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21年 1月 21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华人的最后一个堡垒

- Advertisement -

文 :亦鸣

华人在大马政坛上曾经辉煌过,马华与行动党都曾经担任过财政部长,华裔领袖也曾经担任过马六甲州元首。当时巫统与马华达致一项“共识”,两党轮流担任州元首和首相部长。

马华元老梁宇皋是马六甲第一任州元首,任期6年,这项任期届满后,州元首由马来人担任,但首席部长却是已故嘉化峇峇,从此这项“共识”化为乌有。

除了马六甲出现华人来担任州元首,沙巴也曾经有轮制的首席部长,沙巴华裔领袖杨德利与章家杰都曾经担任过这种轮制的首席部长。由于巫统在沙巴拥有强势,就这样沙巴华裔领袖或卡达山领袖都无缘再担任沙巴首席部长。

最后,为了安抚华裔及卡达山裔,特别设定了3三个副首席部长,其中一位是来自华人族群的代议士。这次的闪选中,华裔变成了反对党,而在州政府中完全没有了代表性。

- Advertisement -

在砂拉越州议会内也是设立3个副首席部长,以往都由人联党出任。但在2011年的州选中,人联党上演滑铁卢,面对残酷的转变,不再有机会染指副首席部长。

能够出任沙巴及砂拉越副首席部长是一种尊重,也是让华裔有机会参与州政府的管理权,以便能够让华裔在政府中有一种代表性,并为州议会做出一番贡献。

由于在许多政治斗争中出现了种族分配象征制,一旦华裔倾全力支持行动党,那么这种情况就自然会发生了。华裔无法在政治主流中扮演其角色,只有当在野分子,继续为华裔请命。

有些人甚至认为谁稀罕这种政治委任,对华裔担任首席部长或副首席部长不屑一顾,而马来政党却是乐见其成,因为他们不必为了分一杯羹给华裔代表而伤脑筋。

华裔在政治上一面倒,绝对不是专对付马华而已,被对付的尚包括民政党、人联党以及沙巴的多元化政党。槟州首席部长是硕果仅存的州最高职位,巫统或其他马来政党对此职位虎视眈眈。

民政党掌权槟州时,巫统就已经对这个职位垂涎欲滴,但由于国阵精神而把抢夺政权计划搁置了。

既然政权易手,责任自然落在行动党手中,而捍卫槟州继续由华裔担任首席部长的责任就交友曹观友来接手了。

- Advertisement -

以目前的政治情况来看,行动党掌权槟州是稳操胜券的,但将来的人口发展趋势,就会带来政治冲击,而华裔还是轻松看待,不以为意。

2015年槟城华裔人口仅占41.47%,而马来人已经后来居上,超越了华裔的人口,那就是41.64%。华人从60%的人口剧跌至如今的40%左右,将带给华裔唯一的首席部长危机。华人却还沾沾自喜,没有对危机给以重视。

以目前华裔的生育率,不到20年,华裔将变成少数族群,届时这个最后的政治堡垒可就危如累卵。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许多人已经发出警惕,但政治人物以及槟州的年轻人似乎对这项课题嗤之以鼻。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Gallery Sitter
  • Event
  • Kuala Lumpur
  • MYR 0.00/Day
› 立即申请
  • ADMIN EXECUTIVE
  • Retail
  • Puchong
  • MYR 3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Project Manager
  • Operations & Admin
  • Puchong
  • MYR 6000.00/Month
› 立即申请
  • Promoter
  • Sales
  • Johor Bahru
  • MYR 70.00/
› 立即申请
  • Admin Assistant
  • Office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 立即申请
  • TELEMARKETING
  • Other
  • Kuala Lumpur
  • MYR 100.00/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