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1年 1月 28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JASA应该存在吗?

- Advertisement -

文:黄彩仪

疫情当前再加上经济低迷时期,通讯及多媒体部旗下的特别事务局(Jabatan Hal Ehwal Khas,简称:JASA)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下获得了8550万令吉的拨款,引起坊间争议,为何JASA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财政预算拨款?

除了引发国会朝野双方反弹外,一般市民更是一头雾水JASA究竟是何方圣神?为何弱势的国盟政府要冒险编列相关预算?在批判JASA拨款合不合理或应不应该存在前,或许我们得要搞清楚什么是JASA?

JASA的前身为Badan Hal Ehwal Khas(BHEK),是在1959年马来西亚独立后首次的全国大选后,由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政府所成立。JASA的初衷主要的任务是为了补足当时政府宣传机制上的不足,协助当时的政府把资讯带入民间,动机单纯明了。

- Advertisement -

引用现代管理理论之父Chester I. Barnard的学说:“任何组织的存续都离不开有效的沟通。共同的目标、协作的意愿以及组织成员的相互沟通是组织存续的三要素,而信息沟通居于核心地位”,小至一家企业,大至一个国家或政府,除了共同的目标和团队协作的意图,实际上良好的信息沟通与传播才是至关重要的。

可见政策宣传是政府公共政策开始执行前的准备工作,政府通过各个平台向公众宣布政策的决定、内容和政策的实施方式。政策的宣传是为让民众了解政策的内容及获得民众意见与支持,让政策能够顺利的执行。此外,完善的公共政策宣传,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公共政策执行后的最终效果。

可惜的是60年后的今天JASA却沦为声名狼藉特定政党的喉舌,让政党魁高层担任JASA相关要职,进行政治宣传而非国家政策宣传。特别是纳吉上台后的多个抹黑文宣和为1MDB丑闻消毒的讲座等更引人诟病。因此,在2018年希盟政府上台后便立即废除该单位,如今JASA将死灰复燃,不免得引起一番口舌之战。

- Advertisement -

JASA的问题其实也暴露出了,马来西亚政府体制内部资讯不流通与没有共享的问题,各部门单位各自为政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某些部门的政策往往只是遵循该部门的宣传机制去推广,而不是通过国家层级的机制去协调整体的政策宣传工作。结果导致体制内部不了解政策的执行细节各说各话,更是无法有效和准确的传达给民众。

因疫情施行的全国性行动管制令,执法反覆的问题就可看出端倪,再加上就连简单清楚的食肆吸烟令,卫生部也必须花费近一年持续不断的宣传该政策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最终才让公众去适应生活习惯的改变。可见政府的内部资讯流通以及对外的政策宣传,处于断裂的状态。

JASA是否应该存在?及其获得拨款合不合理?这取决于当权者是否愿意证实政府组织内部沟通与资讯共享出现断裂的问题?如果说8550万令吉能够有效辅助政府在政策宣传上的失灵,让政策顺利推行,民众不再摸不着头脑的雾里看花的话,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0.00/Day
› 立即申请
  • ADMIN EXECUTIVE
  • Retail
  • Puchong
  • MYR 3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Project Manager
  • Operations & Admin
  • Puchong
  • MYR 6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Admin Assistant
  • Office
  • KUALA LUMPUR
  • MYR 40.00/
› 立即申请
  • Admin Assistant
  • Office
  • Subang Jaya
  • MYR 70.00/
› 立即申请
  •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Petaling Jaya
  • MYR 9000.00/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