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楷霖

无可否认,马来西亚不稳定的政治因素已导致部分人民对于国家政权产生了失望和难过,甚至已有罢投来届大选的念头。

民主制度的成效取决于民众的态度,民众积极的参与投下“神圣的一票”是为了民强富国而作出的努力,但是有时候群体中一定会有人搬出“类似有理”的说词来支持“罢投”(不投票)的理念。对于这种思维,我有自己的考量和想法。

我承认,“不投票”的确是一种选择,接受它的存在是对民主的尊重,可它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在这个水深火热的时候,这种想法会导致更多严重的后果。我理解,民众可能会认为“两个党派都是一样烂”,基于失望与迷茫,有些民众会选择不投票。

可是,你有想过吗?不投票的行为等同于“平分”票数,即代表两党派各得半票。可党派之间不可能出现“都一样烂”的情况,他们之间始终会有个鲜明比较,所以不投票的确把票平分了,看似中立,但实际上是一种继续掩护那个“更烂”党派的行为。

- Advertisement -

有时候,我们必须承认我们马来西亚任何一个种族的公民意识都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整体而言,公民意识和教育程度还是比较低的。因为民众容易相信一些政客们的话,也很随意相信一些所谓的“非政府”组织鼓吹的“谁上都没差”这种想法。

你得知道,有些别有居心的政客,特别是现有体制的得利者或优势群体,他们会更喜欢散播“谁上都没差”这种那个谬论来影响选民投票心情,因为他们就是要你不投票。而且,这些优势群体或政客是非常自信自己的票数才会这么做。主要的就是为了压低下层及懦弱选民的投票率、从中打击对手的得票率。

马来西亚非土著的投票心态自希盟下台后,信心是崩塌的,并不代表这些人都是希盟的忠实粉丝,而是马来西亚变天的事实和其手法让知识分子尤其非土著群体感觉到马来西亚民主的可笑,甚至开始出现“罢投”想法。2018年,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希盟(行动党)代表刘镇东在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P148选区)以303 票数微差负于魏家祥手上。

这种微差真的只差一些缺席选民手中的一票。选举是集体公民意志的基本象征,每一票的意义都是关键,就像一个沟渠,如果每个旅客或民众都把小小的垃圾丢进去,那么久而久之就会导致堵塞。

一样的,如果选民因自身的怨恨和不满而选择不投票,那么久而久之民主制度将会崩塌,某些极端主义将形成另类的专制或神权国家,民众对某些不公政策的埋怨也会完全失去了伸张正义的机会。若票数输给极端政权太多,这意味着,我们对这些极端执政一方将缺少更多制衡力道。

伊党、巫统以及土团都是很会打选民心态的老党派。他们不像公正党或民兴党那么积极拉拢非土著选票,因为伊党、巫统以及土团对于自己的土著票率是非常自信的,甚至不稀罕于非土著的票数,而公正党与民兴党就是因为自身土著支持率不高,才需要依赖非土著票数而作出策略性游说工作。

伊党、巫统以及土团对于非土著的“罢投”行为是乐意的,他们更加开心,甚至可能出现强化这些群体“罢投”的情绪,毕竟有些政客非常清楚这些想“罢投”的人对自己不满更高,所以如果不进行怂恿这些人果断罢投,那么当这些人回心转意时,就会投给敌对阵营。

- Advertisement -

除此之外,伊党作为一个只为伊斯兰奋斗的存在,他们已经证明了他们是不会为了其它元素而妥协,那就是把马来西亚变成一个完整的回教国。伊党的存在价值让土团党、巫统都是争着拍马屁的对象,酒牌课题、路牌课题、官方网中文事件、不开夜店、关多源流学校等,他们都逐步陆陆续续实行中。

我估计,可能连希盟执政期间为华小、华中和独中准备的制度性拨款也会无疾而终或大幅度减少。罢投只会有利于让伊党更加壮大,让这种情况日渐增加。于2020年9月22日,土团党上议员拉扎里伊德里斯(Razali Idris)甚至主张创立维护沙巴土著福利的专属部门,这点足以证明土团党、伊党、巫统并不在乎其它少数民族,他们逐渐把种族主义扩散至沙巴、砂捞越,政策上也不优先其它种族。罢投的确是一种选择,但是它在惩罚两个党的同时也在助长着极端主义。所以,罢投者是在惩罚我们难得拥有的“民主”。试想想,民主制度得来不易,它不是即食面,它就像一碗拉面,是慢工出细活的象征。

不投票是一种宣泄行为,可实际投票才是引导国家向往正确路向的管道。投票是一个相对的选择,两者之间取其仁、两利之间取其大、两害之间取其轻。所以,“不投票”真的可以吗?我的答案是:Hello,CANNOT!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