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伟豪(左起)在王松富及李美玲的陪同下,现身澄清本身不是缅甸KK园丘猪仔集团的“无间道”。

“我不是猪仔集团无间道,我也是受害人之一,本身是在家人筹款缴付5万令吉才得以获释!”

曾经在缅甸妙瓦迪KK园区受困约6个月的秦伟豪周四(1日)在国民团结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王松富的安排下,现身记者会针对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与另3名获救猪仔指控他是猪仔集团的“无间道”发出澄清声明。

他强调,本身也是被卖的猪仔之一,受困在园丘期间,曾经面对身体与精神上的惩罚,并且曾与另2名男子共谋逃生之计,但是却被人为了1万人民币的举报奖金出卖,结果被集团关押、吊打长达15天。

他坦承,为了逃离园丘,他与另2名同伴各别向大使馆、警方及国内的人民代议士,包括黄家业求助。

- Advertisement -

“当时,代议士也要求我们在园丘里帮忙找一些失踪者,我都有帮他们找人,包括谢旻容;我在园丘内曾看到一名女子。不过,基于对方戴口罩,我只能确认有80%是她。”

“针对黄家业指,曾在求助后失联一段时日,较后才再现身的说法。其实那段时间,我是被集团关押及吊打,直至15天后才被放出来,现在眼睛和脚踝都留下后遗症。”

原本是一名主持人的秦伟豪(36岁,外号诸葛亮)讲述,本身是于今年1月份应“老板的助理”招聘而被骗到缅甸KK园丘,并且被安排负责诱骗受害人到园丘。

“我本身是不愿意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第二个月开始,集团就开始给压力,如果不能招到2个人到来,就会受到对付!说实话,表面上,我功课依照指示做,但是,一旦有人应聘时,我都会坦白向对方说明,甚至以不符合条件拒绝对方的申请。”

他强调,在集团的压力下,他决定招聘自愿到缅甸园丘工作的人士。

“在园丘的6个月期间,我只招到一名男子,在招聘时,我坦白向对方讲解工作性质,并且要他深思。因为我们所招聘的职位是行诈,一旦应征者踏上往园丘的路上,就要为本身的交通费负责,到时如果后悔了,回家的路是一条难行之路。”

他说,经过再三向该名男子确认到缅甸园丘工作的意愿后,他就开始安排原本就是捞偏的对方到缅甸工作。

“但是,对方在踏入泰国后,才问假期的问题,为了不让对方反悔而需要负责他来缅甸的交通费,我首次含糊以对,也是唯一一次没有讲真话。”

“除此之外,我没有再招到其他人,更没有向集团举报他人。”

“坦白说,根据我了解,今年1月份前过去园丘工作者,大部分可说是被骗的,2月份过去者则受骗与自愿前往者参半。但是,4月份过去的人,大都是在了解当地的工作情况后,自愿去的。”

“当然,其中也会有是因为相信朋友,所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去的受害者。”

秦伟豪指出,他将针对指他是“无间道”的指控,向警方报案。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王松富呼吁民众不要再冒险到缅甸KK园丘工作行诈。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国民团结党雪州妇女组主席李美玲。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