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子一百岁,长忧九十九”,这是天下父母的真实写照,对于育有特殊儿的家长而言,体会更深。

粉彩画家许愿珊的长子是脑性麻痹儿,在偶然接触日本和谐粉彩绘画艺术后,粉彩不仅慰藉了她长期照护特殊儿的心灵,也让她透过粉彩协助更多人走出长照的困顿,坚定地与家中孩子继续在风雨中前行。

在许多年后的今天,许愿珊与一群在线上画画的朋友联办慈善画展,并将画展百幅义卖作品的善款全数捐予成立25周年的乌鲁冷岳特殊儿童协会,为这个在过去12年予以其长子教育的团体,献上力量。

许愿珊的“愿心升华”师生粉彩画展即日起到10月18日,在八打灵大学园滴水坊展出。(图由佛光文化提供)

许愿珊接受《马新社》电视华语新闻访问时分享这段心路历程,她在2015年开始规划把这群妈妈们的故事编制成一本书,也把和谐粉彩的作品作为该书的插画。

在学画的那几年,许愿珊获得导师的鼓励参加了师资班,从此,这名来自大企业的部门主管有了另一个身份,成了教画的粉彩指导师,也在去年出版本身的首个粉彩绘本《小王子》,并在校园展开一系列的阅读推广课程。

- Advertisement -

“我在那个画画过程,就是那半小时到一小时,我觉得自己很平静,这种快乐我不懂怎么形容。如果我把这种体验,也让这群照顾者有这样一个安慰,我觉得我应该要去学。”

许愿珊的长子如今已18岁,在八九个月大时仍无法抬头与翻身,当时对于脑性麻痹无概念的许愿珊,只会自责与感到亏欠,认为本身害了这个孩子,给了孩子一个不健康的身体。

- Advertisement -

“这段路走过很长,也不是马上转念的,我是在2011年,我一个孩子的老师问我要不要把孩子带去一个特殊孩子的生活营,我先去做义工,那时候我被安排照顾一个自闭和过动的一个孩子,9岁。”

“那一刻我才体会到,原来还有妈妈比我更辛苦。至少我孩子是我(可以)控制的,因为他是坐轮椅嘛,我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其他妈妈们的故事,还有心灵成长课程,也协助许愿珊转念,她因而希望透过本身和孩子的故事,去协助更多同样感到迷茫的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