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1年 1月 28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国会议员是以人民还是政党意愿做决定?

- Advertisement -

文:黄志毅

在政治上,我们将我们的注意力和优先考量的事项放在错误的位置。

当少过15名国会议员针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起身要求记名投票时,引起了人民的关注。

人们在质疑或嘲笑反对阵营的议员,只懂得动口批评却没有行动。在财案被提呈至国会的初期,他们只是在社交媒体上强烈地对财案作出反对,但,却没能在财案二读通过时凑足15名反对阵营的议员站起来要求记名方式进行投票,并反对或力阻财案在二读通过。

- Advertisement -

但是,我们几乎没有意识到,当下的问题不在于反对还是赞同预算案的内容。

因为无论是在国会、社交媒体还是新闻报导,当我们看国会议员辩论时,我们是否有意识的每名国会议员是基于各别政党的立场决定他们的观点。

他们从未针对选区、选民和人民的角度看东西。

如果他们是以人民的意愿为基础,怎么人民的声音就这么的巧合的与国会议员和他们政党的立场一样?

每个选区、县属、地区和家庭都有不同的需求和所面对的问题。因此,同样的,即便是来自同一个政党的国会议员都不可能持有同样的想法。

还有,别忘了,有些国会议员已经从一个政党跳到另一个政党了。

当一些国会议员声称,他们是在传达人民的心声时,我们身为人民的是否曾想过,我们的国会议员或至少他办公室的助理是否曾就此事与我们联系,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对在国会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或其他事项的看法呢?

我相信多数的我们没有接过这类的电话,甚至从未见过我们的国会议员。

因此,如果反对阵营有15名以上的成员站起来要求记名投票,那便是同一群人作出反对,就因为他们是反对阵营。同样的,支持财案的人会给予支持,寻求通过有关财案是因为他们来自执政阵营。

一直以来,一项政策在国会内会被通过并不是依据人民的需求和需要,而是政治人物的阵营所需。这就是今天我们应该解决的问题。

当人民所需和所要的事项被带入国会,在立法阶段讨论时,我们身为人民的是不被鼓励参与其中的,这就是马来西亚的政治文化。而,讲到我们人民在政治上的参与,我们顶多也只是在每4至5年出来投票,投选我们想要的政治人物代表我们在国会或州议会发声。我们还相信我们所投选的人民代议士能将我们的问题带入国会或州会讨论。

- Advertisement -

我们可能得参考一些在选举期间允许采取选票措施收集民意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和台湾等。那里的人民在大选时除了投选支持代表他们的政治人物外,选民还允许针对将在国会和州议会上中提出的特定法案提出意见。尽管这不是正式的针对有关法案进行投票,但至少选出的人民代议士能够衡量什么是他们的选民想要的东西。除此之外,透过这过程还可以提高人民的意识,并赋予人民权力。

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国会议员是我们人民投票选出来的,人民代议士或国州议员是代表人民,他们必须将我们人民的声音带入国会或州会。而不是政党的声音!

可悲的是,我没有听到3000万名马来西亚人,我们的声音在国会内被提出。国会内只有政治人物的声音,只有尝试为夺权夺官位的声音。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0.00/Day
› 立即申请
  • ADMIN EXECUTIVE
  • Retail
  • Puchong
  • MYR 3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Project Manager
  • Operations & Admin
  • Puchong
  • MYR 6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Admin Assistant
  • Office
  • KUALA LUMPUR
  • MYR 40.00/
› 立即申请
  • Admin Assistant
  • Office
  • Subang Jaya
  • MYR 70.00/
› 立即申请
  •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Petaling Jaya
  • MYR 9000.00/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