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指出,根据该机构的调查显示,在公共领域的采购舞弊案件中,大部分比实价高了20%。

他说,从2015年至今的大部分案件是涉及政府采购的舞弊,这问题存在已久,只是以前在调查时可能缺乏专才。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

“大部分都是这样,采购时提高实价的20%,假设一项计划价值1亿令吉,为了贪污,对方就会提高价值20%--2000万加入计划中。”他透露,反贪会确实在调查相关案件,但不能进一步披露。

“也有一家负责道路工程的公司在交付服务时降低质量,因此需要有公共工程局的专才来协助调查。”

- Advertisement -

我国在独立后初期的贪污主要是公务员之间的贪污,如今则是倾向组织性罪案的经济犯罪。

反贪会从附属在其他单位的机构到2009年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下成为反贪污委员会,主要是当时的政治经济改变让政府意识到必须强化反贪会,尤其贪污活动已经倾向组织性罪案,导致很多政府部门在采购时面对许多损失。

前线不贪    打造零贪

阿占巴基说,只要前线人员没有贪污文化,外界就会认为有关国家是一个干净(没有贪污)的国家。

从小学开始灌输反贪意识。

他说,反贪会有两个宏愿,即成为全球优秀的反贪执法单位及将马来西亚打造成“零”贪污国家。

“不过,截至目前,没有国家是零贪污国家,我们必须拟框架朝向一个被视为很少贪污的国家。”

他举例,有一些国家展示前线人员没有贪污的文化,无论是关税局、移民局或警方皆零贪污。

他希望相关单位应致力纠正前线贪污文化,以免引起负面的观感。

电子时代    肃贪新挑战

鉴定贪污活动、社会给予的合作及大众的印象观感是反贪会至今所面对的挑战。

他说,今天的贪污不再是以往那种直接的贪污方式,或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

“现在是经济罪案,他们有很多方法来逃过法网,现在肃贪要更深入,以前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现在可能也看到,但是法律要我们证明他们的贪腐源头,他们的钱藏在哪里,这需要我们官员的高技能。”

“还有一个挑战是电子交易的存款,这已经开始泛滥,让我们及警方难以追查,法律需要我们证明有关罪行,我们必须知道并得到相关证人协助。”

他续说,社会大众至今只停留在谈课题的层面,要他们提供有关贪污的详细资料并不容易,反贪会必须自行追查。

“我们尽量让社会了解,我们认为我们采取正确的行动,但是社会总会从单一角度认为我们的行动不正确。”

“我知道社会的需求,这些也是我的关注,也需要在肃贪方面遵守三个原则,社会挑起的问题我们将会尽力完成。”

他说,就算不在反贪会监督范围的课题,例如流传执法单位涉嫌包庇非法活动等事件,他们也会尽快回应。

“但我们也希望大众了解我们的困难,就算是新课题也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曾有一些单位指控反贪会粗暴对待录口供的证人,反贪会已经发表声明否认,若确有此事,绝不包庇涉及的官员。若指控虚假,反贪会也会报警促请警方展开公平的调查。

“就以近期的案件为例,我们将会向警方提供所有的证据展开调查,如闭路电视及行踪记录等。”

反贪会转型   强打经济罪案

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同时会全面检讨2011-2013年的转型计划,提升官员技能。他说,反贪会从2013年至今的努力已经取得成果并进入第二阶段的转型。

在未来的反贪路上,阿占巴基与团队致力于打造专业有效的查案技能。

“第二阶段的转型包括提高反贪会官员的技能提升,例如经济鉴证方面的技能,调查官不能只是停留在一般的调查,应该精通各领域,尤其是经济犯罪贪污案件的领域,还有高瞩目的案件大多是涉及企业的案件。”

他指出,涉及经济罪案的案件需要更仔细的剥茧抽丝,以前反贪会多依靠外来专才协助,如今该机构已有12名相关专才。

他也鼓励官员自我提升,获取国内外的证书,反贪会已与诺汀汉大学合作,在反贪学院培训的29级及41级的学员以学分转移的方式在该大学延续相关课程。他说,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以提高国家效益,其他则是防范、教育与执法的工作。

- Advertisement -

在反贪防范工作方面,他说,在疫情肆虐下会采取新做法,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座谈会,也会透过电子运动“SPRM PUBG Mobile i-challenge”的电子挑战斗向Y世代传达反贪讯息,以及在小学5年级课程纳入反贪知识。

阿占巴基是配合反贪会成立53周年,接受媒体访问时,畅谈与反贪会相关的课题。

10月1日是反贪会成立53周年,反贪会会在登嘉楼举行周年庆,同时也为登嘉楼反贪会大厦开幕。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