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针对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的“怕死论”引来朝野及人民的极度反感,纷纷反唇相讥甚至向警方报案,要求他向诺希山及前线人员道歉。

自从冠病疫情在3月间爆发以来,从严厉的行管令到复苏式行管令,也曾经一度超过压下疫情的蔓延,诺希山及一众前线人员的努力赢得举国上下公认的赞许,抗疫的努力与成果也在国际间留下口碑。

就因为国内政治斗争的过热,一场夺权下上演的沙巴州选,非但激活了疫情的弹力,也使第3波疫情大爆发,至今的确诊患者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也使多个本已变绿的州属转黄或变红,而迎来长达一个月的有条件行管令,禁止跨州越县。

张庆信在国会炮打司令部,即使心有怨言,也应该将矛头对准卫生部而非卫生总监诺希山,况且对方的贡献是有目共睹,引起反弹是可以预见的。

诺希山一直在前线抗疫,也澄清早在两个月前已去过沙巴,就由于未在沙巴发号施令难道就成了所谓的“怕死”?

- Advertisement -

讽刺的是,尽管政府一再苦口婆心的劝告民众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也以千元罚款对付顽固不灵者,但是这些“不怕死”之辈却多得是,至今罚也罚不完,奈何的是当中更有达官贵族一样的阳奉阴违,这又是哪一类的不怕死?

在这疫情弥漫的非常时期,我们需要的是前线人员“不怕死”的与疫情战斗,也需要普罗大众“怕死”的给予配合,只要大家存有“怕死”之心,勤戴口罩、不群聚、保持距离、勤于洗手,在官民“怕死”的高度配合下,相信将能在疫苗面世之前减少新感染群的一再出现,也将疫情扩散的几率减到最低。

- Advertisement -

就由于政治领袖一直心存争权夺利之心,唯我的议程大过天,结果是前门苦心抗疫,后门严防夺权的狼,本已苦不堪言的日子又如何在这非常时期看到曙光?

张庆信表明不会后悔,因为信息已经传达,他的议程究竟是什么?难免令人议论纷纷,但是他矛头胡指的“怕死论”确令人不敢恭维。

在这疫情弥漫,经济不振的非常时期,人民需要的是朝野领袖“不怕死”的为抗疫做出有力的合作,集思广益带领大马走出灰暗的死胡同,而非将“不怕死”的勇气放在争权夺利上;同样的,政府需要的人民本能是“怕死”的加以配合,只有你我他“怕死”的看待疫情,将标准作业程序视为金科玉律,在将心比心之下,再艰难的考验相信都可迎刃而解。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