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21年 6月 14日
主页 国内新闻

学者:废除UPSR摆脱填鸭式 校本课堂评估更全面

- Advertisement -

阿兹林认为,倘若与小六评估考试相比,教本评估和课堂评估有更全面性的发展。

大马须摆脱填鸭式教育体制,教育学者支持校本评估与课堂评估,取代小六评估考试。

国民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力中心教育系高级讲师阿兹林副教授认为,倘若与小六评估考试(UPSR)相比,教本评估(PBS)和课堂评估(PBD)更注重学生的道德、智力、体育、合群及美术等全面性发展。

“现有的评估,更着重于通过考试,来鉴定学生的学生成就。”

“然而,当我们替代到校本评估时,学生之间的竞争性就非常小。这样就不再有5项科目拿A等的学生,会觉得自己比拿4科A等的学生还优异,也避免了小六生一心只想拿5A的情况。”

他在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表示,由于我国已习惯填鸭式教育,因此当过去一直奉行的制式化与标准化做出改变时,许多人都会感到担忧。

- Advertisement -

“教师和学生的态度也会有所区别,而社会可能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这样的改变。”

周三,教育部高级部长拿督拉兹吉丁宣布,政府决定从今年起废除小六评估考试,并以校本评估与课堂评估做取代。

他说,废除小六评估考试的决定是重大的,毕竟我国自1988年起就实行有关的考试制度,而教育部在做出有关决定前,也已咨询1700多名包括校长、教师、团体、家教协会与学生的意见。

由教师评估学生  发掘优点 补足缺点

学生的评估权交由教师,进而发掘学生的优点,补足缺点。

阿兹林指出,校本评估与课堂评估,是让教师能够针对学生的学习表现来进行评估。

他说,这也间接让教师在发现学生的缺点时,能够协助给予补足,并提升学生的潜力。

“我也同意,我们交由校方来进行年终考试,以作为学生升学宿舍录取的资格等。”

“同时,也有可能通过其他评估,作为报读全寄宿学校(SBP)或宗教国中的录取资格。”

阿兹林也补充,最重要的仍是学校与教师的相互合作,确保没有任何一名学生,在学习期间被抛在后头。

“教育部也必须采取积极态度,监督各校是否有依照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进行这项新的评估。”

“倘若学校或教师不在乎这项评估,教育部也没有适当地进行监督,很有可能会加剧城乡之间的学生学业差距。”

他认为,学校和教师都必须各司其职,才能有效落实校本评估与课堂评估。

失去努力目标 恐失学习动力

废除小六评估考试,又没其他评估取代,学生恐无学习动力!

阿兹林指出,从过去至今,学生都只是为了小六评估考试的成绩而努力,倘若废除该考试,是否意味着学生失去学习的动力?

“当学生无需再为小六评估考试而努力时,是否有另一项关键绩效指标(KPI)?教育部必须选择其他的关键绩效指标。”

他认为,教育部首要步骤是要确保校方成为学习领导者(Learning Leaders),而教师则成为学习导师(Learning Teachers),即校方和教师都不断地在学习,以改进本身的实践。

“此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在10或20年后,才能看见政策改革所带来的的效果或影响。”

- Advertisement -

“举例来说,在1970年,当我国将教学语言,从英语改为马来语。20年后,我们才意识到我们的学生英语能力很差。”

“随着小六评估考试废除,其造成的影响只会在未来10或20年才会显现。因此,在学习过程中,必须立即和持续地做出修正。”

来源:马新社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记者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2.5K /Month
› 立即申请
  • Accountant Executive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4.5K /Month
› 立即申请
  •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 Advertising & Marketing
  • Cheras
  • MYR 3.5K /Month
› 立即申请
  • IT Developer Associate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Singapore
  • MYR 3K /Month
› 立即申请
  • Business Development
  • Sales & Marketing
  • Shah Alam
  • MYR 4K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