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4年 2月 29日
主页 国内新闻

【聯訪魏家祥(中)】批領袖聲音比行動黨還高漲 痛心籌組政府過程遭黨員誤解

- Advertisement -

农历新年前夕,魏家祥(左5)接受本地中文媒体联访,并向各报读者拜年。

报道:陈志玮

面对党员误解,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直言:“其实,我很伤心和痛苦!”

魏家祥表示,由于他与丹绒比艾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升是在国阵旗帜下胜选,因此从未发表“马华要退出国阵”的言论。

“我们也完全明白国阵所做出的决定,任何国阵旗帜下中选的议员,如果跳槽或背叛选民须赔偿1亿令吉。我们不可能有1亿令吉,我们会签署宣言,旨在表达我们对国阵的忠心。”

无论如何,他表示,既然国阵已经做出决定,那么就不要再回顾过去,尽管当中可能存在缺陷,但现阶段是得让政府能够有效发挥。

- Advertisement -

“这个过程中,马华所做的决定是跟国阵议案没有相违背,我们问心无愧。”

魏家祥接受本地中文媒体联访时更坦言,马华党员批评党领袖的声音,比起行动党员还高涨。

他举例,民主行动党在筹组政府的过程中,该党从未发表任何攻击马华的声浪。

“我佩服行动党,因为在组织政府的那几天,行动党没有一句话是攻击马华公会,他们的一致性是不要搞这些动作。”

“突然间,我发现到,我们(马华)自己骂自己的人特别多,而行动党的方向是一致性的。”

“马华的(党员)会开始先发飙、先骂,有时候我们真的是是很无奈。那一刻,我和黄日升的想法是‘输了反而没有那么大压力,胜了面对更大的压力‘。”

魏家祥:面对党员误解,其实,我很伤心和痛苦!

若要“功成身退”是很容易

面对外界的误解和质疑声浪,魏家祥表示,若他要“功成身退”是很容易的决定,既然已经熬过最辛苦过程,何不继续坚持挺下去!

他说,2018年对马华来说是最艰辛的过程,当时他是马华硕果仅存唯一一名国会议员。

“当时没有其他人,我都能坚持下去做反对党,而今天的情况还不至于到那么惨,至少我还是政府的一员,只是没有在内阁阵容。”

“我相信很多马华党员,也不会想要我们入阁,要我们丢掉这个包袱。果真,我们做到了!”

回顾参政道路,魏家祥表示:“我想我是幸运的,至少没有其他人像我一样,在每个阶段都有着不同的历练。”

他说,他是于2004年首次披甲上阵,代表国阵攻打柔佛亚依淡国席,而当时也是国阵的辉煌巅峰史,在国会下议院219个国席中,横扫199个国席。

“我第二次中选,便受委为最不想做的副教育部长;第三度中选时,马华起初决定不入阁,随后决定入阁后,出任负责华人事务的首相署部长。”

他忆述,担任首相署部长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历练,毕竟当时他负责的事务是华人新村、华人中小型企业事务及华人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计划。

“2018年的大选,我完全想不到最终能够以303张多数票,成功守住亚依淡国席。”

“当时的马华奄奄一息,我们遭人辱骂,让我体会到何谓‘人走茶凉‘,我还记得当时我的脸书充斥900多则被人诅咒的留言。”

“所幸,这些我都熬过来了。到了2022年,最不想发生的悬峙议会,竟然也给我碰上了。”

“这一次我既不是反对党,也不完全是能够影响决策的执政党,对我来说也是新的角色和新的体验。”

将重心栽培新领袖

面对未知的未来,魏家祥表示,现阶段他将重心放在培育马华新领袖,以便能够接下领导棒子。

“如果马华要翻身,需要看未来局势发展,接下来的6州选举牵动着政局,这都有待我们观察。”

“同时,也要靠我们的指挥来逐一化解每项挑战。过程中,有伤心也有百般无奈,但是政治就是这么现实。”

“去年的大选,我多么希望马华能够赢得7至8个国席,至少能够有二线领袖让他们顶替。”

他披露,未来马华将积极培训新人,并且进行组织改造,以及善用新媒体来接触年轻选民。

陆兆福(右3起)代表团结政府,移交4000万令吉拨款给拉曼教育信托基金局主席魏家祥。左起拉曼校友联合会主席丹斯里陈广才才及拉曼理工大学理事会主席丹斯里廖中莱;右起拉曼理工大学校长李仕伟及财政部副部长沈志强。

加入团结政府放下过去争端

马华非仇视行动党,加入团结政府意味已放下过去争端。

这个月17日,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交通部长陆兆福到访拉曼理工大学,更获得马华现任总会长魏家祥和前任总会长丹斯里廖中莱和前任署理总会长丹斯里陈广才的热烈迎接,向来在政治上交锋的两个政党,上演“世纪大和解”。

对此,魏家祥表示,自国阵宣布支持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后,马华已不再追究过去的争端,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优先。

“我承认我和行动党领袖有过联系,有时候他(陆兆福)会打电话给我,有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他,马华新春团拜我们也发邀请函给他。”

他更披露,去年11月杪和12月初,陆兆福赴砂拉越向砂拉越政党联盟和砂政府公开道歉,以及陆兆福宣布行动党无条件支持安华任相,甚至可以不入阁时,他曾致电陆兆福询问当时的情景。

“他(陆兆福)去砂拉越的时候,我也跟他说‘你知道国家需要的是什么’。”

“我曾发信息给他说‘嘿,老兄,你们得到这么多华人票,你不可能说不加入联合政府,你们(行动党)必须要有人代表华社的声音‘。”

他相信,随着团结政府上任,如今马华和行动党将朝更积极的方向发展,若两党能够为民族、社会、社群做出贡献,马华也无任欢迎。

定位为监督指导

国阵沦为反对党后接过领导棒子,魏家祥将本身定位为监督指导,竭尽所能为华社付出。

魏家祥表示,他是在2018年11月,即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败北后,出任马华总会长。

他说,当时国阵已表明将做好反对党角色,直至2020年2月杪,当时的首相敦马哈迪宣布辞职后,身份才有了转换。

“希盟会丢失政权,是因为马哈迪辞职。如果马哈迪不辞职,何来发动喜来登政变?”

他也表示,马华重新入阁后,政府不仅重新批准拉曼理工大学拨款,也维持制度化华小拨款和提供独中拨款。

“在这30多个月内,拉曼共获得1亿4000万令吉拨款,政府也提供独中总额3000万令吉拨款。”

“当时,我们告诉学校董事部,拿到政府拨款后,不需要大张旗鼓公开感谢。”

- Advertisement -

“过去3年来,马华在建立全新华小和搬迁华小事宜上,直接向财政部索要6000万令吉拨款。我们也没有劳师动众,更不需要公告天下。”

他也表示,马华虽然支持团结政府,但并未入阁,因此只能成为执政集团的一颗“良心”。

无论如何,魏家祥强调,马华不管是在朝在野,都不会放弃为华社做出贡献。
#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