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马来西亚版的“十月惊奇”仍在等待中。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指出,马来西亚版的“十月惊奇”,若非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政府先垮台,就是巫统会在前任及现任主席“纳吉-阿末扎希”派系对慕尤丁发动政变以前被分裂。

他指出,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投票前的几周,将是决定慕尤丁命运的时刻。

他说,有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主导的派系,正视图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因此,现任政府可能在未来几周,甚至几天内垮台。

“但,阿末扎希等人的举动,也可能会加快巫统分裂的速度。”

刘镇东昨日(16日)在自己的网页上发表文章表示,巫统的主要领袖统在沙巴选举前后与土团党交手时尝到的苦果,心怀不满。

- Advertisement -

他说,若慕尤丁最终因为巫统的行动而倒台,必须归咎于慕尤丁本身没有意识到他们做了很多非不要的行动。

他解释,这包括了由土团党总秘书拿督斯里含沙再努丁策划的整出沙巴夺权行动,及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在过程中,激怒了更多利益相关者。

他分析,慕尤丁、韩沙再努丁、阿兹敏及其他主要操盘手主要的目标,其实是分化与分裂巫统。

刘镇东指出,巫统对慕尤丁的数项安排感到不满,包括尽管巫统拥有39个国席,慕尤丁却将4个高级部长及数个重要部门分配给只有31席的土团党。

他说,慕尤丁也将巫统属意的财政部及宗教事务部分配为非政治人物,实际上,伊斯兰党也对没有获得宗教事务部感到失望。

“在慕尤丁委任入阁的9名巫统领袖当中,有4人并非巫统最高理事,联邦制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是受委的最高理事(非竞选)。而巫统7个副部长当中有6个不是最高理事会成员。”

他补充,在土团党当中,除了阿兹敏团伙,其余的土团党领袖都是前巫统领袖,他们当中一些人是在2018年选举前离开巫统,一些则是在巫统失去联邦政权后才变节。

刘镇东说,土团党也打算拆散由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的国民共识,而他相信,若要在巫统和土团党中做出选择,伊党会选择土团党。

他分析,当伊党进步派在2015年出走后,伊党已经放弃了全国政治版图,而是务实地要在吉兰丹、登嘉楼、北吉打、东彭亨中占据主导地位。

“土团党在让出这些区域给伊党方面没有忧虑,相反的巫统却无法做到,因为他们在这些区域中仍有显著活跃的基层。”

挡不了“喜来登政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说,虽然他们成功阻止了去年10月的政变,却无法挡下另今年2月23日的“喜来登政变”。

他说,2月,当巫统全数39个议员达成共识,他们计划将公正党中的亲安华势力、行动党、国家诚信党排除在外。

他指出,当时政变主谋预设拿督斯里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与前首相敦马哈迪会参与,而喜来登政变政府将能以至少125甚至130席执政时,他们被沙菲益与马哈迪断然拒绝所震惊。

“此后,喜来登政变政府只能以不多于一个手掌上的手指数量的微多数政府执政。”

- Advertisement -

他说,关键在于巫统自2018年落败以来,始终无法汇聚统一的力量,而希山慕丁的计划是在2019年10月拆散巫统。

他表示,阿末扎希和纳吉发动对慕尤丁的破局,最终可能会先分裂巫统,而巫统的副主席和最资深的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的动向值得关注。 他手中的关键一票,很可能决定何方将载入史册。

他认为,马来西亚版“十月惊奇”仍在等待中。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