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021年 9月 26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部門的預算經費去了哪?

- Advertisement -

文:丹斯里翁诗杰

疫情的持续肆虐,半调子的封城停业没完沒了,走投无路的民众竖起白旗,既是本身境遇的表白,对当政者又何尝不是赤裸裸的控诉?值得关注的是,国家的年度财政预算编给福利部门的拨款去了哪里?马来西亚固有的社会保障机制( social safety net )是不是已被废黜了其职能?或是经费早已挪作他用?

不要误会,这不是存心找茬,也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社会现实中的真实畸象,从疫发前的日渐常态化、普遍化,到抗疫期间社会底层塌方式的陷入赤贫,触目所及只有各地民间慈善公益团体的零星施援,却不见政府相关单位的及时介入,或有宏观佈局从根本来解决问题。

- Advertisement -

这几年来,都门市区露宿街头走道的“街友” 迅速暴增,甚至常为露宿‘床铺’ 而起争执的事例,更是司空见惯。印象犹深的是,几年前第一次政党轮替前,有一位据说当时权倾朝野的巫统部长,就曾就此事大动肝火,叱骂社会宗教团体不应为露宿者提供餐食,助长歪风云云!听罢,我只能为这些团体叫屈,曾几何时杯水车薪的施援善行竟成为了权贵的靶子!而大人先生自己却偏偏拿不出办法来遏制所谓“歪风畸象”的滋长。

与此同时,我们唯一听闻到的是政府宣布为B40(社会底层的40%)提供的援助金。金额的菲薄,支撑不了贫户一两个月的膳食开销,固然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我们纳税人要问的是: 这就是政府扶贫减贫工作的全部吗?

坦白说,这类援助金的发放,在国家财政预算总和里充其量只是个零头,同样是杯水车薪。在 执政当局 “大内宣” 的操作下,固然可加强民众对政府“恤贫德政”的印象,但如果想要仿傚中国大陆的“脱贫摘帽” (摘帽指的是摘掉贫穷的标记),那可还差得远,不可同日而言。

“脱贫” 当然是一项艰巨的社会工程,不可能一蹴而成。可令人纳闷的是,福利部门面对当前的‘ 疫情国难’,却连最基本的救贫济苦、江湖救急,也彷彿无动于衷,不见动作。这到底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还是另有隐情苦衷?官方向来不给说法。民众对相关部门的感性认识,就只限于若干斑驳的负面记忆印象: 从对当年涉案部长的“公寓养牛” 揶揄,到前不久部长的“疫中瘦身”,似乎都跟“扶贫济苦”丝毫沾不上边。

或许有人会归咎于各级官员干部的“下情不能上达”,或是“擅作主张,误导长官”,因此罪不及部长。我不排除这说法的可能性。犹记得2009年的一次内阁会议,谈及各州各族的贫户数据,最令我不可思议的是,联邦直辖区吉隆坡的华裔贫户竟然挂零。震惊之余,几经口舌交锋,我认定那是难于置信的。当时我的这种反应,并不是不愿看到首都的华裔贫户清零,而是官方数据与事实不符,不能不令我起疑。

此外,个人经历的另一次难忘奇遇是,当年我代表部门建议某州的海港码头淤堵多年,水深日浅,不及十米,若不由中央财政部及时拨款疏浚(dredging,俗称 “挖深水道”),对国际航运大户又何来吸引力?该口岸码头又以啥竞争优势来恢复往昔光辉?

殊不料所得之回复批驳,竟然经典得迄今难忘。其原意摘录如斯: “疏浚” 不等同把国库的钱往水里扔吗?其作用岂能与“亲民大集会”的政治成效相比!

这番说词到底是不是官员们擅揣上意,借此“政治正确”的表态来取悦上级领导?我不知道。或许这本就是“上意”,官员只是传话兼执行而已。退一步说,即便是以干部意志来绑架长官决定的事例,其实也同样毫不稀奇,不胜枚举,形成了一道官场风景线。芸芸实例中,最为普遍,且泛滥成灾的,当推冠上“学习之旅” 的变相公费旅游。

这已蔚然成风的官场歪风,其来有自,只因各部门掌管财务的高管都知道财政部有其潜规则,年度所拨之部门预算,若未能在年杪耗罊,尚有余额,翌年所得之预算款额,定会相应下调。有道是:“有钱不用,逾期收回”,正是官员干部的普遍心态。

因此,一些部门单位每每皆以预算余额不能积存,务须如期用完为由,不惜巧立名目适时的推出这类“学习之旅” 。打着公务考察的大旗出发,上下皆大欢喜。至于“考察” 绩效如何?一众官员根本可犯不着发愁,反正要去国会备询答问的不是他们。

- Advertisement -

其实,打从内心,很多官员甚至感到心安理得。不是吗?上级的政务官,如正副部长等,不也是因公循私,借考察为名,遂旅游之实,而频频出国吗?

面对林林总总、罄竹难书的行政弊端,当然有人会寄望总审计师(auditor-general)的监察把关。这毕竟是民主政治的一环。诚然,年复一年,总审计师处派发的审计报告,沉甸甸一大堆,可除了让若干在野议员借题发挥外,实则并不曾起着拨乱反正的作用,更遑论有制约的功能了!何况,审计师所挑的个案,都是上一年度的明日黄花。

这种制度上的积弊,由来已久,甚至是约定俗成,鲜为升斗小民所知而已。难怪政党轮替奈何不了它。换人入主作庄,它还是老神在在,根深蒂固。我相信只要朝野政党萧规曹随,谁也不想往制度上的肿瘤开铡,那再多的变天折腾,充其量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Q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C++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H5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8K /Month
› 立即申请
  • Product Executive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Senior Ruby on Rails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7K /Month
› 立即申请
  • Product Manager ( CRM Team )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Sales Account Specialist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iOS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Front End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Android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Baker
  • Food & Beverage
  • Petaling Jaya
  • MYR 1.5K /Month
› 立即申请
  • Retail Assistant @ Tropicana City Mall
  • Retail
  • Petaling Jaya
  • MYR 1.3K /Month
› 立即申请
  • Waiter / Waitress
  • Food & Beverage
  • Kuala Lumpur
  • MYR 2.4K /Month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Retail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Month
› 立即申请
  • FOOD & BEVERAGE Barista
  • Food & Beverage
  • Petaling Jaya
  • MYR 1.5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