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海荣

在推行升级版的“无塑料袋运动”,槟州政府宣布将从2021年1月1日起,每个塑料袋收费从20仙提高至1令吉,而“无塑料袋日”也从一天扩展至3天。

槟州在2009年7月1日为全马首个推行“无塑料袋运动”的州属,但近10年后的今天,其效应如何?若以广东话来说就是:“吾使问阿贵!”。差劲也!为何?原因何在?那是因为槟州的“无塑料袋运动”的重点,令人迷惑?

很搞笑的是,当在推行“无塑料袋运动”,为何还能以两角钱换到塑料袋?“无”的用词顿时变了毫无意义!明年正月开始,对于要使用塑料袋者,所谓的罚款每个塑料袋收费从20仙提高至1令吉。重点来了!一个以再生纸制造的纸袋多少钱?需要1令吉吗?为何缴纳了1令吉不是拿纸袋反而拿到塑料袋?推动环保还是增加州政府的收入吗?为何在落实“无塑料袋运动”时,州政府还在高谈以罚款来换塑料袋?

有鉴于此,槟州政府应强调以“1令吉来换纸袋”的运作而不是以“塑料袋”来进行包装。重点抓不到,目标远离是道理!

- Advertisement -

再者,槟州政府说它会把收到的罚款捐献予慈善团体和组织,有否考虑把收到的罚款来补偿商家和店铺的包装费用?

- Advertisement -

槟州政府也在推广垃圾分类。在各商业广场、购物中心放置不同颜色的垃圾分类桶以供民众识别垃圾后投入。推行垃圾分类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还没看到有个别的垃圾车运载抛弃的垃圾;还是同样的一辆垃圾车把个别不同的垃圾同时抛上车!那么,垃圾分类的最终目的在哪儿?

槟州街道有不少环保海报,“绿化家园”、“美化家园”等。看看州内的山区,尤其是垄尾、浮罗山背地区,是否正在绿化中?目前的葛泥海湾的海滩又是怎样情况?是“绿化”还是“丑化”?请选择!

正当世界媒体界在迈向无纸张的传递信息,槟城市政厅也逐步推行“无纸张票据”,鼓励民众通过电子数码化交易时,我们还看到槟州政府不手软的花上大笔钱在印刷分派《珍珠快讯》。这充满成绩单但缺少指示和指南性的对比刊物,无论在环保方面有着负面还是正面的效应,肯定的是它在民间的出现对于槟州政府来说,是收益甚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