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2月 22日
主页 国内新闻

《绿潮袭州选》专题系列三(完) 姚育松:民主从不是关键词 全面伊斯兰化才是伊党目标

- Advertisement -

报道/本报专题小组

姚育松博士指出,大马在数十年前并没有这样伊斯兰化,是伊党和巫统的竞争关系,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对于伊党的扩张,一个在大家脑海里萦绕不去的问题是,如果伊党执政,真的必然会毫不妥协地推行伊斯兰法吗?或者说如果他们在吉打、吉兰丹及登嘉楼之外,侥幸拿下其他拥有许多非巫裔人口的州议会后,难道他们真的会毫不顾忌非巫裔人口而实施各种伊斯兰教法?

“电影院”在伊党执政的州属向来很难存活,要么完全被禁止,要么亮着灯男女分开坐。若希盟执政的三州在未来的州选中无法保持以往的优势,有关州属的电影院可以预测将无可避免地被开刀。(网络图)

比如说禁止电影院,就像在吉兰丹那样?还是电影院内男女分开坐,像登嘉楼?还是公开鞭刑,像吉兰丹?还是罚未婚先孕的女性坐牢,像登嘉楼?还是全面禁酒,像吉兰丹和登嘉楼?

会不顾忌非巫裔而实施伊教法

曾在广东中山大学研究政治哲学的姚育松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说,对于了解伊党历史及意识形态的人来说,答案是很明显的,那就是肯定会。就像在2018年它与巫统结盟拿下彭亨,它就以它在彭亨州议会的8席,去推动电影院内男女分开坐的法律,虽然巫统没有理会它,但是也请不要乐观地以为,它激进的立场总会遭到温和马来人的抵制。

- Advertisement -
峇东埔新任国会议员日前踩到商场上,向管理层要求不要公开卖酒。向来鲜少遇到如此事件的槟城非穆斯林,无不对此事感到震惊!(网络图)

“因为翻看历史,就会发现其实在1970年以前,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氛围根本不是像今天如此严肃的。是伊党不断地拿着伊斯兰教神圣的法律,站在道德制高点不断地谴责巫统,使巫统不得不主动地推动部分的伊斯兰教法律,好安抚被伊党挑起的穆斯林的愤怒,才会使马来西亚越来越伊斯兰化。”

他称,这是一个谁比谁大声、谁比谁激进的游戏,而伊党永远是最大声,最激进的,因为它自始至终不会放弃全面实行伊斯兰教法的政纲,而只要其他政党也跟着起哄,就算本来也只想过过场子,实施几个无关痛痒的伊斯兰教法来塞住伊党的悠悠之口,但伊党是永远不可能满足或软化的,除非让它执政去完全伊斯兰教化马来西亚。

本质如同革命政党  伊党使命按伊教法改造大马

“为什么伊党会如此强硬?因为伊党的本质如同革命政党,它的使命是为了按伊斯兰教法改造马来西亚,而不是代表大多数选民,民主从来不是它的关键词。”

执政了数十年的国阵因卷入贪污腐败而遭到马来穆斯林的唾弃,强调廉洁的伊党因而成了替代选择。(网络图)

他指出,伊党目前的意识形态有三个源流。第一个源流是1930年代开始的反殖民独立运动。在1947年诞生,由宗教师组成的马来亚最高宗教理事会,他们当时民族主义就已经主张由宗教师代表马来人的利益。

“第二个源流是1920年代从埃及开始,影响到全球伊斯兰世界的穆斯林兄弟会运动。在1948年受到启发而在马来亚成立的马来亚穆斯林党,向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看齐,主张在马来亚建立伊斯兰教国家,彻底实行伊斯兰教法。”

“第三个源流是在1950年代伊党成立后,在与巫统斗争中渐渐总结出的选举经验,就是认定巫统代表的马来人路线不够纯洁,是堕落和腐败的。”

经70年选举淬炼  伊教主义成有根有地革命队

姚博士认为,这三个源流汇成的伊斯兰主义,如果没有一个政党机器去支撑,了不起就只是一股飘在空中的宗教热忱或激进想法而已,但经过70年的选举淬炼和政党成长后,这股伊斯兰教主义在马来西亚已经成为有根有地的革命队伍了。

伊党日渐强盛,非穆斯林履行生活习俗的空间就越来越狭窄。伊党祭出一系列的禁酒、禁赌政策,已经引起了举国的关注。(网络图)

“首先,伊党内部有宗教师组成的长老协理会来领导伊党,这保证了它不可能向世俗主义妥协,因为宗教师的权威完全建立在他可以解释伊斯兰教法,按伊斯兰教法审判谁对谁错。而世俗主义至多只能承认宗教师的权威仅限于宗教事务上,而这就已经是马来西亚的现状。如果伊党接受这个现状,那么伊党也就没有奋斗的理由了,宗教师们也就不需要组织一个政党去维护伊斯兰教法。换句话说,现状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伊斯兰教的权威被剥夺,对他们而言,现状是不正义的,而他们也只能要改变现状。”

其次,伊党透过青年团,已经建立了一个全包式的服务系统,伊党有自己幼稚园、小学和中学,有自己小企业互助会和救济部门,还包办相亲配对。这使得它可以建立一支专门为伊党斗争的革命干部队伍。这些干部不需要担心政治上的失败,以及随之带来的经济损失。因为不管是中选还是没中选,反正伊党会包办他们的生活起居,他们只要全力去为伊党斗争就可以了。这也使得伊党的青年干部,比起中老年的干部更加激进。

他说,因为对于伊党支持者来说,青年干部实力的证明,主要不是看他能否中选,而是看他立场的坚定。立场坚定而不中选,那不是他的问题,而是选民的问题,认识不了神圣伊斯兰教法的真理,不能选择致力于推动真理的伊党候选人。立场不坚定而中选,那可就大事不妙,那可是会让伊党整个堕落的内部暗钉。

他解释,这也就使得青年干部整体地激进化,谁要是向外部妥协,谁就是信仰不坚定。不得不说,对于拥抱世俗主义的人来说,伊党的斗争,他们的确相信全面实行伊斯兰教法是正确而不可妥协的,因为伊斯兰教法本身体现神颁布的真理,要求完全实行神的真理,怎么会有错呢?

针对选民抗拒伊教法   认为是社会经济结构问题

“也就因此,在选民抗拒伊斯兰教法这件事上,他们的认知是,这是社会经济结构的问题,他们认为资本挂帅的社会和世俗的国家政权会自然地抗拒伊斯兰教法,而这是环境的问题。”

他说,这也就使得他们坚信,只要环境改变了,他们必定会胜利,因为没有了资本和世俗政权的威胁,正常的穆斯林怎么会抗拒伊斯兰教法呢?而也因此,当他们中选后,他们会把胜利看做选民释出可以接受伊斯兰法的信号。

“面对现在伊党大胜的局面,或许投伊党的选民只是当作对巫统的报复及惩罚,他们可不会承认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完全的伊斯兰法,但对于伊党的支持者来说,可不是这样看的,他们会认为,广大的穆斯林选民终于看清由巫统代表的腐败马来人路线,弃暗投明,转向选择由伊党代表的纯洁坚定的穆斯林路线。”

“而这就是为什么说,只要给伊党拿下议席,就算再少,他们也会争取扩大伊斯兰教法的实施范围,而一旦法律通过了,那就是不可逆的。50年来马来西亚越加伊斯兰化,已经是个代价极大的前车之鉴了。”

伊党坚持透过选举夺政权

另一方面,针对先前提及伊党是个革命政党,而说起革命政党,读者或许或联想到共产党,为免混淆,姚育松博士特别解释:

“举凡主张改变现有国家体制的政党,都可看做革命政党。革命在政治学上的概念,起源于法国大革命。200年前法国人推翻君主制度,建立共和制度,这就是革命。在中文里,尽管在文言文中是指改朝换代,但在现代中文的使用,还是起源于100年前孙中山主张的‘革命排满’,也就是推翻满人君主政权,建立汉人共和政权,同样是指改变现有国家体制。”

他说,伊党的目标是完全实行伊斯兰法,而伊斯兰法只能由宗教师解释,那么如果真的实行了,那宗教师必定会垄断法律的解释权,成为最高权威所在,因为伊斯兰教法无所不包,无所不管。这就是为什么伊朗革命后,由宗教师组成的专家会议能成为最高政治权威集团,选出最高精神领袖,而尽管总统是民选,但最高精神领袖能推翻总统的决定,因为最高领袖可以解释什么是合法或不合法的。这种双首长制,与伊党内部的权力机制是如出一辙的。

- Advertisement -

“共产党在没有取得政权的时候,它肯定是革命政党,它主张消灭私有制就是改变现有体制。但伊党与共产党只有在改变现有体制这件事上一样,而因为目标相同,两者所做出的事可能会有雷同,例如有专业的革命干部队伍。但两者的手段毕竟不同,伊党始终坚持透过议会选举取得政权,共产党是使用武力推翻政府,两者是绝不相同,不可混淆的。”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