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1年 10月 21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反貪的面面觀

- Advertisement -

文:丹斯里翁诗杰

“反贪、肃贪、打贪”永远有其政治的正确性。但喊得漫天价响,并不等同社会就此贪污绝迹,廉政从此抬头。马来西亚即是个现成的典型。我们是国小事多,对“反贪、肃贪、打贪”的多重标准,也足以令人叹为观止。朝野政客如此,吃瓜群众也不逞多让。

时下的政客说“反贪、肃贪、打贪”,永远是针对政敌而言,并不包括自己,而且是普遍把揭弊爆料当作是“反贪、肃贪、打贪”的全部。坦白说,一个真正对贪腐渎职疾恶如仇者,绝不会只对揭敌舞弊勇猛无比,回头对己方阵营的同等行径,却是静若寒蝉、视若无睹。其实后者才是真正考验一个从政者反贪良知的试金石。

- Advertisement -

放眼官场,抚今追昔,由于权势容易滋生贪腐,因此揭弊方与被揭方的二元对立,往往就成为了朝野博弈的戏码。看戏的群众也习惯了这种标准,似乎认定揭弊爆料是在野党的专利,“反贪”任务非他莫属。事实上,揭弊爆料只是启动反贪的起手式而已,离肃贪、打贪的层次尚远。同时,没有后续行动的揭弊,不单会打击民众对肃贪、打贪的信心;更甚的是,它可能还会让涉贪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诚然,揭弊反贪最终仍然惩处不了涉贪者的个案,确叫人气馁,也令人怀疑,若要追究责任,它却不一定是揭弊者虎头蛇尾所致。毕竟,在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制度下,从政的揭弊者,即便是立法者,也不一定拥有行政权,更遑论要同时执掌司法检控权了。同理,哪怕是你敢在体制内揭弊,身在执政团队的你,充其量也只能行使行政权,方便查弊而已。你同样不可能拥有逾越司法独立的方便。换言之,你官再大、哪怕手里掌握涉贪者的资料是铁证如山,恐怕也照样办不了对方,除非你能影响司法检控方对他开铡。难怪多年来多宗贪腐渎职案,几经艰辛提告搜证,晋入了司法程序后,最终还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至此,揭弊者在徒呼奈何之余,有者可能还会被吃瓜的“酸民”疑为打贪不力,或有收贿私了之嫌。其实,究其原由,不难发现吃瓜群众多受传统文化的潜移默化,脑海中“反贪、肃贪、打贪”的情景,就是摆脱不了传统戏剧里包拯(俗称“包公”)刚正不阿的形象。从揭弊、查弊而至办弊,一手操办、一气呵成、大快人心。权力独操于己,没有今天所谓“三权分立”的肘制。饶是以古观今有脱离现实之嫌,可动辄以自己谬误的观念,借键盘之便,损人自娱,则未免有失公允,更有损厚道。这既无助于让社会正确认识反贪;同时刻意抹黑揭弊者,它何尝不是一种“莫须有”的伤害?

其实真正应该受到严厉批判的,倒还是涉弊方在受到揭发举报后的一些反应行为。当然,在司法尚未定谳前,涉弊者仅只是涉嫌贪污、备受物议而已。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本国的弊案似乎一直都沿袭着一个发展规律。那即是: 弊案一经揭发,涉案方十居八九都会在怒不可遏之余,先把矛头转向泄密的源头,并恫言要严厉对付云云。这种因应揭弊的方式,无异于不打自招,默认对方的指控!声称要严办泄密者的警告,同恼羞成怒意欲灭口,在本质上又有何不同?

从常理来看这种官场的惯性反应,着实堪称奇葩!不是吗?涉案方的反应之大且快,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写照!他迫不及待的要严厉查处泄密者,唯一可能的理由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涉贪。再不然就是他把泄密看得比啥都更严重!那到底所谓泄露的机密是否都属于军机大事、国安机密?我们市井庶民不得而知,也从未察觉到马来西亚的国本曾经就此动摇,经不过“爆料”的折腾。相反的,这些年来,就印象所及,多少弊案借机密之名得以隐蔽,却是不争的事实!

对一般遇事不求甚解的吃瓜群众来说,官场贪腐与官官相护或许是正常的。在他们的心目中,假若体制内有人敢于逆向而行,选择揭弊,那准是为了扬名立万、刷存在感。因为这正是时下一般政客 施展“登龙术”的套路。可他们没有看到或是刻意无视的事实是,揭弊也需要付出代价与承担风险。由此我们不难窥探为何体制内的“吹哨人”总是难得一见?而寥若晨星的少数揭贪者又是目标何在?说到揭弊风险,大家的印象记忆总离不开反对党人身系囹圄的刑责;或是可能因揭弊不成,反被提告定谳,进而丧失议员资格的风险。可另一方面,体制内的揭弊乃至查弊,由于个案凤毛麟角,并不普遍,其代价并不广为人知。虽然下场还不致于要承担牢狱之灾,可其在体制内备受孤立,权限处处受到肘制,最终扫地出门的命运,似乎是无可避免的宿命。

平心而论,若以传统的官场得失标准来衡量,体制内的政客要蹭宣传人气,不愁没有套路。他断不会以自己的政治前途孤注一掷,进而踏上政途的不归路。理由很简单,官场的利益圈子是绝对容不下这种不同价值观的异类的。

- Advertisement -

既然不见容于这利益挂帅的圈子,那这等“异类”到底是图啥而来?难道是稀罕死后留个好名声,或是希望后人为他的清流事迹立个丰碑,以资纪念?

这种天马行空的凭空臆测,对体制内有志“反贪、肃贪、打贪”的极少数,其实并不公平。或许自认为世故练达的朋友还会指点江山说,在积非成是、跟红顶白的政坛里,占多数人认同的价值观,早已广被接受为政坛固有的潜规则,是非对错已不重要云云。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螳臂挡车,不能从善如流呢?

这说词实则似是而非。毕竟官场政治离不开治理权力。如果权力不是为了打造良政,为万民谋幸福,而是转为营私牟利,让官库通私库以自肥,相信没有哪一个正常的社会能答应!口口声声要“少数服从多数”者应该看到的“多数”,是广大接受治理的庶民,而不是官场内权柄操诸在手的当权政客。后者毕竟还是少数。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Operator Machine
  • Other
  • BAYAN LEPAS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Q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C++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H5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8K /Month
› 立即申请
  • Product Executive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Senior Ruby on Rails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7K /Month
› 立即申请
  • Product Manager ( CRM Team )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Sales Account Specialist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iOS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Front End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Android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RESTAURANT CREW (BOAT NOODLE MIDVALLEY SOUTHKEY, JB)
  • Food & Beverage
  • Johor Bahru
  • MYR 1.5K /Month
› 立即申请
  • 厨房助理Kitchen Assistant
  • Food & Beverage
  • Kuala Lumpur
  • MYR 2.2K /Month
› 立即申请
  • (RM 10/hour) Online boutique assistant needed
  • Retail
  • Klang
  • MYR 10.00 /Hour
› 立即申请
  • Waiter / Waitress
  • Food & Beverage
  • Kuala Lumpur
  • MYR 2.4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