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沙巴人民联盟在今次沙巴选举所派出的10位华裔候选人皆败选,尤其马华其中两位候选人在败选之余,还失掉按柜金,结果就有人假定沙巴华社再度选择自我边缘化,宁愿选择在沙巴政府体制外叫嚣,而不选择在政府体制内成为政策制订者。

其实,这种对华社的偏见非常偏颇,完全无视华社早年对国阵,以及如今对后门政府偏激政策的不满程度。不管是沙巴乃至全国华社,我们从来没有自我边缘化。相反地,我们只是选择通过支持国阵或后门政府之政敌,期望通过另一方执政来制订更加公平及合理的政策。

任何一场选举,难免都有势不两立的双方阵营。不管是沙巴民兴党+,或是希盟++,或者是个别的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或国家诚信党,甚至是土著团结党、沙巴团结党,乃至沙巴选举林立的新党或小党,如爱沙党、自由民主党等,无不希望能够在今次选举成为造王者。

- Advertisement -

随着巫统一党专政在上届全国大选被打破之后,相信今后没有任何单一政党或联盟能够一统天下。就像在今次沙巴选举,即使国阵赢得14席,土团党只赢11席,最终还不是被逼把首席部长宝座拱手让给土团党的哈芝芝。

所以,若任何人因为华社钟情于支持希盟++,或是像今次在沙巴选举全力支持民兴党+,这不是华社愚昧之体现。相反地,就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让豺狼当道,不愿意跟后门势力狼狈为奸,我们就不应该责怪华社为何全力把选票押在民兴党+身上。

在民主行动党与马华直接对垒的3个选区,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得票率介于73.61%至86.33%。反观,马华得票率只是介于6.93%至21.59%。尤其在里卡士选区,马华全力主打的美女牙医候选人郑启莹,最终反而只取得6.93%得票,进而痛失按柜金。

至于马华另个亦失按柜金的甘拜园选区,民主行动党候选人珍尼拉欣邦乃一位卡达山族女性,最终却以77.4%得票,击败只获9.71%选票的马华沙巴主席卢远东。在伊罗普拉选区方面,火箭候选张克骏得票率为73.61%,反观马华得票率为21.59%。

即使面对不是火箭竞逐的选区,例如隶属三脚石国会选区旗下的加拉敏汀,马华候选人只是获得33.18%选票。反之,民兴党候选人邱文正则获得58.76%的选票。马华今次是以联邦执政党之姿态参选,却落个全军皆墨的下场,正好能够探测马华进入后门政府,其给华社乃至全马人民的观感。

马华向来以争取华社权益的姿态自居,但是面对巫统、土团党及伊党之叫嚣,却完全无法发挥其卫道之士的角色。结果,华社竟连不喝醉酒驾车的权力也没有了。面对慕尤丁假借行动管控令之名,实为全面封杀夜店、歌台及所有一条龙的娱乐业,马华连一个吭声都发不出来。

- Advertisement -

马华今次的成绩还不是最差的啦!若不是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许多游子肯定会返乡投票,届时马华可能输到连西马都回不来了。根据统计,沙巴华裔选民今次投票率猛跌16%,另外一个因素亦难免跟选民对当前青蛙跳糟政治所产生的厌恶感有关。

总而言之,马华的无能导致沙盟没有华裔民选议员,这绝不是马华反过来责怪华社的最好理由。当然,若马华要通过争取官委议员的固打让沙盟有一官半职,这也是马华自党的选择。但是,我们可以肯定跟沙盟一丘之貉的马华,终究还是会让华社的权益越削越伤!

反观华社绝不愿意像马华这样,宁可当政治乞丐也要讨个一官半职来做。即使今次获得沙巴华社大力支持的民兴党+,最终却因为所获议席不足而无法重掌执政权,但是华社必然会在未来两年内卧薪尝胆,寻求来届全国大选再创奇迹、血洗前耻。这才是我们所要的华社尊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