往后四海为家,他与家人都有一口饭温饱肚子。

阿敏说,像他们这些无国籍的民族,没有人愿意当他们的雇主,所以他本身只有在乡区小地方承包一些小工程来做。

“如果工程需要更多的人手,我会叫3个亲友一起工作,把赚到的钱都平分给他们,一天的工资大约70令吉至100令吉不等,以日薪计算,因为不是每一天都有工作。”

他无奈的说,假如工程只足够一个人工资时,他迫不得已也要先想想家里的妻子和儿女,他也迫以无奈的牺牲他人,一个人承包起整个工程。

“我可以把自己给饿死,但孩子和妻子都需要食物裹腹。”

他坦诚说,在大马落脚多年他娶了一名罗兴亚女子为妻,并育有3名年龄7岁、9岁和10个月大的孩子。

他计算说,一个家庭一个月的费用需要2000令吉至3000令吉,单是屋子租金已经600令吉,包括水电费。

“2个孩子的补习费160令吉、车费回程一趟每月50令吉,包括学费等,都需要350令吉。”

他说,在没有工作时,让他相当无助,但也没办法,只有向同乡借钱。

暴乱中亲人失散身亡 举目无亲下单独来马

“宁做太平狗,莫做乱世人”。阿敏透露出“无根人”的暗淡人生,在他一双空洞而迷茫的眼神里透露出,有家人的地方,四海都是家。

他想起缅甸这个不像家的地方,双眼通红的指出,忆起缅甸让他心碎,家园和教堂都被神手铲为平地及烧毁,家人也在暴乱中四处逃散或身亡,在举目无亲之下,1997年单身一人来马。

莫哈末拉欣对于自己没有工作一事感到很忧愁,家庭经济陷入困境。

为如何养活妻儿发愁

莫哈末拉欣(32岁)说,他与妻子育有3名孩子,他在大马工作和居住已经有10年了。

他表示,现在他们几个友人都对着家庭经济发愁,因他们是难民身份,要到外找工作很艰难。

原任峇眼达南州议员沙迪史

抢饭碗引本地人不满   建议制定难民政策

沙迪史强烈要求大马政府制定一个“难民政策”来管制难民问题。

原任峇眼达南区州议员沙迪史指出,在峇眼达南州选区,有罗兴亚人在当地经营生意,甚至与大马人承包商抢饭碗,引起本地人的不满。

他举例,3000令吉的承包小工程,他们出价1500令吉把工作抢走。

他说,本地承包商买建筑材料和申请证件都需要缴税给政府,自然成本比较高,但是罗兴亚人用自己的途径逃过缴税,可以开出更低的价。

沙迪史指出,峇眼达南州选区约有1000个罗兴亚家庭,一个家庭有5至6个成员,所以估计计算最少有5000人。

他认为,大马应该有难民政策,这样政府才能更好的管制罗兴亚人的问题,比如限制工作的领域,居住的地方,包括教育等。 他说,目前大马并不是《难民公约》签署国,并没有义务接收罗兴亚人。我国是因人道主义敞开大门协助他们。

逢周六和周日峇眼达南村的路口有间罗兴亚人经营的小档口外就停满摩托。

对付犯法罗兴亚人

他说,也因为我国没有“难民政策”,导致执法单位变成“无牙老虎”。罗兴亚人在他们聚居的村内组“罗兴亚村”,违法在公路上驾驶,甚至不用纳税给政府就在大马经营起小本生意,只要他们一亮出保命符(联合国难民署难民卡),执法单位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他说,移民局的法令很弱,无法针对持有联合国难民署难民卡者采取行动,包括逮捕、拘留及提控等,所以对方怎样犯错执法都拿他们没办法。

他说,难民事件已经造成了大马的负担,但是联合国难民署没有采取任何对大马有利的行动,所以我国必需在不影响难民的基本生活条件下制定“难民政策”。

他直言罗兴亚人在我国不被允许拥有自己的交通,但是交通车卡的拥有人则是本地人,驾驶人士竟然是罗兴亚人。

威省市议员黄咏玮

应给罗兴亚人更好庇护  别让他们活得像过街鼠

黄咏玮:即然打开门让罗兴亚人获得庇护,就必须拟定好政策去保护国人的安全。

威省市议员黄咏玮认为,我国政府应该给罗兴亚人更好庇护,而不是让罗兴亚人活得像过街老鼠。

“持着难民卡要工作不能,也没有设定的地方安置他们,让他们四散到大马各社区和乡区,日久肯定会产生一些民生课题。”

- Advertisement -

他说,当生活把人迫到眉间时,为了一家人温饱肚子,想歪路了就走旁门左道去犯法。

他建议政府允许一些领域聘用暂居大马的罗兴亚人工作,在工资方面也有一个可让他们糊口养家的价码,而不是使用执法将他们逼入死胡同。

他提起外劳犯罪的事项,罗兴亚人都会被牵连在内,在大马国家外籍人士犯罪可以被遣送回国,但是如果罗兴亚人无法回自己的国家之际,其他国家也把他们当人球踢来踢去。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