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7月 25日
主页 国内新闻

林冠英:国盟来势汹汹 槟希盟不可轻敌

- Advertisement -

独家报道:王义展、摄影:陈友晋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林冠英披露,伊斯兰党在来届州选瞄准槟城10多个州议席,如果再加上6个混合结构的州议席沦陷,槟州政权就会落在国盟手上,所以槟州希盟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迎战,不可轻敌!

“槟州执政党和人民都必须具备危机感,一起在州选捍卫槟州政权!”

林冠英呼吁槟州人民齐心合力捍卫槟州主权。

他说,面临来势汹汹的国盟,千万不可以大意,一些人认为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受欢迎,所以槟城不必担心州选,问题是,受欢迎程度是否可转换为公正党的选票?峇东埔国会议席的选举成绩就令人吓了一跳。

他另举一个例子说,巴东色海国席选举,国盟候选人拿督阿兹曼高达1万6260多数票中选,那是因为马来票一面倒向国盟,华人投票率低。

- Advertisement -

“槟城的40个州议席当中,有15个马来区,6个混合区,如果游子不回乡投票,结果就会好像巴东色海一样,应该赢的选区也会输掉。”

他提醒非穆斯林选民,当今绿潮已经直接威胁国家,所以千万别大意,必须保住槟州主权,才能保住本身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传统。

土团党宣传主任旺赛夫数天前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国盟有信心在来届6州选举横扫5个州议席,即吉兰丹、登嘉楼、吉打、森美兰和雪兰莪。

但是,林冠英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反驳旺赛夫,他说国盟不可能赢得森美兰州政权,反而可能夺取槟州政权。

“国盟在森美兰,连一个议席都没有,从何谈起执政森州?曾任森州大臣的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在当地很强,国盟很难入侵森州。”

他说,除非森州的希盟和国阵分裂,出现三角战,否则国盟不可能夺下森州政权。

“但是森州不可能出现三角战,在团结政府和国盟对垒的情况下,国盟最多只能在森州赢得几个议席而已。”

指为党撒谎可被接受  “伊党的话不可信”

此外,旺赛夫受访时说,马来西亚每个州属都有本身的特色,每个州的人民期许也不一样,所以不能统一治理每个州属。

“国盟的嘴,骗人的鬼。”林冠英反击:“如果国盟认为每个州属的氛围不一样,为什么伊斯兰党峇东埔国会议员莫哈末法瓦兹去干涉商场进行的啤酒促销活动?”

他说,如果国盟执政槟州,肯定禁止理发院同时提供男女理发服务,戏院也必须男女分开坐;如果伊党当政府,Blackpink肯定不能来马来西亚开演唱会。

“吉打州的神庙将如何酬神?难道现场要挂上大横幅遮住舞台,以封闭模式让善信参与?”

他说,更严重的是,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竟然质疑槟州主权。

“联邦宪法第1条文阐明,马来西亚是由13个州组成,槟城是其中一个州属,若质疑槟州主权,等同质疑联邦宪法。”

他谴责沙努西不把槟州元首放在眼里,也不尊重国家元首。

他也指出,伊党的话根本不可信,因为曾有伊党领袖表明,若为了党而撒谎是可被接受的。

“把说谎合理化,绝对不是伊斯兰教的教义,伊党已经把宗教政治化了。”

他说,现在伊党谈的是政治,他们已不能代表宗教。

“例如,霹雳州伊斯兰党主席拉兹曼因早前说,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向首相安华道歉。”他说:“但是,拉兹曼最后却在庭上,因本身第15届全国大选期间,指责首相安华纵容同性恋、异性恋及变性(LGBT)行为的言论,向首相道歉。你说,伊党的话可以相信吗?”

他说,伊党是一个卑鄙的政党,不择手段,说谎不当一回事。

1%选票也勿投伊党  若掌槟非穆将受歧视

林冠英谴责伊党分裂国民,譬如,伊党甲抛峇底国会议员西蒂玛丝杜拉透露,有位槟州国盟年轻候选人指非穆斯林选民忘恩负义。

“西蒂玛丝杜拉说,部分非穆斯林选民忘恩负义,需要服务是找他们,但是票却没有投给国盟。”

林冠英提醒槟州希盟不可轻敌。

“但是,身为一位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就必须照顾全民,不管该选民是否支持我们,都必须不分政党、种族和宗教照顾他。”

“因此,可以看出,如果伊党在槟州执政,非穆斯林将受歧视,被排斥。”

他说,伊党十分危险,不但欺负非穆斯林,还把女性当货物,歧视心态十分变态,1%选票也不可以投给他们。

他指出,伊党也经常提出莫须有的指责,比如发表贪污根源是非穆斯林和非土著的言论,而且大屠杀异教徒的倡议者,也没有被对付。

“非穆斯林不是二等公民,为了保持非穆斯林的国民地位,我们必须捍卫槟州政权,不能让它沦落到伊党手上。”

他也强调,希盟要对付的是伊斯兰党,不是伊斯兰教。

“令人不理解的是,还有一些非穆斯林政党忘记祖宗,准备与伊党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他呼吁人民疏远忘记祖宗,为了私人利益而助纣为虐的政党。

伊党执政州治理差  揶揄“共同繁荣”变共同贫穷

针对慕尤丁所提倡的“共同繁荣”,林冠英揶揄到时只会变成“共同贫穷”!

“伊党执政的州属,治理很差,贫困落后。”

他说,如果伊党执政多个州属,这些州属最终将“共同贫穷”。

“届时,不只是非穆斯林,州内的穆斯林也生活在痛苦中。”

他谴责慕尤丁曾提出的犹太的阴谋,以及“希盟试图推进马来西亚基督教化”的言论,旨在煽动人民互相憎恨。

“新冠疫情期间,我国人民最辛苦的时候,土团党却在2020年接收1亿816万令吉的赞助和捐赠,而在2021年更多,达到1亿4764万令吉。”

他炮轰土团党短短2年搜刮了国家约2亿5600万令吉。

“土团党已经变成全球最富有的政党,第15届大选期间,国盟在峇眼国会选区挂上的海报海比我多,在一个胜算如此低的选区,国盟也能这样砸钱,可见土团党有多富有。”

- Advertisement -

他也指责国盟在疫情期间推出6000亿令吉的经济刺激配套,结果我国经济完全没有好转。

“国盟胡乱实施行动管制令,与伊斯兰党禁止这个禁止那个的手法如出一辙,结果导致商家生意严重损失,人民破产。”

他说,国盟治理无方,不懂得搞经济,却整天推崇走火入魔的极端宗教和种族主义,这种政治联盟怎么可以支持?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