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23年 2月 06日
主页 国内新闻

成第三势力或入联盟 民政从不忘初衷

- Advertisement -

独家报道:王义展、摄影:陈友晋

也许很多人已经忘记,民政党当初为何要脱离国阵?同样的,相信很多人也记不起来,民政党为何要加入国盟?民政党署理主席兼槟州主席胡栋强指出,民政党从来没有忘记初衷,一直与人民站在一起,无论是成为第三势力或身处任何阵营,都秉持党的原则为人民斗争!

“民政党以第三势力的姿态出现,或加入任何政治联盟,都是从同一个考量角度出发–民政党要怎样才能为人民做更多事?”

胡栋强说,民政党一路走来,无论是成为第三势力或加入政治联盟,都不忘初衷。

他说,如果第三势力的民政党能够捍卫人民的利益,那么民政党就以第三势力的姿态出现;假如民政党必须加入联盟才能有效为人民斗争,那么民政党就会选择加入联盟。

- Advertisement -

“当初脱离国阵,也是民政党无法再忍受国阵的贪污腐败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政党,我们逼于无奈,唯有离开国阵。”

回忆往事,胡栋强记忆犹新,民政党脱离国阵的导火线可追溯到2006年9月槟州时任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出席首相阿都拉主持的巫统丹绒区部党所开幕时,不仅受到区部主席拿督阿末伊尼哈惹公开轻蔑,在演词中完全不称呼许子根外,浮罗山背巫青团更拉开7张指责许子根忽略槟州马来人的橫幅。

“在一个首相和槟州首长出席的场合,巫统的行为十分无礼,简直是目中无人!”

“即使在308大海啸之后,升旗山区会主席阿末依斯迈在峇东埔国会议席补选称华裔为寄居者,槟州巫统党员甚至当众撕破许子根的海报并用脚猛踩。”

胡栋强当时是槟州民青团秘书,他说,民青团对于巫统的狂傲、野蛮、贪污无法再忍,马上与巫统升旗山区部绝交。

追求平等团结大马

“在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是时候退出国阵了,民政党不可以与巫统这个贪污野蛮的政党继续合作。2018年6月23日,民政党终于退出国阵,因为民政党追求的是一个平等和团结的马来西亚。”

他说,当时民政党退出国阵的决定,符合人民在2018年大选后的新愿景,该党一致认为必须制定新方向,扮演独立政党的角色,并作为有建设性的反对党。而且,一直以来,民政党都认为政治理想主义和廉洁是最自豪的资产。

“在国家成立初期,民政党是我国政治中的自由主义、多元种族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先驱。脱离国阵后,我们将再次重现我们的角色。”

脱离国阵后支持度上升  人民竖拇指赞勇敢

胡栋强说,民政党成为第三势力的决定,在丹绒比艾补选中,被证明是正确的。

“在丹绒比艾,咖啡店的顾客看到我们的党员都竖起拇指夸赞我们勇敢,还请我们吃东西。为期10天的政治座谈会人潮拥挤,我们的候选人温蒂演讲时,还有支持者给她斟茶递水。此外,我们的筹款成绩也相当不错,有一晚在小贩中心筹获2000多令吉。”

“可惜,投票日倒数3天时,选民说要集中火力投票给国阵,所以不能支持民政党了。无论如何,民政党也在这场补选获得接近2000票,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吸取了丹绒比艾的教训,民政党也意识到需要马来选民的支持,所以决定加入国盟。

与国阵作风不同  认同国盟清廉路线

胡栋强说,民政党加入国盟,因为国盟与巫统打压其他国阵成员党的作风十分不一样,前首相慕尤丁是一位聆听意见的领袖。

“例如,净选盟展开穿黄衣行动时,民政党要求国阵别搞对抗,但是巫统仍派出红衫军,根本没有把成员党的话听进去。”

民政党成为第三势力或身处任何阵营,都秉持党的原则为人民斗争。

他说,慕尤丁十分尊重国盟各成员党,每次开会都聆听各成员党的意见后才作考量,也经常采纳民政党的看法。

胡栋强说,民政党也非常认同国盟的清廉政治路线。

“民政党本身就是一个廉洁的政党,从村长到首长都没有贪污的记录,我们的党员和领袖,连被叫去反贪会问话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敢很骄傲地说,民政党员走路抬头挺胸,不怕被人骂贪污。”

另一方面,民政党目前面临政敌的调侃,是如何与伊党合作?胡栋强说,民政党在国盟旗帜下,与伊党结盟,不意味该党不会对不利人民的课题或言论低头。

“我们比马华或行动党,更敢于向政治联盟的成员党说“不”。只要是有事实根基的课题,我们从不逃避。”

他说,或许很多华裔同胞较少阅读伊斯兰党的Harakah,事实上,胡栋强经常成为该报的专栏作家或领袖抨击的对象。

“这也印证了,民政党的意见有被他们关注到,否则他们为什么会反击我的批评言论?”

秉持林苍祐冒险精神 退出国阵继续斗争

民政党1960年代由林苍祐和一群专业人士组成,于1969年夺下槟州政权,槟城从此与民政党捆绑在一起。加入国阵后更是如虎添翼,持续往其他州属扩张。

但是,日后巫统逐渐独大,国阵唯有以巫统马首是瞻。民政的崛起也是马华不乐见的。再说,国阵的基础成员党都是族群政党,民政党虽然说是华基政党,但实际上並非华人政党,只是按党员比率而言,党內华裔党员佔多数而已。

随着巫统的势力越来越庞大,多元的民政党待在国阵里头,但也愈来愈多限制,影响力难以拓展。

胡栋强希望槟州人民把民政党候选人送入州议会。

马华在1999年大选后趁着优势,想夺回槟州政权,无奈槟州早已成为民政党的”固打”,马华这个老牌政党也无能为力。

直到2008年的反风撼倒民政党,失去槟州政权后,民政党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后来更与老大巫统发生冲突,最终脱离国阵而去。

- Advertisement -

胡栋强说,民政党退出国阵另做打算,让人想起当年林苍祐退出马华,成立民主联合党的往事。

“也是林苍祐的冒险精神,使得民政党在槟城打倒马华,一跃成为槟州执政党。”

“民政党不向巫统屈服,坚持创党时期的冒险精神,退出国阵继续我们的斗爭。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Sales Associate
  • Retail
  • Petaling Jaya
  • MYR 1.8K /Month
› 立即申请
  • 补习中心助教 Teacher Assistant
  • Education
  • Ampang
  • MYR 3K /Month
› 立即申请
  • Sales Executive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4.5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5K /Month
› 立即申请
  • Business Development Executive 业务发展销售员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4.5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Programm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Business Development Executive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2.5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5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Customer Service
  • Operations & Admin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Service Crew
  • Food & Beverage
  • Kuala Lumpur
  • MYR 2.7K /Month
› 立即申请
  • Admin cum Account Executive
  • Office
  • Cheras
  • MYR 3.1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Day
› 立即申请
  • Assistant 小助理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Online Sales & Marketing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Sales + Customer Services
  • Office
  • Kuala Lumpur
  • MYR 2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