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楷霖

谈及沙巴最近的补选情况,国盟和希盟之间的竞争可谓相当激烈,这场州选举甚至还有沙巴元首混一脚、让自家人参选。可更有看头的就是如今希盟的首长人选已经出炉,铁定就是莎菲益,可国盟呢?国盟目前为止还是拿不出最佳人选,甚至还为人选的问题产生了些许纠纷,其联盟的团结情况还真的耐人寻味。

虽说巫统与伊党于2020年8月13日向土团党发出“全民共识”的邀请函,但这不意味着就说明三者之间已取得共识,就如同沙巴助选情况,大家还是各自坚持胜选后的首长人选,坚持让自己的党员担任。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表示若沙巴州选成功,那么首长的人应该由最多议席的人担任。可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与阿兹敏却一直坚持,胜选后,国盟的首长人选将由沙巴土团党主席哈芝芝担任,这意味着巫统和土团党并没有商量好首长人选,大家都在坚持自己的选择。显然,这种决定票在那“零席”的伊党手中。可伊党抛出了一个大大的震撼论,那便是沙巴首长人选将由首相慕尤丁决定。这无疑是全力支持土团党的谈话。

说起伊党和土团党之间的关系,最近可是越来越暧昧,虽说伊党一直强调三党之间的合作是“愉快”、“满意”的,可是土团党和巫统时常出现一些争锋相对的言论,如催促大选、沙巴首长人选等。

- Advertisement -

土团党和巫统会一直闹出不合的新闻,巫统甚至一直催促解散国会,然后进行大选,因为巫统不习惯“没当老大”的滋味。两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照理伊党应该是更偏向支持巫统,因为巫统和伊党可是“合法夫妻”,可如今伊党的方向却越来越偏向中立,更多是偏袒现任首相——慕尤丁。让人无法不怀疑两者关系是否有“猫腻”。

我认为伊党会越来越配合土团党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慕尤丁的领导下,如酒牌课题、醉驾课题、首相没开放夜店的致词(永远不开夜店也好)等陆续被拉出来讲和做,这种表现自然讨得伊党欢喜。

伊党一直以来奋斗的宣言都以“禁赌、禁酒”为主,甚至时常吵着这些课题,博取穆斯林或土著的欢喜。显然,土团党在管制令期间对“酒”的功课做得非常足够,让伊党非常满意,而作为全民首相的慕尤丁更于记者发布会上公然调侃、开玩笑说“如果夜店不开,也挺好的”这种话。

我们得理解,国际记者发布会的话可是会传遍全世界,一句小开玩笑都可能成为全城、甚至全球热题,这点伊党是知道的,估计他们会对首相的表现直接打了个满分。

- Advertisement -

巫统和土团党都理解伊党的重要性,因为伊党拥有全国大多穆斯林选民的支持,这种庞大的选民票数比起华裔选票、印裔选票更加有价值,所以巫统早前才那么不顾一切和伊党进行“联姻”。除此之外,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于2020年9月13日时文告说明,伊党已经准备好随时应付大选,并以吉打、登嘉楼、吉兰丹为主。

试想想,土团党和巫统会放过这种有优势的盟友吗?而且,他们也理解伊党拥有的底蕴和本钱是打赢全国大选的必备条件,伊党也不可能独自上阵,因为他也绝对无信心赢下大选。

伊党就像个潘金莲,他知道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他只需要等武大郎和西门庆争个你死我活,然后再靠过去那个可靠的就行。我们只是不懂谁是西门庆、谁是武大郎。可无论如何,伊党和土团党的关系真的是越来越暧昧,这日后的表现只要符合伊斯兰标准,我想伊党都会越来越支持土团党。


- Advertisement -