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安华说,这次是真的,不再是狼来了。他手头上已经握有足够的支持,可以组织稳定的政府。只是,因为他没有说出支持他的有谁,有多少人,又没有见着国家元首,大家对他的宣布还是有所保留。

这个宣布不是第一次,2008年全国大选后,他曾誓言旦旦的说,916肯定变天。今年喜来登政变后,他也说自己拥有足够的支持,可是,因为行动比较慢,他前脚未进王宫,慕尤丁已经拿到信。这次,不是不信,而是在没有提出确凿证据和名单之前,你叫大家怎么相信?

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在过去两年,前后已经签了好几份宣誓书,支持的首相人选可以从敦马变安华,再从安华变敦马,最后临阵跑出一匹黑马直接冲线,宣誓当首相。更惨的是,有人买双重保险,两边都支持。我们不懂安华现在手上握着的是什么,如果只是议员的宣誓书,很抱歉的说,议员签署的宣誓书似乎已经不能保证什么,更不能证明什么。

都说了,政治和江湖,政客和江湖中人都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安华这次说得这么肯定,他手头上已经掌握接近2/3的议员支持,只要成功觐见国家元首,国家元首对安华呈上的议员名单感到满意,安华就有可能成首相。可是,国家元首其实还有其他的选择,再陆续召见全部议员,又或者直接解散国会,还政予民。

- Advertisement -

楼梯有声响,可有人下来?安华的记者会像一个人的武林,就像敦马今年2月突然挂冠求去一样,他们两人事先都没有知会身边的盟友,没有告诉他们心中已有决定。敦马没有向盟友交代,信一丢,整个政权跟着垮。安华同样没有告诉盟友们,就自己宣布已掌握国会优势,自己是候任首相,慕尤丁顿时变成垮台的首相,他的主力盟友都是通过现场直播才知晓自己都成了候任执政党。

对于安华的宣布,江湖作了很多诠释。有人说,这是2008年916的再版,说说而已。有人相信这是一项策略,旨在刺激沙巴州选。更有人说,答应支持安华任相的都很急,要求他快速宣布,快快晋宫面圣,好让整个事件尘埃落定。最后的结果是,慕尤丁依旧老神在在,下午在吉隆坡宣布了一揽子援助计划后,晚上又飞到沙巴去助选。

- Advertisement -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比喻在做某件事情之前,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安华还没有见到国家元首就急着作出宣布,兵马已经动了,粮草呢?最叫人纳闷的是,到来的兵马就只有“华家军”,其他希盟将领都未到场,说他兵马已动,不如说是自己先冲线。所以,江湖中人都对安华的急躁行动有点摸不着头脑。

如果把安华能不能任相跟沙巴州选放在一起,无论成绩如何,对安华未必有利。国盟夺得沙巴政权,表示慕尤丁的地位稳固,何惧一个安华。要是沙菲益保住政权,而且赢得漂亮,那敦马这次是选对人用对策略,推荐沙菲益担任首相,何尝不是一个好方案。

安华这次几乎是把自己接下来的政治生命都押上,如果这次高喊变天,最后却变不成,做不了首相是他的终身遗憾。相对的,要是这次全力以赴之后,得到的结果却不尽如他意,他只能遗憾终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