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落幕,看守政府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大热倒灶,败了给国盟、国阵及沙民联组合,山河变色而将政权拱手让人。

沙州大选,华人选区在开票的阶段,行动党各区候选人一马当先的遥遥领先,特别是在城市投票区勇态毕露,竞选7席结果在6个华人区大获全胜,只在卡达山区输掉一席而已。

决心重振旗鼓的老牌华人政党马华在沙巴扎根已逾20年,这一回派出4名战将抢滩,尽管宣传战风风火火,激战的结果是大比数的全军覆没,美女牙医郑启莹及州主席卢远东更失掉按柜金而令人始料不及。

两年前的509全国大选,政改之声铺天盖地,华人票逾90%情牵希望联盟,也因而推倒国阵築起逾60年的长城,让大马迎来首次的政党轮替,也创下了最多华人内阁部长与国会议员议员的一次。

由于希盟内部矛盾未能及时化解,由于前首相敦马突如其来的辞职并让土团党与希盟切割,维持了22个月的新政权终究崩盘,慕尤丁边陲杀出,领导国民联盟掌政中央政府,也成为第8任首相。

- Advertisement -

柔州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基于多项课题的发酵,马华成功扳回一城,让黄日昇回到国会,也在较后官拜副部长职,国阵当时的大胜,也有人认为华人票经已开始回流。

霹雳仕林州席补选,巫统在巫伊打造的全民共识下无坚不摧,3个华人投票区选票明显回流,更加强了华人票已不再情牵行动党及希盟的说法。

然而沙巴州选开票之后,却给了这种说法一记足于令人昏眩的巨灵之掌,民兴党虽然翻船,但是华人票却始终给予行动党强力的支持,让马华及一众在野党败得几乎全无招架之力,这又是何解呢?

- Advertisement -

客观来说,多年来一向在朝的马华及一些华基政党,尽管这些年来面对一败再败的苦难,兜兜转转之后,斗争的策略似乎依然在原地踏步,除了偏重于物资的派送及鸡毛蒜皮的服务之外,缺少了政治与政策上的论述,让民众无法感觉到所谓的改变。

为何华裔选民由始至终仍然大程度的支持行动党、公正党及希盟?为何失利的马华、民政终究改变不了这个宿命?这相关的问题有须相关的政党去抽丝剥繭的对症下药,倘若仅仅是将怨气怪罪在华社方面并不管用,反而成事不足,也于事无补。

有道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为何华人票的水只载一方的舟却覆另一方的舟,这问题的症结若不及时解决,他朝的全国大选,一样的情况将继续出现,再喊?再怨?这或许太慢了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