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选举成埃落定。接下来的焦点,除了是安华能否任相,便是即将在明年上演的砂拉越州选。2016年5月7日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国阵取得了82席中的72席。今天,砂州已经没有国阵,只有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来届州选就是执政的本土政党联盟对垒西马政党的肉搏战。

作为邻里,沙巴州选余波自然会蔓延到砂州,不同的是,砂拉越的执政党是100%本土政党,土保党还是受看好会有能力主导整个政权,尤其是西马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无论是国盟与国阵,或希盟,对土保党还是有所忌讳。一旦西马议席不能分出高低,要取得政权就要靠东马,以前是,现在是,未来相信也是。

对于东马人来说,东马虽然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可是论发展却远远不及西马。就是因为州内发展不平衡,人民的心理也会不平衡,久了就会希望有所改变。更何况,现在社会无疆界,没有理由要东马两州继续落后西马而不自救。

- Advertisement -

2013年,砂拉越自治运动慢慢在民间发酵,开始发起“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砂拉越人民在政治上已经醒觉,认为要发展自己的地方,最好和最快的方式还是要靠自己而不是过度仰赖西马的协助或“怜悯”。

砂州反对党主力是民主行动党,目前在州议会有7个议席。火箭一样曾经认同和高喊砂州拥有更多的自治权,然而他们在执政中央的22个月里表现如何,有没有协助推进或加速推进砂州自治?选民看在眼里,自然知道怎么打分。反观土保党为首的执政党在国阵失去中央政权后,当机立断跟国阵切割关系,利用本身的议席优势向中央政府争取更多的自主权。

- Advertisement -

虽然2018年全国大选,希盟成功在多个地区击垮国阵,只是火箭此时此刻的势力如何?只能说今日或许不同往昔。东马是否有机会达至自治的目标固然令人关注,但是不可能单靠一场州选就能达到,这会是一场持久战,需要东马本土政党领袖的坚持和人民的支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