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胡连花

6年前跌倒,导致林荣光长短脚,走路一拐一拐的。

一个曾经有屋驾豪车的二手车商,老来只乘一辆小车,曾走投无路一时想不开跳河求死,无瓦遮头睡在车内已8个月!

71岁的林荣光,为高渊火车桥下人。他在今年3月1日起,就把汽车当床,晚上在车内睡觉,白天就呆坐在茶室,洗刷就借用庙宇的卫生间。他随身带着一把短尺、原子笔、刀片及纸张,这些材料都是用来玩数独(Sudoku)消磨时光度日。

林老玩数独消磨时光度日。

林老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而生活出现问题,他自称是因为遇人不淑,才导致他年迈时身无分文又无法东山再起。

当记者与他聊天时,有多位当地人买食物及干粮、蚊香等东西给他。

- Advertisement -
郑国明帮忙林老申请福利金。

马青高渊区团署理团长郑国明也帮助他处理申请福利金手续。

林荣光在2014年跌倒后就变成长短脚,右脚筋萎缩,行走时需靠拐杖平衡。

林老的小房车头曾被飚摩托车党撞坏一直没修理。

他之前将车子停在停车场过夜,不过却被飚摩托车党撞损车头,幸好还能行驶,后来就把车子驾到庙前停放。他的“小房车”内吊着一套供替换的衣服、毛巾及饮料和干粮,并无被单等物。

他有10个兄弟姐妹,在兄弟中排第三,现在家乡只剩他与幼弟,还健在的姐妹都在外州。他与前妻育有2男2女,孩子住在柔佛、彭亨。

他本身一路以来都从事二手车卖买。1995年在北海购置一间公寓单位,在2005年入住。有与一离婚妇女同居14年,2000年至2016年,对方与前夫育有一女。

林荣光曾经有屋驾豪车的二手车商,如今潦倒睡汽车已8个月。

1998年经济风暴,他入穷籍,所以在2010年与同居妇女开办车行时,是以该妇女名义创办。去年9月7日他萌生自杀念头,要在吉辇河终结生命却被渔夫救起。

拒绝孩子送他入住老人院

林老拒绝孩子们把他送入住老人院的安排。他说,他习惯我行我素的生活,不想被老人院的规则约束。他也不想住在子女家。目前有想结束窝在汽车内的日子,想要一间便宜屋子或空屋供他独居,他可以帮忙打理环境。

“在雨天的晚上我会有想家的念头,因要关车窗闷在车内,这感觉不好受。无雨的夜晚就不受影响。”

他透露,他始终喜欢高渊,尤其是家乡高渊火车桥下,让他有安全感。熟人都叫他Uncle Lim。

他说,他以前有钱时他爱喝酒,在今天他是不会把钱花在酒上,公众施舍的钱都用在吃及买车油。他承认在有钱时会投注万字,但这不是导致他潦倒主因(他不愿意说)。

他说,他没有后悔挥霍日子,因所花的钱是投注赢来的,并不是用公司的钱。最后悔的是与该失婚妇同居及合作,对方把公司顶让后把钱都拿走没留给他。

他说,他本来要申请政府援助金,但怕被嘲笑而放弃,因他有钱时会买万字、泡夜店喝酒,花费在酒钱及给小费从不手软,所以要领援助金就认为是一件“丢脸的事”。

65岁前一帆风顺

林荣光说,他65岁前做任何事都一帆风顺,可以说是万事顺心顺意,他虽然有得意忘形,但还不会因有钱而嚣张。他是因遇人不淑下才导致他晚年人生惨败,就这样的让他再也无能力东山再起。这也是导致他有自杀举动,庆幸法内有情,他没被起诉。

“如今的境遇,我只能自我埋怨,走路又一拐一拐的,明日会如何,不能预料。我也有想过如果有天遇上进退两难情况,我会如何走下去。”

他透露,他在跳河时也把手机及提款卡都弄丢了,孩子也联络不到他,所以,他每个月都会去银行查户口是否孩子有汇钱。

不过,在他连吃饭钱都没有时,他也不会要求子女要给他钱,还是任由孩子们的心意就给。前妻虽然至今是独居,但他已经没有机会回去了。

对于他今天的情况,他说,人必须有危机感及防人之心,可惜这两个他都不具备。他有欠人钱也被人欠钱,以前跟他有交易的顾客,现在遇到时,他们都会给他钱吃饭及买药等,虽然这样的情形让他很尴尬,但为了一餐饭钱,他还是要接受对方施舍。

- Advertisement -

林老幼弟:老屋破烂 不能住人

林老幼弟受访时说,他本身育有一子一女,也都住在外坡,自己也轻微中风,要妻子照顾。而老屋已经破烂,不能住人。已故五哥(单身)的空屋已经留给其徒弟了,所以手上也没有其他空屋给三哥住。

他说,三哥性格孤僻,喜欢独来独往,为此他要帮忙安顿,也不会被三哥接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