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6月 20日
主页 北马新闻

障友仅靠福利金打工钱过活 继父亲母索钱不果赶他出家门

- Advertisement -

菲祖艾米(左)指莫哈末(化名)被允许长住在收容所。

身体残缺者虽获福利部每月的津贴,但这项生活的辅助,却成了障友被赶出家门的祸根。

一名来自太平甘文丁的20岁障友莫哈末(化名),由于无法满足嗜毒继父及母亲的需索无度和伸手要钱,最终被赶出家门。

目前寄居在太平无产阶级福利组织的收容所的他说,在福利收留所住了一年多,得到比家人更完美的待遇,但内心却仍非常渴望可回到家人身边。

他表示,其实本身非常想念家人,包括妈妈和2位妹妹,尤其是开斋节时期,想念家的感觉特别强烈,虽对母亲及继父感陌生,但并未因此怨恨他们,尚期盼有朝一日可与家人同住。

他也始终认为与母亲血浓与水,并表示自小就被送往宗教学校寄宿,直到12岁才回家,过后父亲逝世,在年前嫁给继父,而继父是一瘾君子,且无业。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母亲平时替人洗屋赚取低微的收入作为家用,母亲与继父常会向他索取障友的津贴,及他课余打工赚的钱,若他不依从,彼等会用各种方法对付,包括禁食,拒载他到校上课或工作等,让他感到难受。

他继说,特别是在疫情期间,由于没有固定的工作及收入,母亲及继父索取不果后,对他的态度更变本加厉。

他也指,去年1月14日他被赶出家门后,被带到太平无产阶级福利组织的收容所,这里虽像天堂,但依旧深感缺乏来自母亲的爱。这些年来,在收容所居住,母亲未曾到来探望,故相信本身已被母亲抛弃,但无论如何,还是会原谅她的。

他坦言,在自已未有独立经济情况,也不敢回家,但也选择忘记母亲及继父对他不友善的对待,只专注于自食其力的自立更生,并说,目前待业的他,暂时在餐厅工作,无论如何,盼可早日找到稳定的工作。

福利收容所居住者 身份形形色色

收容所负责人菲祖艾米说,该收容所是于2020年成立,可容纳多达70人住宿和6名看守人员。

他指出,在收容所居住者的身份形形色色,包括吸毒、借贷、生活失意者、无家可归的街友,甚至是旅人,都可在这里歇下脚步整理情绪 ,并说,这里的团队有律师,警察,医生及各阶层人士的义工,且提供心理意识相关的咨询服务。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位于新板律的收容所也可是一位旅人的驻足转站,也是面对生活困境的庇护所。

“但这些入居者,需可自理,不吸毒及愿意自食其力的工作,是提供一个短暂的居住,但莫哈末的情况较为特别,由于他是障友的身份及特殊的家境困忧,故允许长时间的居住。”

他强调,莫哈末寄居住在该处是受到保护的,彼等并无阻止其家人前来探望,但不能对他做出伤害,更不可干扰他的居住安全。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Curated Store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立即申请
  • HR Recruiter + Digital Marketing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850.00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