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经历几个年代,隔着一间间破旧小木屋的”72家房客”,租户多是年纪老迈的孤老。

独家报道:洪玉璇 独家摄影:陈友晋

抵挡不住社会发展巨轮,繁忙都市背后的残旧“72家房客”,被槟岛市政厅限令10月尾搬离,约20名老人或无家可归!

这位于惹兰丁丁(Jalan Dinding)的马房清寒之家,一直被人称为“72家房客”,因为里面住着不同背景的人,以老人居多。据说前身是富昌家具店,底楼是作为商店用途,1楼则是员工的宿舍,多数住在这里的都是木匠,负责打造家具。后来,家具店结业了,其后代就转租给外人,早期有约10户人家居住。

这所谓的“72家房客”住处,是两排“面对面”的小房间,中间仅有一条狭窄的小巷。一路沿着小巷走进,半途还有一分岔小路,另一边厢又住了几户人家。从外面望进去,每个房子就四四方方的,屋顶都破洞了,有些房子里住着孤独老人,有些住着1对兄妹,有些则住着一户人家,大家就这样凑成了好几年的邻居,互相照应。

这位大叔李九,从1964年就住到现在,在这里经历过结婚生子。

林大叔:租金便宜

一位82岁的林大叔说,这里的人都住了五六十年,因为这里的租金便宜。大家都称他“Uncle Lim”,他是几年前才搬进来住。

- Advertisement -

他说,这里房子非常简陋,屋顶破洞,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屋顶就一直地“呯呯嗙嗙”幌动。有一次,他经过小巷的时候,差点被屋顶上的木块击中。老来失业的他,都是靠福利局和慈济等补贴生活费,问他要搬了如何是好,他说:到时才打算。

许凤霞:一住就几十年

另外,许凤霞阿姨说,他丈夫李九,现年85岁了,也是一名木匠,但并非富昌的员工。

她说,他们1964年租下这里的单位时,租金才几十令吉,现在起价至150令吉。他们一家,省吃省穿,一住就几十年,她也在这里生下了4名子女,她最小的儿子,也是在这里离世的。提起这里的点点滴滴,凤霞阿姨的眼泪差点夺框而出。

槟岛市政厅将在10月尾,收回”72家房客”的一半地段,约20名老人或无家可归!

这里,还有一个90多岁的老爷爷,因为年纪老迈,他已经失去听觉。他每天早出晚归,据说,是到处拾垃圾,一直都是靠变卖垃圾换取的钱,来养活自己。当地的租户说,这老爷爷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要搬迁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一定很担心,因为每天三餐都已经成问题,现在又要愁住的问题。

这里最年轻的是38岁的小伙子。他是在咖啡店洗碗为生,说自己因为买不起房子,所以就在这里租了间小房子。跟她同住的妹妹,因为父母亲离婚后,决定谁都不跟,自己也跑来“72家房客”,因为感觉到这里老人家的关怀,让他们更有家的感觉。

孙进福:老人都不想搬 外面难找便宜房子租

据了解,尚有一批老人是因为早前居住的夜兰雅珍门牌153号“72家房客”,被政府征用土地来建道路,且房屋架构不安全,才搬到来这里。这里原本有差不多30户人家,有些知道政府要求搬迁后,已经陆续离开,目前只剩下大约25人。

一位自称租户代表的孙进福表示,如果可以选择,这里的老人都不想搬,因为外面根本找不到更便宜的房子租;即使这里的老人有福利局津贴,也不够应付三餐,很多时候须要靠善心人士送来的早午晚餐才能吃得温饱。

他说,民政党有为一些老人申请政府的打枪铺组屋,但是未来大家各奔东西,善心人士要送餐就很难了。

来自槟岛市政厅的信函,要求10月30日要搬空。

孙进福透露,惹兰丁丁门牌27号的单位,后半段地段是属于私人拥有,前半段则是地方政府的。

据知,业主早在8月尾就接获槟岛市政厅的来函,要求他在30天内(即9月27日前)搬空惹兰丁丁门牌27号的单位,因为州政府要收回有关地段作为其他用途,但是业主并没有通知每名租户,还继续跟租户收取9月的租金。

孙进福说,直到市厅第2次来函时候,业主才告知租户必须搬迁消息。根据市厅在信函所指定的2个月期限,就是今年10月30日。

“当时很多居民都表示不满,因为要在仓促时间内找地方搬。”

他指出,当时,业主就对大家说,会扣除水电收费后,把9月租金退还给大家。就此事,他也找过州政府和民政党求助。

陈慧萍:助安置老人

槟岛市议员陈慧萍受询时表示,槟岛市政厅并没有想要驱赶这些老人,只是发函终止土地租赁予有关公司。

陈慧萍。

她解释,市厅以很便宜的收费,将土地出租给有关公司,但是对方却向这群老人收取高租金,从中牟利。

至于住在这地段上的老人,她说,目前首长办公室、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还有很多单位,正在协助这群老人,安排政府的公共单位来安置他们。

- Advertisement -

方群龙冀政府收回指令

民政党槟州副主席方群龙受询时表示,民政党已经在9月10日协助租户致函给槟首长曹观友,要求州政府协助这里的老人寻找租金廉宜的政府单位。

他也希望地方政府可以暂时搁置收回有关地段的指令,因为有一部分的老人想继续守在“72家房客”度过余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