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021年 3月 07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现任槟州首长处境

- Advertisement -

文:黄楷霖

现任槟州首长曹观友自上任以来,在民间口碑上可圈可点。自从希盟中央政权于2020年倒台后,曹首长的位置开始动摇,尤其如今希盟夺权基本上已无望下,自然会面对内忧外患的情况。

显然,槟城反对党阵容土团党、巫统、伊斯兰党、马华、民政等,都会到来槟城进行一连串政治宣传,以确保可以在槟州多赢几个议席。可是,槟州首长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反对党,还有来自自家党员或友党的压力。为何?自从希盟政权倒台后,前首长狂热支持者必然提出让其“回归”的概念,重新执掌槟城,而这一点不难从那些行动党基层党员听到。

毕竟,前首长还是比较受行动党狂热份子的拥戴和支持,支持者便会开始比较两者和莫名地施压现任首长。可惜,我认为这种施压无助于改善槟州生活水平。我认为这种比较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因为两者风格完全不一样,面对的处境和难题也不一样。

首先,现任首长一直被一些狂热份子视为过于软弱,不适合带领槟城走入巅峰,可是这群人到底要首长“硬”什么?我记得2020年期间,国家首次实施行动管制令,却一度在疫情不稳定时候,要求槟城重启开放边线,让邻城进入槟城。首长更表明不重开边境,只为了保护180万槟州人民性命。

- Advertisement -

我认为现任首长的硬度是看天时、地利、人和,而不是随意开炮,这样的方式的确可以保护全槟人民。我很好奇,那些狂热份子有没有把现任首长当时的勇气和果断铭记于心?

显然,狂热份子心中早已有了对象,才会盲目评论,甚至选择性遗忘现任首长所需要的支持和鼓励。我一直听到行动党基层党员们说现任首长软弱,至今我已问了好多次,他们却无法完好地解释“为什么”。我想说,如今疫情当前,现任首长的处事风格反而对槟城人有利,因为比较于其他人或前任首长,现任首长比较适合与中央协商,为槟城争取更多福利。

- Advertisement -

即使面对吉打州务大臣一直用慕达河的饮用水来威胁槟州政府付费,槟州首长并没有软弱下来。从这点看来,首长有自己的立场,他的处事风格是做该做的事,而不是为了制造课题而存在。

当然,我并没有完全偏袒任何人,类似之前首长买官车一事,的确会造成一些不满情绪。虽说买车不是疫情期间决定的事,可是在不适当的时间点上展示新车的确会造成社会不满。买车的决定是2019年11月的事,可是人民不会这么看,因为大家都喜欢把表面的事看在眼里,这同时给了反对党机会大作文章、让对方有机会捅了一刀。

对于未来,我认为现任首长的处事风格是目前槟城人需要的稳定支柱。因为国盟政府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这让希盟有更多的时间培养、稳定基层,看似被国盟政府政治报复的事也可以暂缓下来。现任首长的处事风格很适合应付这些事,因为他不会急着制造话题,反倒会按部就班地实践,尤其是复杂的政治关系。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Senior Digital Marketer 品牌,网络营销主管
  • Sales & Marketing
  • Bangsar
  • MYR 5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Trust Advisor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15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Video Editor
  • Creative
  • Kuala Lumpur
  • MYR 25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E-Learning cum Teaching Trainer
  • Education
  • Puchong
  • MYR 5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Human Resource Manager
  • Other
  • Johor Bahru
  • MYR 10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Telemarketer
  • Office
  • Johor Bahru
  • MYR 40.00/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