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罗士打斗母宫在位于甘榜霹雳的会所进行简单膜拜仪式,由于会所空间有限,该宫限制膜拜人数50人以内。

疫情之下,区内吉打斗母宫及亚罗士打斗母宫原先决定只供理事参与简单膜拜仪式,惟因接获不少善信致电询问膜拜情况,2所斗母宫决定开放给善信膜拜,惟有限制人数及必需遵守SOP。

踏入农历九月,在疫情笼罩下,米都区内几间斗母宫以新常态迎接九皇爷诞,严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一切活动从简,并限制膜拜人数。

本报记者日前走访米都区内几间斗母宫,以了解情况。

吉打斗母宫理事成员诚心上香膜拜。

黄清隆:原先不打算开放

亚罗士打斗母宫总务黄清隆受访时指出,今年九皇爷诞,理事会在位于甘榜霹雳的会所进行简单膜拜仪式,原本是只限理事成员参与。不过就在几天前,该宫终于获得警方批准,加上有不少善信致电给理事询问欲前来膜拜,于是该宫依据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行事,限制膜拜人数。

- Advertisement -

“在这9天九皇爷诞,亚罗士打斗母宫会所从早上7时至晚上11时,开放予善信膜拜,由于会所空间有限,膜拜人数只限50人以内”。

善信在进入吉打斗母宫前,需使用My sejahtera 登记资料,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古玛:取消庆典活动

吉打斗母宫理事会主席古玛医生表示,基于新冠肺炎疫情,该宫决定取消今年九皇爷庆典活动。

他说,这几天该宫有不少理事同样有收到善信致电,询问是否可以前来膜拜,经理事会商讨后,该宫应善信的要求,从周日(18日)开始,早上7时至晚上11时,开放予善信前往该宫上香膜拜。

他说,该宫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一次只允许30人入内膜拜,现场也会有工作人员站岗以控制人流。

“希望善信能给予配合,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戴口罩、测量体温、使用My sejahtera 登记资料并保持肢体距离。”。

同时,他也提醒善信在上香膜拜完毕后,勿逗留在宫内;至于70岁以上年长者和12岁以下儿童,则不被鼓励前来膜拜。

蔗芭斗母宫九皇大帝今年以“小规模”方式举办九皇诞活动,并提供免费素食招待善信。

林福兴:“小规模”庆祝

蔗芭斗母宫九皇大帝坛主林福兴表示,疫情当下,今年该理事会决定以“小规模”方式庆祝九皇爷诞,一切仪式从简,今年没有订做皇船,娱乐活动包括歌台、布袋戏等,一律都取消。

他说,该理事会在这之前分别有向国家安全理事会、警方及市议会申请临时准证,非常庆幸都获得批准,并在位于蔗芭路一块空地搭棚举办。

他说,一切依照标准作业程序行事,膜拜人数只限250以内,同时会场附近插上数支黄旗,黄旗飘扬以示宣告九皇诞主办地点所在及进入九皇诞的时期。

“我们也有提供免费素食招待,即午餐及晚餐,这些素食都是由理事成员及义工所合力烹煮,欢迎善信前来,同时也提醒善信务必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善信一早到米都默贡斗母宫上香膜拜。

陈添德:膜拜者250人以下

另外,米都默贡斗母宫主席陈添德日前曾表示,该宫同样严守标准作业程序,并限制入宫膜拜人数即250人以下。

同时在这期间,该宫每天晚上8时30分至9时30分,会在脸书专页进行线上直播,以便让善信可通过网络平台来膜拜九皇大帝。

在周五(16日)晚接皇仪式,该宫通过脸书专页进行直播这项仪式,让各地善信能在线上一同恭迎九皇大帝,祈福合家平安健康,望疫情早日结束。

陈勇桦律师。

陈勇桦:茹素30多年

另一方面,尽管疫情肆虐,但不阻善信们茹素及进行上香膜拜,以示对九皇爷的虔诚。

- Advertisement -

陈勇桦律师(44岁)受访时指出,他已茹素有30多年,每年配合九皇爷诞,他都会茹素10天,今年也不例外,而至其家人则茹素9天。

一名不愿具名的居民则表示,每年九皇爷诞,他都会到斗母宫上香膜拜,今年他选择在早上时刻就过来,膜拜完毕就会立即离开。

“每间斗母宫都依据标准作业程序行事,让善信能安心膜拜”。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