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上周末刚落幕的沙巴闪电州选,是因为时任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为了不让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企图通过拉拢“政治青蛙”夺权,在觐见州元首后解散州议会而举行的。

如今,选举成绩尘埃落定,沙巴人民联盟赢得38席加上3位独立人士支持下,击退赢得32席的民兴党+上台执政,同时一度难产的首席部长人选,后来也出炉和顺利宣誓就任。

幸好这次州选胜出的是与中央政府同一阵线的沙民联,同时该联盟中的国阵巫统和国盟土团党也没因为争首长而闹翻和影响政权,否则再有“政治青蛙”出现及成为新政权造王者并不出奇。

假设这次胜出的是民兴党+,但却仅以微差的简单多数议席执政的话,那么对州权势在必得的沙民联在中央国盟政府的撑腰下,将使尽法宝拉拢议员的跳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其实,这次的沙巴闪电州选就是为了打击“变节议员”而举行,但选后成绩却显示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微差败选的一方若不服输而不择手断的话,那“政治青蛙”还是永远无法杜绝。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此外,这次州选仍有11位“变节议员”成功守住原议席,当中还包括多次跳槽到最后以独立人士上阵者,可见沙巴选民并非全都抗拒“政治青蛙”,这也难怪这次州选有多达447人参选争夺73个位子,一旦中选随时都可能成为身价百倍的议员。

同样的,看回我国7个多月前的“喜来登政变”事件,从希盟中央政权的垮台,到随后的柔佛、马六甲、霹雳和吉打州的变天,都是原有议员变节或倒戈而促成,可见“政治青蛙”无所不在。

这一切的发生相信都不是选民所愿意看到的,如果选举制度能彻底改革、修宪立法,如之前一直被提起的反跳槽法令等,迈向公平竞争和健康的民主选举,一劳永逸杜绝“政治青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