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德洲

现今社会选择独身生活与否是个人自由,没有对错,纯属个人选择。我们不否认选择独居生活的人是越来越多,独居已不是老人专利,且独居死亡案例也相当多,也不限于独居老人。

只不过独居生活经常被人指是一种社会问题,莫过于是独居者猝死家中没人发现,制造了社会问题得让人去应对和收拾残局,但独居者是否是社会负担,和是社会问题,这是见仁见智的。

近日台湾艺人黄鸿升骤逝,掀起独居死亡的话题,但独居并不是罪,严格上并不是一种社会问题,大家最关注的还是独居者在家跌倒不省人事,或在家有状况时可以及时得到施救,挽回生命。其次是在猝死后可以及早发现,而不是等到尸臭味散发出来。

- Advertisement -

独居老人猝死家中是远比独居年轻人来得高,因而政府在应对独居老人猝死家中是一直处于措手不及,这不能说政府有心无力,毕竟政府都一直鼓励老人走出家门多参与乐龄日间活动,互相有个照应外,至少有天没出现,有关单位能够立刻掌握情况。

当然我们是鼓励独居老人闲来无事,可以多走出家门,或者参与社区乐龄活动,以加强联系外,同时也可以打发时间,但最大的挑战是并非每个老人愿意和喜欢这种群体社交生活,许多年轻人也未必喜欢。

这也是后来为何我们都不鼓励对一些老人家每天早上准时向子女或朋友发早安图感到抗拒或烦躁。尽管每天早上会看到千篇一律的早安图,实际上这是“平安图”,倘若有天没收到对方的早安图,可能就是对方出事了。

我是独居者,回复他人讯息不会拖太久,过去好几次也因过了大半天都没有回复同事和友人讯息,导致他们觉得情况有点反常,而马上致电了解我是生是死。

后来我才习惯性的每天会向身边友人和同事报备我的日常行踪,以求让大家安心。

应对独居老人猝死家中没人发现,好几次我和几个朋友开玩笑指,何不我们来经营一门“上门服务”生意。

这种上门服务是很特殊的,服务对象是独居老人,提供服务是“敲门”,每天有特定专员上门敲独居老人的家门。

- Advertisement -

当独居老人开门,就代表这老人还健在,倘若迟迟不见回应,可能对方已猝死家中,或跌倒在家正等待援助。

朋友说,这生意很不错,当我们看到这老人开门还可以说:“Hello,你还活着,真好。明天我们还会再来看你是生是死”。

当然这种问候只是朋友之间纯属的玩笑,千万别当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