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盖沟渠或成绝佳养蠓及养蚊地,左起为詹群洋、蔡倡蔚及郑雨周。

自政府机构展开除虫工作后,沓田仔街的蠓蚊问题看来已90%解决,许多商家及居民多少也喘了口气,然而近期蠓蚊又再蠢蠢欲动,有重新发动袭击之态。因此,社会主义前进阵线提醒,根源不除,蠓蚊或卷土重来。

社会主义前进阵线周三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在蠓蚊于沓田仔街其他角落已绝迹之际,89号旁的无盖大沟继续出现蠓蚊盘绕,相信只待时机一成熟,将大举“挥军”,卫生局等政府机构原先的除虫努力将作废。

“商家向我们投诉,蠓蚊并未完全绝迹,反之再次出现,甚至开始在店内盘旋,引起困扰,担心不久将大举出现,要求有关方面防患未然,以免要再次劳民伤财。”

他说,这现象类似在行动管制令后,蠓蚊初期小量出现,但在不以为意下,突然剧增情况可能重演。

“我们发现这长约20尺沟渠流水或面对面对多重阻挠,造成其积水深约1尺半,淤泥竟厚达1尺。此外,我们也怀疑一颗大树的树根盘绕阻沟,造成沟水或流不动。”

- Advertisement -

“社进相信当地议员可再加把劲,持续先前努力,以全面去除蠓蚊的滋生温床。”

“比如我们发现介於汕头街街头的沟渠在市政厅清沟后暂时挥别积水黝黑问题,也使蠓蚊暂时绝迹当地。”

他透露,社进也已致函市政厅,处理89号大树盘绕或波及沟渠不清问题。

市政厅人员曾来通沟,却未解决沟泥阻水流问题。

郑雨周:89号沟渠 淤泥厚达一尺

社进发起人之一郑雨周促请也是丹绒区国会议员的槟州首长曹观友及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关注,解决89号沟渠水流不通,淤泥堆积厚达一尺造成的民困。

“在我们迈向国际化城市,在世遗旧城区却面对水沟不通问题,是令人难以理解政府在打达清洁城市上所作的努力的有效性。”

詹群洋说,除虫粘贴纸又再出现蠓虫影踪。

詹群洋:无盖大沟 成养蠓养蚊地

此外,89号商家詹群洋相信,紧贴其店的无盖大沟的水不流,将成为养蠓养蚊地。

“我们相信除了树根阻水流动,淤泥不清,也是其中导因。”

他说,郑来兴在此之前有承诺将另开通道,解决水流不通问题,当地居民及商家希望能该工程尽快动工,让他们摆脱蠓虫可能重新来袭的可能。

- Advertisement -

他续说,虽然在清沟及施药努力后,蠓蚊的问题已几近解决,但目前却有为数小量的蠓蚊会从无盖沟渠飞进店,令他们担心蠓蚊问题再现。

他希望防患未然,以免商家在此疫情当际,再受打击,也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作息。

他也说,周二卫生局人员大阵杖拉队到场,相信是与接获商家投诉蠓虫再次来袭有关。但若根源不除,比如沟渠继续淤泥水难流,蠓虫问题将继续困扰当地居民及商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